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贵族和暴发户

  什么是贵族?贵族是指封建社会里血统高贵及传承久远、并被世人推崇的人、家族或阶层。

  什么是暴发户?暴发户是指从较低的社会和经济地位,突然变得富有或有权势的人、家族或阶层。

  上面是贵族和暴发户的简单定义,那么贵族和暴发户有哪些特征呢?
 
  我们先看贵族。

  贵族的特征包括:
  a. 历史上曾经立下巨大的功勋,从而获得很高的地位。
  b. 有传承悠久的历史,有悠久的历史才是贵族,没有悠久的历史就不是贵族。
  c. 有记录详实可信的家谱,作为悠久历史的证明,家谱不能是编造的或者附会的。
  d. 在历史中有兴盛,也会有平淡甚至衰落,但兴盛的时间要多于平淡和衰落。
  e. 因为经历、经验和体验多,所以能心态平和地接受自己的兴盛与衰落,明白兴盛之后必有衰落,也相信衰落之后必然复兴。
  f. 不论自己是兴盛还是衰落,不论他人是兴盛还是衰落,都能平和地以礼待人。

  有人可能会问,你在贵族的定义中说到,贵族血统高贵,为什么在贵族的特征中没有包括高贵的血统呢?因为高贵的血统并不是天然的客观的存在,而是因为历史功勋而被封爵的结果。在西方的封建社会里,贵族的祖先因为立下巨大的功勋而被封为贵族,其贵族身份可以世袭。为了阐明这种世袭的合法性,并说明贵族与平民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界限,就解释为贵族有相对于平民的高贵血统。其实这种说法在本质上是对贵族统治平民的合法性的一种简单化的政治宣传。

  那么贵族贵在哪里?并不在于作为政治宣传的虚幻的血统,而是在于曾经立下的巨大功勋、历史的悠久传承、以及因为历史经历而获得的自信而平和的心态和待人的态度,即贵族功勋、贵族传承和贵族心态。

  我们再看暴发户。

  暴发户的特征包括:
  a. 现在比较富有或者比较有权势。
  b. 没有传承悠久的历史。
  c. 没有记录详实可信的家谱,家谱往往是在暴发之后编写出来的,牵强附会的地方很多。
  d. 家谱有时不是基于血缘的家谱,而是基于所谓文化或精神传承的家谱。
  e. 在历史中,平淡或衰落的时间比兴盛的时间长很多。
  f. 认为自己富裕了就会永远富裕,自己强大了就会永远强大,这是暴发户典型的自我认知。
  g. 认为以前比我差的,以后会永远比我差;以前比我强的,要么不是真的比我强,要么只要现在比我差,以后就会永远比我差。简单说,就是急不可耐地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

  应该说在生活中,暴发户这个词更多地是用来描述一种心态。没有人会鄙视暴发户的财富或成就,但是人们常常鄙视暴发户不可一世,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嚣张气焰和心态。

  那么在人类文明中存在贵族和暴发户吗?当然有。谁是人类文明中的贵族呢?当然首先是中国。

  我们根据贵族的特征,一条一条来看。

  a. 先看历史功勋。中国是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期的领先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特别是在从汉武帝时期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时期,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GDP永远的冠军和创新的领导者。那么什么叫领先文明?就是人类文明中的贵族。为什么称呼中国是领先文明呢?因为在这漫长的2000多年里,中国向全世界提供了大量文明级别的创新。有西方学者发现,在古代时期,中国提供的重大科技创新在全世界的占比超过50%。这就是文明级别的历史功勋,也就是中国成为领先文明或者说文明中的贵族的凭据。

  b. 再看传承悠久的历史。中国是人类的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是三大主流文明之一。这三大主流文明包括西方文明(包括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西亚文明(包括波斯文明和阿拉伯文明)和东亚文明(以中国为核心)。中国是人类历史上唯一延续到今的古老文明,虽然中国文明有过衰落,但是文明的道统尚存,古代的典籍尚存,复兴的潜力尚存,前景乐观。

  c. 然后看记录详实可信的家谱。中国独有的史学传统,让中国保留了丰富详尽的、可以与天文记录相互印证的历史记载。通过这些历史记载,以及结合现代的基因科学和历史学研究结果,人们发现,中国的历史传承既是血缘的传承,也是文明的传承。

  d. 然后看历史的兴衰。在中国的漫长历史中,既有长久的繁荣,也有突然的衰落。有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要有衰落呢?难道一直兴盛不是更好吗?因为在一个较长的历史维度下看,无论文明还是帝国,兴盛之后必然有衰落,在历史中没有例外。就如同再好的股票也不可能永远上涨,必然有下跌的一天。永远最兴盛、永远最强大、永远最富裕,这恐怕得是真神才能做到。对于中国而言,有兴盛和衰落,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兴盛的时间远远多于衰落,这已经是最好了。更何况,中国独有的衰落之后必然复兴的历史的周期律还在发挥作用呢。

