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彻底否定传统的八宗罪

  从遥远的古代直到明朝末年,中国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是古代大多数历史时期的创新的领导者和GDP永远的冠军。有学者研究发现,从遥远的古代直到明朝末年,中国为人类文明所创造的重大科学技术成果占全世界的比重大大超过50%。

  但是在近现代,中国经历了两个历史的断层,一个是清代明,清朝的官僚社会取代了明朝的儒家社会,满清统治者致力于打造一个静止的社会,导致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第二个是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智者们未能发现满清统治者致力于打造一个静止的社会是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的根本原因,反而被满清的自我宣传所迷惑,以为满清就是中国儒家社会的经典代表和完美形式。他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为了向西方学习,必须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被清朝末年中国和西方所存在的巨大落差吓坏了。他们以为中西方之间的这种落差从古到今都一直存在,也就是说,他们认为中国从古到今都落后于西方,而中国在历史和传统上和西方的任何不同之处都可能是导致中国从古到今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认为中国的历史是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也是人民坐稳了奴隶的历史和欲做奴隶而不可得的历史。他们基于自己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错误认识,打造了让中国人感到纠结、郁闷、痛苦和耻辱的黑暗历史观。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全盘否定造成了一系列严重后果。

  1、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进入了精神的乱世。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那么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中包含哪些内容呢?

  在中国的历史中包含中国所有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

  中国的历史人物包含所有的王侯将相和士大夫阶层,包含所有的平民百姓。在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来看,王侯将相和士大夫阶层是中国的统治阶层或者说领导阶层,他们首当其冲地要为中国从古到今的落后负责。因此,智者们把所有这些王侯将相和士大夫阶层,不论贤良还是奸佞,都打倒在地。

  智者们声称人民群众是伟大的、历史的最终的创造者,但同时他们又表示中国的历史是黑暗的历史,是坐稳了奴隶的和欲做奴隶而不可得的历史。于是乎,人民群众就成了黑暗历史的创造者和历史中永远的奴隶。

  智者们认为,一条道路通罗马,只有西方的道路才有可能通向更高的文明。智者们把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任何事件都和西方历史上的事件进行逐一对照,只要看到中西方不一致的,就认为这是中国历史中固有的缺陷。当他们看到中国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时,认为那些坏人坏事看起来特别地坏,就是这些坏人坏事导致中国没有走出西方的道路,而对于历史上的那些好人好事,他们认为也不过是延长了中国黑暗的历史和传统,让中国更加地误入歧途而已。

  当中国的所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彻底否定之后,中国人在自己的历史上再也找不到人物和事件作为历史或人生的参照点。中国人再也不能以古代的贤良为榜样,仿效先贤的言行和功绩,也再也不能用古代的奸佞的其人其事来告诫自己。

  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传统中的内容,包括传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传统历史观、传统人生观等。当传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传统历史观和传统人生观被彻底否定,而新的价值观、道德观、历史观和人生观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建立之前,社会公众就没有办法达成价值观、道德观、历史观和人生观的共识,所有人都各行其是,中国从此进入了精神的乱世。在精神的乱世中,人们开始采用单纯的个人利益作为价值评判的主要标准,人们成为单纯的利益个体,而中国则成为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进入了精神的乱世》。

  2、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对历史和传统的中国的认同。

  历史上大多数时间真实存在的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是名符其实的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作为领先文明,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生产力水平、最先进的生产关系,并为中国人提供了当时世界上最充分的身心发展的空间。

  作为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中国拥有东亚乃至全世界所能想象的最高度的繁荣和文明,为居住在中国的人提供了最高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这样的中国,自然得到了汉人,中国的少数族裔,藩属国君民,来自遥远国家的访客,包括来欧洲的西方人的真心认同和羡慕。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认为中国从古到今都落后于西方,认为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是清朝的那副样子,甚至可能连清朝都不如。智者们基于基于他们想象的虚假的历史,打造了黑暗的让人感到纠结、郁闷、痛苦和耻辱的黑暗历史观。通过这种黑暗的历史观,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也彻底否定了历史和传统的中国,从而彻底摧毁了汉人、中国的少数族裔、中国周边国家的人民、来自遥远的国度的人民和西方人对历史和传统的中国的认同,并重创了他们对现实的中国的认同。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对历史和传统的中国的认同》。

