意念通达:谈华夏族裔

  1、从华夏先民到华夏文明

  根据现有的考古研究和分子人类学研究结果,人类起源于非洲。人类是分批从东非走出,然后逐步演化成为各族群。

  古人类的一支沿着印度洋海岸线走出非洲,然后经由东南亚走入现在中国所在区域,我们可以把这些人称为华夏先民。为什么称他们为华夏先民?因为他们的后代创建了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华夏文明或者说中国文明。华夏先民及其后裔当然是华夏大地也就是现在中国所在区域的原住民。

  华夏先民在东亚大陆上建立了星星点点的文化(就是文明的雏形阶段),如长江流域的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等,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中原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马家窑文化等,东北辽西的红山文化等。这些文化是文明的种子。有些文化在经历风雨之后灭亡了,我们通过考古发现能够看到他们曾经的痕迹。有些文化逐渐发展壮大,向文明过渡。这些文化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交流,相互促发,直到其中少数文化跨越了文明的分隔线,成为文明。

  这个时候,中国已经从原始社会进入部落社会时期。黄帝部落和炎帝部落组成了炎黄部落联盟,此后炎黄部落联盟击败并吞并了蚩尤部落,部落联盟继续扩大。随着文明的发展,部落成为方国,部落首领成为君主,部落联盟的首领成为天下共主,从此中国由部落社会进入封建社会。从夏商到西周,直到春秋战国时期的早期,中国都是封建社会。

  从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后期开始,法家制度及郡县制的采用,让中国进入了法家社会,直到秦朝和汉朝初期。从汉武帝时期到明朝末年,中国是儒家社会,这段时期也是华夏文明或者说中国文明的最辉煌时期,是中国作为世界领先的文明或者世界领先的文明之一的时期。此后,清代明,清朝的官僚社会代替了明朝的儒家社会,中国文明和文化也走向衰亡和衰落。

  2、什么是华夏族裔?

  什么是华夏族裔?我们先来看华夏族裔的组成。华夏族裔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华夏先民的后裔,这是华夏族裔的主体,他们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和华夏大地上的原住民;另一部分后期迁徙而来,是在和华夏先民的后裔长期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形成了对华夏文明的认同的族群,他们也是华夏文明的参与建设者。华夏文明就是中国文明的别称。

  什么是华夏族裔?华夏族裔简称为华夏族,是基于血缘、文明、证据和荣耀的共同体。

  华夏族是基于血缘的共同体。华夏族由汉族裔和少数族裔构成。基因科学的研究发现,汉族裔是人类主要族裔中父系血统最单一的族裔,而在中国的少数族裔中,有相当部分人和汉族裔有着共同的父系祖先。因为在人口构成上,汉族裔占据华夏族裔的绝大部分,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说,华夏族就同样是人类主要族裔中父系血统最单一的族裔。因为对华夏族裔的血缘描述是基于基因科学的发现,因此华夏族是真实的基于血缘的共同体,而非近现代的民族理论中的想象的基于血缘的共同体。

  华夏族并不是基于单一文化的共同体。文化就是一群人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可以大致地把文化理解为一群人的生活方式。不论是心理模式还是行为模式,或者生活方式,受人们生活的地理环境的影响是最大的。简单说,你在山区生活,有山区的生活方式,你在平原生活,有平原的生活方式,你在草原生活,有草原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人们在长期适应环境的过程中形成的。因地理环境而不同的生活方式并没有优劣之分,或者说,文化无优劣,每个人选择自己适合的或者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

  既然华夏族并非基于单一文化的共同体,那么华夏族是基于什么的共同体呢?华夏族是基于文明的共同体。

  文明或者说领先文明是一个不断产生新思想和新技术的系统。在人类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中国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世界领先的文明之一。作为领先文明,在从远古直到明朝末年的数千年间,中国是人类的文明产品(新思想和新技术)的主要提供者之一。