  e. 然后看自我认知和心态。历史上的中国人一方面为中国作为公认的天朝上国而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坦然接受历史的兴衰循环,应该说心态还是比较平和的。但是现在的中国人在自我认知和心态上是比较纠结的,具体情况见下文分析。简单说,中国是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贵族,历史上的中国人也有着自信而平和的贵族心态,但是现在的中国人的心态很纠结。

  f. 最后看对待他人的态度。不论自己或他人是兴盛还是衰落,都能以礼待人。历史上的中国人当然可以做到这点。历史上的中国是公认的礼仪之邦,不论是对待自己人,还是对待外国人,从士到民,都是彬彬有礼。在明朝,多位在中国生活过的欧洲人就在游记中记录下了中国人的文雅言行,而特别让他们印象深刻的就是中国人的谦逊美德。

  举个例子,耶稣会传教士曾德昭在1613年到达中国南京,于1636年返回欧洲,其间在中国生活了22年。他对明朝末期的中国,有着亲身的体验和透彻的了解。在返回欧洲的旅途中,他完成了《大中国志》。在这本书中,曾德昭提到,“中国人爽快的赞颂邻国的任何德行,勇敢的自承不如,而其他国家的人,除了自己国家的东西以外,不喜欢别的东西。中国人看见来自欧洲的产品,即使并不精巧,仍然发出一声赞叹。……这种谦逊态度真值得称羡,特别表现在一个才能超越他人的民族上,对于那些有眼无珠、故意贬低所见东西的人物,这是一个羞辱。”

  至于现在的中国,当然不能说是礼仪之邦了。我们对待自己人常常谈不上彬彬有礼,但对待外国人还是很不错的。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对外国的美好想象甚至仰慕。

  既然中国是人类文明中的贵族,那么谁是暴发户呢?作为贵族气质的体现,和2000多年儒家的道德社会的传承,我们不能轻易去指责某个特定国家是暴发户。但是在当今世界上,我们确实会遇到一些国家,明明兴盛和繁荣的历史如此之短暂,和中国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其暴发户的气焰之嚣张,常常让人瞠目结舌。某些国家、某些人是如此急切地急于否定其他国家、民族和人民,如此急切地急于证明自己的成功以及所谓的优越。从贵族的视角来看,是件很可笑的行为。当然我们也不会急于否定他们,只是相信,多经历和体验一些历史的兴衰沉浮,也许他们的气质会平和一些,也许也有机会养成一丝贵族气质呢。此外,笔者在前文中已经给出了暴发户的特征,大家可以按图索骥,自然心里有数。

  而对于中国而言,作为人类文明中的贵族,却在近现代遇到了奇怪的问题。

  近300-400年来,中国经历了两个历史的断层。一个是清代明,清朝的官僚社会取代了明朝的儒家社会,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第二个是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智者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中国近2000多年的历史是黑暗的历史,认为中国从古到今都落后于西方,而且从古代开始就注定落后于西方。他们认为,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是中国向西方学习的前提。

  智者们认为向西方学习的过程是破旧立新的过程。面对现实中,中国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遇到的任何困难和不顺利,他们不认为是人们不知道如何立新,或者说,人们不知道如何在支离破碎的中国建立西方的体制,而是简单归咎于传统挡了道,归咎于破旧破得不彻底,或者说,对传统的批判不彻底。立新就好像盖新房子,是艰难的创造性的工作,不是人人都干得了的,智者们似乎也没有找到可行的方法。但是破旧就好像拆旧房子,就简单很多了,智者们表现得很在行,只要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中的一切都破口大骂就可以了。

  尽管新文化运动彻底否定了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但这短暂的噪声和胡言乱语并不能改变已经客观发生的历史,也不能摧毁中国在人类文明中的贵族地位。这一地位是我们伟大的祖先在几千年里的努力的成果。但智者们的胡言乱语确实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历史观,以及从历史观中获得的自我认知和心态。

  中国的历史观发生了什么变化?从贵族的历史变成了破落户的历史。

  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三大主流文明之一,从古代直到明朝末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创新的领导者以及GDP永远的冠军,所有文明人公认的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这就是贵族的历史。

  智者们则认为,中国有着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而且是坐稳了奴隶和欲求做奴隶而不可得的历史,这就是破落户的历史。破落户的历史不仅不如野蛮人的历史,甚至还不如没有历史。野蛮人对人类文明没有太大贡献,但大多数也没有太大损害。简单说,没有历史包袱。而如果没有历史,或者说没有历史记录,同样没有历史包袱或者历史债务。一个拥有2000多年历史债务的破落户,当然不如历史空白而清白的人,也不如历史简单的野蛮人。简单说明一下,这里的野蛮人是指历史中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的人群。