  3、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的传统变成静止。

  什么是传统?传统就是一群人相对稳定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心理模式就是怎么想,行为模式就是怎么做。传统当然不是一成不变的,人们不断从外界引入新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并在实践中测试这些模式。在实践中被证明有用的新模式被暂时保留,被证明持续有用的新模式就被长期保留成为传统的内容。传统中已经有的模式同样要经受实践的测试,那些被实践被证明无用的模式就被暂时放弃,被证明持续无用的模式就被彻底抛弃。这就是传统的吐故纳新和新陈代谢的过程。

  传统就是被实践证明持续有用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的集合,因为持续有用,所以长期保留。因为长期保留,所以相对稳定。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于是乎,从100年前,中国的传统就成了单纯的被批判的靶子,需要批判的时候就取下来,不需要批判的时候就束之高阁。从此,中国的传统再也不是可以新陈代谢的活着的有机体,而是静止的被批判的工具。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100年来,中国虽然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是这些变化似乎没有和传统发生任何交互作用。中国的传统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仍然和100 年前几乎相同。而日本、韩国等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传统在这100年来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人们不断地把好的东西注入传统,然后让吐故纳新之后的传统承载人民,穿越历史的惊涛骇浪。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的传统变成静止》。

  4、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什么是价值观?价值观是判断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

  什么是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中国的传统是儒释道三家合一的体系,以儒家为核心。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主要来自儒家,包括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等。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自然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当中国的传统价值观被否定,而新的人们公认的价值观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建立起来,那么人们就没有共同认可的价值观,或者说,没有共同认可的判断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

  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互联网上,针对任何问题,总有不同观点和不同立场。应该说,对于问题出现不同观点是好事,如果能够针对不同观点,共同讨论、相互学习、共同进步的话,这要比每个人都持有相似观点的情况有价值得多。但是在中国,因为没有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参与讨论的人的价值观很可能不同,或者讨论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甚至在讨论的过程中,价值观或者说自己判断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始终在变化,这就让很多讨论变成立场之争、诡辩之争、抬杠之争和单纯的胜利者之争。

  简单说,如果价值观不同,那么针对某件事情的不同意见就很可能是不可调和的,是立场之争。此外,如果讨论参与方连自己的价值观或者说判断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都说不清楚,讨论的价值就小很多了。就好像拿着一把刻度始终在变化的尺子量东西,是不可能有确切的结果的。

  因为没有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对于很多重要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历史评价都变得混乱了。举个例子,关于岳飞和秦桧的历史评价。在中国传统的历史上,这从来不是问题,因为中国的传统价值观很明确,如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等。因为岳飞完美地符合这十条价值观,所以岳飞是完美的统帅、完美的大臣,完美的人,岳飞在中国历史上获得崇高地位是名符其实、名正言顺的。而秦桧则完美地违背了这十条价值观,所以秦桧成为中国历史上完美的奸佞。

  而在现代的中国,开始出现对秦桧和岳飞的翻案风。奇怪的人,说怪话的人,每朝每代都有,不算稀奇。但稀奇是他们可以说怪话说得这么大声,这么没有羞耻,而人们却似乎找不到太好的方式去反驳他们。为什么?因为社会没有共同认可的价值观作为评判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因为社会并没有通过继承、发展和创新传统的价值观来获得适用于现实的价值观,从而让古代根本不存在的问题在现代变成了问题。

  没有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导致的另一个后果就是,人们开始使用人性默认的价值观,即个人利益作为评价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这样人们就更多地成为单纯的利益个体,中国就成为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谈价值观》。
    
  5、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的传统道德观。

  什么是道德?道德是建立和维护社会的良好秩序的行为规范,也就是善行的集合。因为价值观是判断是非、善恶和利弊的标准,我们也可以把道德理解为符合价值观的行为。

  而道德观就是对道德的看法,以及自觉秉行善念善行,摒弃恶念恶行的意识。

  什么是传统道德?中国的传统是儒释道三家合一的体系,以儒家为核心。而传统道德是指符合传统价值观的行为,主要是指符合儒家的价值观的行为。而传统道德观则是对传统道德的看法,以及自觉秉行善念善行,摒弃恶念恶行的意识。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自然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道德和传统道德观。