  当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民会天然向往美国等国家的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为什么呢?不论美国在内外部政策上有多少问题,现在的美国仍然是领先文明中的领先国家。人们会天然地对领先文明产生向往,因为领先文明代表着领先的生活水平,更舒适的生活方式,和更多的选择。而在历史上,华夏先民中的一支逐步开始创建世界领先的文明,同样是因为人们对领先文明的天然认同,从而导致华夏先民的后裔的回归。华夏先民的后裔在回归之后,也成为华夏文明的建设者。由此,华夏族随着华夏文明的发展壮大和华夏先民后裔的回归,而发展壮大,并成为基于同一文明的共同体。

  有朋友可能会问,中国难道不是通过武力来获得统一的吗?哪里是因为人们对领先文明的天然认同而回归的呢?

  单纯通过武力确实可以获得暂时的统一,但是如果没有真心的认同,怎么会有长久的统一呢?人类历史上有过多少强大的帝国,当帝国一旦崩溃,就再也没有重建的一天。为什么呢?因为帝国因武力而存在,而不是因认同而存在,一旦强大的武力不复存在,而认同未能真正建立的话,帝国就永远的灭亡了。

  中国则不同,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有过看似前所未有强大的帝国,如秦朝。秦朝是依靠强大的武力而建立的,但秦朝始终没有来得及建立国家认同,一旦武力不足以依靠,秦朝的灭亡就不可避免了。而汉朝通过确立儒家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地位,建立了国家认同和文明认同,从而能够延续400多年,并在其间能够二兴汉室。

  儒家在本质上并非帝国之道,或者说争霸之道,而是文明之道,或者说打造文明认同之道。儒家的思想意识形态是中国在精神上保持统一的主要原因。单纯因武力的统一是不足以依靠的,因为没有任何人、任何政权能够永远拥有强大的武力。而只有在文明的认同建立之后,才能在朝代更替和分分合合中,始终坚信我们是一家人,坚信分离是暂时的,重聚是必然的。关于儒家在打造文明认同方面的作用,笔者会专文阐述。

  简单说,武力可以导致身的回归,认同才能导致心的回归,如果没有心的回归,武力消退时,分手就是必然的。

  我们还可以打个比方。在电影或电视剧中,我们常常看到,一对男女因为种种契机而走到一起,最终因为相互的认可而结为夫妻。也许在长期的婚姻生活中也有磕磕碰碰、吵吵闹闹的时候,但是双方始终在一起度过,共同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体验了人生的精彩,也通过了挫折的考验。简单说,走到一起可能有千千万万种原因,但最终留下,共同度过,经受考验,必然是因为真心的相互认同。华夏先民后裔的回归、留下和共同经历文明的起起落落,也必然是因为对华夏文明的真心认同。

  有朋友可能觉得,笔者提出的华夏先民的后裔先分散再回归的理论有些牵强。实际上,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先分后合,或者说先分散再回归的过程。根据现有的古人类学和分子人类学理论,人类的远古祖先分批从非洲走出,到达世界各地,形成了星星点点的文化。在这些文化中,少数文化成长为文明。各文明相互传播、相互影响和相互融合,最终我们会看到一个全球化的人类整体文明。这就是人类文明的先分后合的过程。

  华夏文明的发展同样是一个先分后合的过程。华夏先民的多个分支在中国大地上建立了多个文化。这些文化相互影响,相互融合成为一个文明,然后是华夏文明的发展壮大。一般认为,华夏文明的起点是从中国古籍记录或追忆的黄帝时期开始。黄帝所领导的部落联盟,逐步吞并了炎帝部落和蚩尤部落,最终黄帝成为中国中原一带,最强大的部落联盟的首领,也就是天下共主。这里的天下是指当时华夏文明所影响的区域,天下共主就是文明的领袖。因为中国的古籍一般把炎黄时代作为历史纪元的开端,所以我们称炎帝和黄帝为人文初祖,也就是华夏文明之祖。