  中国人的自我认知发生了什么变化?从文明种族变成了种族虚无主义者,甚至很多人变成精神错乱的逆向种族主义者。

  作为历史上大多数时期领先文明的创造者,中国人或者说华夏族是人类历史上的文明种族。换句话说,中国人是人类文明历史上最大的贡献者之一。中国人创造的以四大发明为首的大量文明级别的创新,与所有古代文明的文明成果一样,是现代文明的基石。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当然不是西方文明的独角戏,而是不同时代的领先文明的接力赛,而中国就是这场接力赛中的主力选手之一。西方文明也只有在其他古代文明的文明成果的基础上才可能建成。

  而在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黑暗的历史观下,中国人开始痛恨自己的历史,痛恨自己的传统,痛恨自己的祖先,直到痛恨自己的种族。在新文化运动的黑暗启蒙下,自我贬低、自我羞辱、甚至自我虐待的文字开始成为主流。君不见,任何文章中,一旦用到“国人”二字,就必然是自我批判、自我贬低的文章。这100年来,我们看到太多的类似著作,千方百计地试图向中国人证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种族有问题。甚至有人一旦对现实有任何不满,就大肆批判自己的种族。老实说,这已经成为一种病态,急需治疗。

  中国人的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呢?从自豪变成纠结,从自信变成自卑。

  历史上的中国人作为领先文明的创建者,作为公认的天朝上国和礼仪之邦的创建者,当然是既自豪,又自信。在中国的仰慕者看来,中国人似乎拥有所有的美德。他们认为,不论是中国还是中国人都是值得仿效的对象。日本对唐朝和宋朝的推崇,朝鲜对明朝的尊敬,都是真心实意、经历了历史的考验的。

  而接受了新文化运动的黑暗的历史观的中国人,有些感到困惑和纠结,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看到的那些客观存在的伟大成就,和黑暗的历史观是如此的不协调。有些则轻易相信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伟大人格和民族精神,认为既然他们有伟大的人格,想必也有正确的观点。于是乎,在不假思索地接受了智者们的历史观之后,自然而然地、合乎逻辑地变成了自卑的人。

  在新文化运动后,100年过去了,在这100年里,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新文化运动的黑暗的历史观仍然是主流,或许在某些情况下,中国的过去越不堪,就越显得现在成就伟大。但是背负着2000多年历史债务的人,是不可能有无忧无虑的美好心情享受成功的。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加上几十年的成功,不过是让破落户变成暴发户而已。

  互联网的出现,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阅读历史资料,形成自己对历史的观点。基于互联网的多种沟通方式,让人们能够轻松地交流对于历史的看法,越来越多的人不再认同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黑暗的历史观。但是新文化运动的历史观毕竟在中国流行了超过100年,仍然被许多人不假思索地奉为圭臬。所以重新认识中国历史,形成新的历史观,从而恢复中国在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贵族身份,恢复中国人作为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种族的身份和自我认知,恢复中国人平和而自信的贵族心态,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当我们重新认识到中国在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贵族身份,以及中国人的文明种族的身份后,我们就不会整天担心这个人、那个人瞧不起我们了。担心别人瞧不起,是典型的破落户或者暴发户的心态。破落户由于长期受挫的受害者心理而敏感,暴发户则担心他人不接受全新的自己。而贵族从来不担心这些,除了贵族自己,谁还有资格评价贵族呢?但是从历史的悠久和辉煌程度来看,在世界上还有能和中国相提并论的贵族吗?没有了。有了贵族心态,就可以轻易地排除外界的干扰,专注于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最后强调一点,贵族身份和贵族心态并不意味着因循守旧、故步自封。就象在前文中,我们强调的,谦逊是中国人非常独特的美德。这一美德直接来自中国的儒家传统。儒家的首要身份是学者。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论语•述而》)。就是说,三个人一起走路,其中必定有人可以当我的老师。孔子作为儒家的圣人,作为儒家学说的创立者,尚且愿意向普通人学习,那么作为儒家学说的传承者,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向他人学习呢?难道你自认为比孔子还厉害吗?

  谦逊并不仅仅是一种礼仪或者友善的态度,而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愿意学习的态度,是学者对于新鲜的知识的渴望。因此,思想开放、善于学习就是儒家的传统。我们的祖先就是基于这一传统,向自己人学习,向外人学习,从而让中国成为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贵族。即便在成为贵族之后,我们仍然要向他人学习。而在中国文明衰落之后的今天,我们当然更要向他人学习,特别是要向西方学习。

  为什么要向西方学习?因为西方是最近300-400年的领先文明,是优秀者。作为儒家,向优秀者学习,不是太正常了吗?但是我们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变成他人,而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一位学者,如果只是成为他人的复制品,那么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只有先把自己的东西学好,然后把别人的东西学好,接下来把自己和别人的东西融会贯通,最后才能做到超过别人,成为最好的学者。这就是明朝徐光启所说的“欲求超胜,必先会通;会通之前,必先翻译”。这就是儒家的学习之道和超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