  当中国的传统道德观被彻底否定,而新的社会公众认可的道德观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建立时,人们就没有共同认可和推崇的可以遵循的道德行为规范。在中国,一方面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对传统道德和传统道德观的批判仍然是主流观点,另一方面,人们在生活中实际遵循的还是传统道德和传统道德观。这样传统道德和道德观既被批判,又被使用,导致社会中道德成为一种软约束和弱约束。软约束就是若存若亡,心情好的时候遵守道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遵守了。弱约束就是效力微弱,道德看似有力量,但是一遇到利益就立刻溃散。

  当社会上没有被共同认可和大力推崇的道德和道德观时,利益战胜道德就成为常见现象。人们就更多地成为单纯的利益个体,中国就成为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谈道德》。

  6、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人的历史责任感。

  中国有悠久的史学传统。在遥远的古代,就有史官专门记录历史。当古代的历史记录和天文记录对照起来,不仅能够准确确定历史事件的发生日期,而且清楚地证明了中国史籍的准确性。

  自从孔子“笔删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之后,中国的史书就不仅仅是历史资料的罗列和史官们个人的见解,而是评断历史是非的重要手段。我们读史书不仅读到了史实,就是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而且读到了史识,就是史家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评价。

  在这些史实和史识中,我们读到了贤良和奸佞。通过史家的评价,我们知道,贤良必将流芳百世,人人敬仰,子孙为之骄傲;奸佞必将遗臭万年,人人唾弃,子孙视为耻辱。我们也读到了那些推动文明发展进步的伟大的历史事件,以及导致文明倒退的历史事件。中国的史书就是一本案例集,它告诉我们历史上个人的得失和朝代的成败的原因。

  此外,通过给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以公正的评价,我们给历史的天平加上了公平的砝码。对于那些一生遭遇艰难坎坷的贤良和善念善行者,我们通过史书让他们流芳百世,以增加做好人、做好事的回报。对于那些杀人放火却平安去世的奸佞和恶念恶行者,我们通过史书让他们遗臭万年,以增加做坏人、做坏事的成本。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他们认为,一条道路通罗马,只有西方的道路才能通向更先进的文明。因此,当他们在中国的历史上看不到他们想要看到的西方历史上曾经发生的变化,就认为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改变。他们认为中国有着2000多年的黑暗历史,中国的历史都是没有意义的周期性循环。而中国历史上的所有历史人物当然要为这些黑暗和没有意义负责。由此,他们彻底否定了中国历史上的所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好人好事可以赞美和仿效,也没有坏人坏事可以唾弃和引以为戒。古人说,以史为镜,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和朝代的兴衰。在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黑暗历史观下,这面镜子中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了。既然历史上的好人和坏人,好事和坏事都没有区别了,当然现在的人可以肆意妄为,想干什么都可以。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在中国的传统中,包含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传统历史观、传统人生观等,还包括中国的史学传统。

  当传统价值观被彻底否定,而新的社会公认的价值观未能建立之前,我们就没有价值观来评判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价值。历史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都说不清道不明了,历史成了一片混沌。

  当传统道德观被彻底否定,而新的社会公认的道德观未能建立之前,我们就没有办法来评价历史人物的道德。历史人物谁有道德?谁没道德?历史中需要道德吗?我们现在需要道德吗?已经说不清楚了。

  当传统历史观被彻底否定,而新的社会公认的历史观未能建立之前,我们就没有办法来评价中国的历史现象和历史事件,给出历史的结论了。中国历史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我们的文明是单纯的周期性重复吗?我们的文明是波浪式向上发展的吗?我们的文明经历过停滞期和倒退期吗?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也摧毁了中国的史学传统。他们轻描淡写地声称中国的24史是帝王将相的历史,而不是人民群众的历史,所以没有太大价值。任何史书的主要内容都是重大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不写这些写什么呢?西方的史书难道不写重要的历史人物吗?中国革命的历史不也是围绕主要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写的吗?这些智者们似乎在理论上把人民群众的地位抬得很高,怎么一转身,看见身边的人民群众,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声称他们是愚昧而麻木的人民呢?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人的历史责任感》。