  有人会问,黄帝是华夏族的祖先吗?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应该说,黄帝是华夏族的祖先之一。华夏先民是华夏族的主要祖先,而黄帝以及黄帝部落是华夏先民中的一支。

  华夏族是基于文明的共同体。历代华夏族先辈们创建了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汉唐宋明不仅是中国文明历史上的伟大朝代,同样也是人类文明历史上的伟大时期。在此之后,虽然中国文明和文化衰落了,但我们仍然是一颗文明的种子。当合适的环境到来,这粒种子会再次发芽,重新成长为一个伟大的文明,再次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就象我们的祖先在历史上大多数时期所做到的那样。

  华夏族是基于证据的共同体。什么证据?考古证据和古籍证据,这些证据清晰地展示了华夏文明的创建者——华夏族的清晰存在和伟大成就。有证据就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共同体,没有证据就是学者们想象的共同体。这一点是华夏族裔和所谓的民族概念的本质区别。有学者认为,民族是想象的共同体。笔者认为,民族是基于认同的利益共同体。只有在民族理论出现之后,民族理论催生出民族意识,民族意识导致民族认同,民族认同产生民族实体。而在民族理论没有出现之前的古代,有族裔,无民族。族裔是对人们基于血缘和文化的粗略划分。当然华夏族裔远远超越了普通的基于血缘和文化的族裔概念,而是一个文明种族。

  许多学者在打造自己国家的民族理论时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民族从古到今一直存在。但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着中国这样的史学传统、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和应接不暇的考古遗址,打造民族理论没有材料怎么办?如何填补空白的民族历史呢?要么靠单纯的想象,要么去别的国家的古籍上划拉一些东西过来,或者对着某些考古遗址大发狂想,然后写出一本历史小说,美其名曰民族历史。华夏族既然是基于证据的共同体,当然和这些被创作的所谓民族有着本质区别。

  华夏族裔更是基于荣耀的共同体。这荣耀来自己哪里?只能来自文明。人类历史上最高的荣耀是什么?就是领先文明。人类历史上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就是文明成果,或者说文明级别的创新。而那些所谓伟大的帝国不过是自我吹捧,所谓伟大的征服不过是对野蛮行为的包装。

  而华夏文明或者说中国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间的世界领先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华夏族的先辈们创造出汗牛充栋的文明成果。简单罗列一下华夏文明的文明成果吧,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成就包括: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火药、世界上最早的星表、割圆术、瓷器、丝绸、水密隔舱等等。详细情况请参考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在思想方面的成就包括:诸子百家学说,包括儒、法、道、墨等等。随着华夏文明的发展,儒家作为中国历史上大多数时期的主流意识形态和诸子百家的集大成者,和佛家和道家相互学习和相互融合,最终发展成为以儒家为核心的儒释道三家合一的思想体系。

  在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之后,在清朝中国几乎没有任何新技术和新思想的创造。但是这种创新的匮乏仅仅只是因为清朝的官僚社会的体制问题。简单说,没有创新的环境,自然很难有创新,而绝非中国的文化或者儒家出了问题。当我们重建了适合创新的体制和环境,作为数千年中作为人类主要创新者的华夏族,自然会重新成为创新的领导者。

  在从汉武帝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时期,华夏文明是公认的领先文明。中国被称为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天朝上国的含义就是领先文明,礼仪之邦是指所有人,不论是士还是民都彬彬有礼。天朝上国是文明本质,礼仪之邦是外在表现。在这段时期里,作为中国人,作为华夏文明的一份子,当然是一种荣耀。

  而作为领先文明的中国也自然会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同。中国所建立的朝贡体制本质上是一个文明认同体系。成为中国的藩属国就意味着成为这个领先文明的体系中的一员,自然也是一种荣耀。就好像现在许多国家为成为美国的盟国而欢欣鼓舞一样,因为现在西方文明是领先文明,成为美国的盟国,就意味着成为西方文明的一份子,既感到安全,也感到荣耀。在东亚的历史上,成为中国的藩属国完全是同样的感觉,安全得多,荣耀得多。

  而朝鲜和安南还自称小中华,意思就是他们所在区域中的领先文明。在明朝灭亡之后,朝鲜还奉崇祯皇帝年号到两百六十五年,朝鲜的这种非常规行为清晰地说明,儒家时代的朝贡体系或者说文明认同体系不是单纯依靠武力而维持的,而是靠藩属国的真心认同。朝鲜一方面非常感激明朝在万历年间通过抗倭援朝拯救朝鲜于危难之中的功绩,另一方面是真心认同作为领先文明的中国。

  在近现代中国经历了两个历史的断层,第一个是清代明,清朝的官僚社会取代了明朝的儒家社会,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亡和衰落。第二个是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传统,他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把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作为向西方学习的前提。他们认为中国两千年来都是黑暗的历史,疯狂地批判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历史、我们的传统,甚至我们的人民。

  在这种黑暗的历史观下,华夏文明的荣耀、华夏族的荣耀都陨落了。但是精神的乱世终将过去,当错误的历史观被推翻的时候,我们会重新发现我们的祖先的伟大,我们的文明的伟大,我们的人民作为文明的创建者的伟大。我们会找回我们的荣耀。

  我们提到,华夏族是基于血缘、文明、证据和荣耀的共同体。在血缘、文明、证据和荣耀这四者中,它们的相互关系是怎样的呢?血缘代表华夏族作为种族的过去的一切已知和未知的因缘。种种信息表明,华夏族的历史渊源很可能并不简单。文明是华夏族的本质和存在形式。证据代表真实的存在,而非虚妄的想象。荣耀是对华夏族创建文明的回馈。简单说,血缘是渊源,文明是本质,证据是真实,荣耀是回馈。

  华夏族在本质上是基于文明的共同体,换句话说,华夏族是一个文明种族,因为华夏族创建了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说得更确切些,华夏族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从古延续至今而仍然保留文明本质的文明种族。什么是文明本质?就是文明的种子,是未来能够在文明层次上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潜在力量。

  3、华夏族裔、汉族裔和少数族裔

  什么是华夏族裔?华夏族裔简称华夏族,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华夏先民的后裔,他们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另一部分是后期迁徙而来的华夏文明的参与建设者。

  什么是汉族裔?汉族裔简称汉族,是华夏先民后裔中的主体族裔,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

  什么是华夏大地上的少数族裔?华夏大地上的少数族裔是指华夏大地上除汉族裔外的其他族裔。少数族裔中一部分是华夏先民的后裔,也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另一部分是后期迁徙而来的华夏文明的参与建设者。

  简单说,华夏族包括汉族和少数族裔。汉族是多数族裔,是主体族裔,是核心族裔,无汉则无华夏。而少数族裔同样是华夏族这个大家庭中的骨肉兄弟。没有少数族裔,华夏文明的历史也是不完整的。

  汉族裔是如何成为华夏族裔中的主体族裔呢?通过创建世界领先的文明。

  我们知道,华夏先民的多个分支在华夏大地上建立了星星点点的文化,其中有几支文化逐步成长并相互融合,最终成为文明,这就是华夏文明的雏形。而华夏文明雏形期的第一批建设者就是汉族的祖先。随着文明不断发展壮大,汉族也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华夏族裔家族中最大的一支。因为先进的文明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水平,而先进的生产力水平代表了更充足的生活资料,更好的医疗条件,更强大的国力,最终导致人口的增长。尽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文明能够赢得所有战争,也没有任何一个政权、任何一个文明能够永远存在,但是先进的生产力水平当然会让一个国家在历史的车轮战中赢得更多战争。简单说,汉族是伴随着华夏文明的发展壮大而壮大的。