  7、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人的概念变得模糊。

  什么是中国人?这里有一系列相关的概念。华人是血缘意义上的中国人,中国人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中国公民是国籍意义上的中国人。因此,中国人的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什么是中国文化。有中国文化,才有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自然也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当中国的传统文化被彻底否定之后,而新文化又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建立,那么现在的中国,什么是中国文化呢?人们并没有共识。

  举个例子,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儒释道三家合一的体系,以儒家为核心,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主要来自儒家,就是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等。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就是中国的传统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很清晰,而且是中国所特有的。

  当中国的传统价值观被彻底否定之后,现在的人们公认的中国文化的价值观是什么?不仅没有共识,甚至没有人说得清楚。虽然我们可以提出很多好的价值观,希望这些价值观能够成为现在的中国文化的价值观,但是如何实现社会的共识呢?这些价值观是中国所特有的吗?

  当中国文化的价值观都说不清楚,没有共识时,什么是中国文化呢?现在的中国文化包含儒家文化吗?现在的中国文化要回避儒家文化吗?这一切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现代文化都是在继承和发展其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获得的,而中国是否要在回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自己的现代文化呢?就因为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彻底否定了中国历史上的所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彻底否定了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传统历史观和传统人生观等。在这一切都被彻底否定之后,什么是中国文化呢?如何证明这是中国的文化呢?

  当中国文化的概念不清时,什么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呢?要如何证明我们是中国人呢?

  如果有人并非出生在中国,也不是在中国的文化习俗环境下长大,怎么样才能说他已经成为了中国人呢?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人的概念变得模糊》。

  8、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传统的礼仪之邦。

  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是公认的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在古代,所有来过中国的外国人都在自己的游记中记下中国人的彬彬有礼。古代的中国人,从士到民,都以一种相互尊重的方式来对待他人。

  在作为礼仪之邦的古代中国,礼仪是教育的重要内容。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季氏》)。每个接受教育的人,都要从老师那里学习礼仪,学习如何尊重他人。

  从春秋战国时期的贵族阶层,到儒家社会的儒家士大夫阶层,礼仪都是社会的主导阶层的必备技能和必需要求。作为士,要身体力行,遵行礼仪。而作为民,也以士为榜样,向士学习,在言行上仿效士,以尊重他人。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未能发现,清朝社会和明朝社会在社会体制上的不同是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也未能发现,满清统治者致力于推行在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一种静止的秩序,以让自己的统治尽可能长久。他们被满清的自我宣传所迷惑,认为满清社会是中国儒家社会的典型代表和完美形式。于是乎,他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如果要让中国摆脱黑暗、落后的现实,必须向西方学习。而作为向西方学习的前提,必须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其中首当其中的就是儒家。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在彻底否定儒家的过程中,给儒家扣上了礼教的帽子。于是乎,中国的传统礼仪,或者说儒家的礼仪和礼仪教育,也伴随着儒家被彻底否定了。

  从此中国再也没有自己的礼仪教育。虽然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从西方引进了西方礼仪。但一方面西方礼仪根植于西方文化,另一方面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也并没有普及西方礼仪。人们总是会问,中国在历史上不是礼仪之邦吗?学习西方礼仪,能让中国成为新的礼仪之邦吗?难道要成为采用西方礼仪的礼仪之邦?那我们自己的礼仪呢?

  在礼仪教育缺失的今天,每个人都磕磕碰碰地从生活中学习待人接物的方式。在生活中,我们也时常会遇到粗鲁的人,遭受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损失。而在生活中我们遇到更多的是,看似外表光鲜,但一旦涉及个人利益,就立即翻脸。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学会如何用尊敬他人的方式对待他人,也没有学会发自内心地尊重他人,因为他们不知礼。

  详细讨论见笔者的《谈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