  少数族裔是如何成为华夏族裔中的一员的呢?有人说,是因为中国的扩张或者战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华夏大地上的少数族裔天然就是华夏族裔大家庭中的一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华夏族裔包括两部分:华夏先民的后裔,以及后期迁徙而来的华夏文明的参与建设者。而少数族裔同样由这两部分组成:华夏先民的后裔,和后期迁徙而来的华夏文明的参与建设者。也就是说,从概念上来说,少数族裔天然就是华夏族裔中的一员。

  除了从概念的角度进行说明外,少数族裔和汉族裔还在血缘、文明和荣誉方面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

  在血缘方面,基因检测的结果说明,汉族裔是人类主要族裔中父系血统最单一的族裔,而在中国的少数族裔中,有相当部分人和汉族裔有着共同的父系祖先。这说明对很多汉族和少数族裔同胞来说,没有血缘的不同,只有文化的差异。简单说,少数族裔和汉族裔在血缘上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

  从文明的角度来说,汉族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而少数族裔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或者参与建设者之一,汉族和少数族裔都是华夏文明的一部分。虽然有学者声称少数族裔也创建过文明,但笔者的定义是只有能够不断产生新技术和新思想的领先文明才算是文明,或者说,只有领先的生产力水平才算是文明,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只能称为文化。正是基于这种定义,一方面能够把文明和文化清晰地区分开来,另一方面人类历史上只有四大文明起源地和三大主流文明体系。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和落后的社会形态,说是文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说是文明,那这世界上的文明未免也太多了吧。简单说,汉族和少数族裔不仅同属一个文明,而且都是这个文明的创建者和建设者。换句话说,少数族裔和汉族裔在文明方面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

  此外,少数族裔和汉族裔在荣誉上也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我们说过,华夏族是基于荣耀的共同体。华夏文明或者说中国文明是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三大主流文明体系之一。特别是从汉武帝时期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时期,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

  在近现代,中国经历了两个历史的断层,第一个是清代明,清朝的官僚社会取代了明朝的儒家社会,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第二个是清朝灭亡后,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中国在清末的落后都是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错,为了向西方学习,必须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

  智者们提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黑暗的一无是处的历史,他们竭尽全力把种种恶毒的词语施加在我们的祖先身上,施加在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上。按照他们说的,似乎中国人的祖先都生活在地狱里一样。不仅骂祖宗,他们还破口大骂中国的老百姓。他们一方面似乎承认人民群众的抽象的伟大,提出诗经是奴隶写的,另一方面,一看到身边具体的人民群众,就说他们是愚昧而麻木的,大肆批判,然后声称自己对民众的侮辱是为了唤醒沉睡的人民。

  而这些智者们所大肆批判的实际上是汉族的历史、传统和人民,如果说这些智者很看得上中国的少数族裔,恐怕也不现实,他们崇拜的是西方,不过骂少数族裔似乎也没有太大作用,而且风险比较大,但是骂汉人就没有关系了。就好像一个泼皮,在街上破口大骂。你把他捉住了。他说,我骂自己的祖宗碍着谁了,要不是我的祖宗烂,我能混成这样?你确实拿他没有办法。他的祖宗如果有灵,恐怕只会后悔当初没有挥刀自宫,结果留下这样的孽种,现在已经死了,也不能从坟里跳出来告他。

  新文化运动以来,对汉族的历史、传统和人民的诋毁导致某些少数族裔努力想和汉族的历史和传统划清界限。其实也很自然,每个族裔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光明的充满正能量的历史,能够从自己的历史和传统中获得自信、认同和凝聚力。既然汉族的历史和传统被智者们描述成了一个黑洞,那么少数族裔自然想尽量远离这个黑洞。于是乎,某些少数族裔学者开始努力打造和汉族割裂的历史观,或者对自己的历史和传统做出和汉族划清界限的解释,有极端者甚至试图打造以汉族为假想敌的历史观。

  当这些少数族裔的学者开始打造和汉族割裂的历史和传统之后,既然历史和传统是割裂的,那么现实中的精神上的割裂也就在所难免了。既然在几千年里,少数族裔和汉族都有着割裂的历史和传统,那么现实的统一就可能只是暂时现象了。对一些少数族裔来说,统一不统一都无所谓了。在统一的现状下利用中国的民族政策拼命给自己族裔捞好处,如果有一天中国分裂了自己就可以当家作主了,想想也不差。

  简单说,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或者说彻底否定汉族的历史和传统,会极大地削弱少数族裔对中国的认同,和对多数族裔的认同,是取乱之道。

  但是少数族裔打造的和汉族割裂的历史存在一个严重问题。汉族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和汉族割裂的历史就是和华夏文明割裂的历史。如果少数族裔是华夏文明的创建者之一,那么少数族裔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伟大的文明种族的一员。如果少数族裔不是华夏文明的一份子,那么少数族裔就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而已。也许少数族裔在打造族裔历史的过程中可以凸显其独特性,但是这世界上谁不是独特的呢?那个族裔不是独特的呢?独特也不代表荣誉。简单说,和汉族割裂的历史就是和领先文明割裂的历史,也是和领先文明的荣耀割裂的历史。

  另一方面,在西方那里,拥有和汉族以及华夏文明相割裂的历史的少数族裔顶多能得到点同情,却不太可能得到尊重。为什么这么说呢?当今世界上,西方拥有话语权,而西方在行使话语权时是根据西方的利益来进行的。

  西方会青睐那些有助于分裂中国或者摧毁中国的少数族裔,给与一定的舆论上的支持,至于其他的少数族裔,西方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他们对西方的利益没有太大帮助。简单说,西方才懒得管你是汉族还是少数族裔,只要不能成为西方在中国搞破坏的工具,都是普通的中国人,在舆论上都是被打压的对象。

  当然,在西方的话语体系中,中国的少数族裔是受到压迫的,有时西方媒体会表示出一些同情,但是同情和尊重是两回事。西方只会尊重有力者。西方一方面会敌视中国,因为西方认为中国是对西方的威胁,另一方面会尊重中国,因为中国有力量。另外在商业活动中,西方也会尊重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有商业才能,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在人类历史上,真正的荣耀只能来自文明。所谓伟大的帝国在倒塌之后,只会得到帝国的遗民和精神遗民的怀念,以及其他人的嗤笑。而伟大的文明即使灭亡了,其文明成果仍然被千千万万人所享用,而文明成果的创造者自然会得到人们永远的尊敬甚至崇拜。比如英国,英国有作为文明的一面,也有作为帝国的一面。作为文明的一面,作为西方近代文明的发起国,英国向人们提供了牛顿、法拉第、麦克斯韦、达尔文等伟大的科学家,培根等伟大的思想家,瓦特、贝尔等伟大的发明家。不论在任何时代,这些伟大的文明级别的创造者,他们的文明成果,以及他们所在的英国都会得到人们永远的尊敬。而英国作为帝国的一面,作为曾经统治万倾波涛的日不落帝国,最后衰落到原先的小岛上,除了帝国的遗民和精神遗民还会有所缅怀外,恐怕其他大多数人都是乐见其成甚至幸灾乐祸的。

  就中国而言,汉朝的蔡伦发明了造纸术,造纸术的发明和传播改变了人们记录和传播知识的方式,从而极大地加速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改变了人类文明的面貌。仅仅就这一项文明成果而言,汉朝就已经可以进入人类文明历史的圣殿,而汉朝作为帝国的一面在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方面就差很多了。再看明朝,明朝是中国儒家社会的最后一个朝代,也是儒家社会的最高阶段。明朝在科学技术和学术思想上的伟大成就同样让明朝进入人类文明历史的圣殿。明朝的伟大文明成果在宋应星的《天工开物》里,在徐光启的《农政全书》里,在方以智的《物理小识》里,在王阳明的《传习录》里,在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里,在顾炎武的《日知录》里,在王夫之的《读通鉴论》里,还有很多很多。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通过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打造黑暗的历史观,开启了中国精神上的乱世,但是中国不会永远是精神上的乱世。虽然有时候珠玉会被无知者当做瓦砾,但是珠玉被人们发现其价值只是个时间问题。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把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当做向西方学习的前提,但是一旦人们发现这一前提并非必要,反而在继承和发展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条件下,能更好地理解西方、沟通西方、学习西方的话,新文化运动的逻辑基础就会轰然倒塌。人们就会开始重新审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发现中国文明的伟大,发现我们的历史和传统的伟大,发现我们祖先的伟大。当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习惯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的一代,抛开新文化运动的陈词滥调,独立地审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审视中国文明时,对中国文明、历史和传统的重新认识只是个时间问题。

  当中国文明重获荣誉,当中国的历史和传统重获荣誉,当中国的儒家重获名誉,汉族和少数族裔作为世界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的共同创建者,作为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伟大的文明种族当然会重获荣誉。在人类历史上,领先文明是最高的荣誉,而领先文明的创建者当然是最伟大的一群人,也是最值得永远尊重的一群人。

  综合上述,华夏大地上的少数族裔天然就是华夏族裔的一员,而且在血缘、文明和荣誉方面和汉族裔有着无法割裂的关系。

  4、华夏族裔的一族多裔

  因为华夏族裔包含汉族裔和少数族裔等多个族裔,我们可以把华夏族裔称为一族多裔。比如说汉族裔也可以称为华夏族汉裔,然后还有华夏族满裔、华夏族壮裔等。

  也就是说,华夏族是大家的姓,而某某裔是每个族裔的名,二者合二为一,就是每个族裔的姓名。

  华夏族是一个基于文明的共同体,所有华夏先民的后裔,所有华夏文明的创建者和参与建设者,以及所有真心认同华夏文明的人,都有资格成为华夏族的一员。

  而华夏族中的汉族裔和少数族裔就是在同一文明下的基于不同文化的族裔。汉族和各少数族裔的文化有差异,生活方式有差异。因为文化无优劣,所以不同族裔的文化没有优劣之分。而文明有高下,所有以华夏族为姓的族裔都是华夏文明这个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期的领先文明的一员。或者说,所有以华夏族为姓的族裔都是华夏族这个文明种族的一员。而华夏族裔就成为在同一文明姓氏之下的多个文化的集合体。

  如果把华夏族裔看成一个大家族,汉族就是这个家族中的大哥。汉族作为大哥并不是自封的,或者单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汉族对这个家族的贡献最大。因为汉族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创建者,是这个家族中文明产品(新思想和新技术)的主要提供者,也是这个家族的社会地位(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的主要确立者。

  有朋友可能会问,如果一位美籍华人,从华夏族裔的角度来看是华夏族汉裔,那么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是什么呢?他可以是美利坚族华裔。

  这两种身份可以同时具备吗?当然可以。就好象一个人可以有多重身份,比如一个人职业是教师,就有教师的身份,面对自己的儿子就是父亲,面对自己的父亲就是儿子。这样,一个人有三重身份,教师、父亲和儿子,没有问题。

  那么这些身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吗?身份本身不会发生冲突,但是身份所代表的利益可能出现冲突。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此外,华夏族汉裔是在华夏族大家族中的汉族裔,而美利坚族华裔是在美利坚民族中的少数族裔华裔。

  5、我们是谁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这是人类所面对的三个最根本的哲学问题。

  笔者试着给出的这三个问题的答案也正是笔者所打造的基于文明的历史观的前提假设。

  从整个人类的角度,我们可以回答:我们是一颗文明的种子,被播撒到地球上,我们要发展我们的文明,去探索宇宙和人类自身的秘密,从而更好的回答这几个问题。

  而从笔者提供的华夏族裔的概念角度,我们可以回答:我们是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的创建者,我们要继承和发展华夏文明,去探索宇宙和人类自身的秘密。我们还要探索华夏文明所独有的文明渊源,就如同许多人所暗示的那样,我们很可能生来就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