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欢迎来到幼儿园的世界

  在新文化运动时期,智者们认为中国相对西方的落后是无可置疑了,那么落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智者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观点。总的思路是,任何中国和西方的不同都可能是落后的原因。

  中国和西方的不同分为三类:
  a. 西方有而中国没有的。
  b. 中国有而西方没有的。
  c. 中国和西方都有,但是不同的。

  我们先看第一类不同,西方有而中国没有的或者以为中国没有的。根据这些不同,智者们提出了下列观点:

  西方是靠重商主义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抑商。
  西方有基督教,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没有基督教。
  西方是靠发展科学技术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是因为中国传统鄙视科学技术。
  西方是靠开放贸易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闭关锁国。
  西方有大航海时代,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错过了大航海时代。
  西方热衷征服,中国不热衷,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不喜欢征服。
  西方有民主思想,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思想。
  西方有契约的相关理论,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契约精神。

  我们再看第二类不同,中国有而西方没有的。根据这类不同,智者们提出了下列观点:

  中国有儒家,西方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儒家。
  中国有道教,西方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道教的神秘主义。
  中国有汉字,西方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的汉字。
  中国给女人裹小脚,西方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残害妇女。

  我们再看第三类不同,中国和西方都有但是不同的。根据这类不同,智者们提出了下列观点:

  中国和西方的文化不同,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文化不如西方文化。
  中国和西方的地理位置不同,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位于欧亚大陆的一角,不方便交流。
  中国和西方都有造反,中国造反多,是因为中国的君主很邪恶,西方造反少,是因为西方的君主很明智。
  中国和西方都有造反,中国人善于服从,所以不愿意造反,西方人崇尚自由,有反抗精神,所以勇于反抗暴政。
  中国和西方都有传统,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传统不如西方传统。
  中国和西方都有人,所以中国落后是因为中国人不如西方人。

  任何具有一定理科研究背景的人稍微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些都是幼儿园的逻辑。

  我们先来看看几个基本的科学原则和逻辑范式(paradigm),然后看智者们如何违反了这些原则和范式。什么是逻辑?逻辑就是思维的规律。什么是逻辑范式?逻辑范式就是形式化的思维的规律。

  1、先有事实,后有理论;先认定事实,再分析原因;如果事实认定错误,原因分析必然错误。

  研究历史首先要有清晰的逻辑。

  其实对于任何研究,不论是自然科学研究还是社会科学研究,什么最重要?逻辑最重要。逻辑就是思维的规律,具体说,逻辑就是论点和论据之间,论点和论点之间的推理链条(reasoning line)。如果逻辑发生错误,那么无论感情再充沛,文笔再精彩,动机再良好,写出来的文章都是没有价值的。

  如图1所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历史研究中用到的几个主要的逻辑范式。

  首先,先有事实,后有理论。我们建立理论是为了解释事实(如图1-a)。

  什么是事实?事实是客观发生的、客观存在的事物、事件或现象。什么是理论?理论是我们对事实的主观看法和观点。理论来自事实,理论解释事实。

  以历史研究为例,历史理论来自对历史事实(或者说历史事件)的研究,历史理论是用来解释历史事实的。

  其二,作为事实和理论关系的具体应用,我们得到事实和可能原因的关系(如图1-b)。先有事实,后有对可能原因的分析。事实也称为事件或现象,而可能原因是理论的一种,或者说是我们的一种主观看法。可能原因来自对事实的分析,可能原因可能导致事实的发生。

  以历史研究为例,我们认为土地兼并是某一朝代灭亡的可能原因。这一可能原因来自对相关事实的分析,土地兼并可能导致某一朝代的灭亡。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主观看法。

  其三,我们可以从现象(或者说事实或事件)分析出可能原因,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分析出导致这一可能原因的可能原因。我们把前一可能原因称为直接原因,把后一可能原因称为间接原因。也就是说,我们先从现象分析出直接原因,然后分析出间接原因(如图1-c)。

  以历史研究为例,我们认为财政破产是明朝灭亡的直接原因,那么是什么导致财政破产呢?可能是明朝后期,商人家族被允许从政,导致官商勾结,采取取消商税的政策。那么商税取消就是明朝灭亡的间接原因。

  有两点要强调一下:a. 不论直接原因,还是间接原因,都只是可能原因,只是我们的主观看法,不一定是真实的原因,这点后文有详细说明。b. 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很靠谱,直接原因是主观看法,相对就不那么靠谱了,而间接原因比直接原因离事实更远,在导致事实发生方面,就更不靠谱了。简单说,从事实,到直接原因,到间接原因,可信度是不断下降的。

  其四,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三部曲(如图1-d)。什么是提出问题?就是确认事实。什么是分析问题?就是找出问题的原因。什么是解决问题?就是针对原因,制定解决方案,执行解决方案,最终解决问题。

  以看病为例,提出问题就是确认症状,分析问题就是找出病因,解决问题就是针对病因,开出处方。

  以历史研究为例,提出问题就是确认历史现象(或者说历史事实或历史事件),分析问题就是找出导致历史现象的可能原因,解决问题就是针对可能原因,提出解决方案。

  在从事历史研究时,以上四种逻辑范式是最重要的。通过这四种逻辑范式,我们可以看到,事实永远是分析的起点,是逻辑链条的起点,如果事实认定错误,那么后面必然都是错误的。

  从第一种逻辑范式来看,错误的事实必然导致建立错误的理论。

  从第二种逻辑范式来看,错误的事实必然导致得到错误的原因。

  从第三种逻辑范式来看,错误的事实必然导致得到错误的直接原因,而错误的直接原因必然导致得到错误的间接原因。

  从第四种逻辑范式来看,错误的事实必然导致得到错误的原因,而错误的原因必然导致得到错误的解决方案,错误的解决方案必然导致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所犯的错误就是事实认定错误。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认定的事实是什么?就是中国落后于西方,但是这个事实是缺少限定条件的。

  从17世纪中期以后,或者说,从清朝开始,中国才落后西方。在此之前,中国是领先西方的。

  中国是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从古代直到明朝末年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

  我们按照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逻辑范式,把智者们的分析思路和笔者的分析思路进行比较,如图2所示。

  智者们认为,中国一直落后西方,那么作为中国两千年主流意识形态的儒家就责无旁贷地是落后的原因,要解决问题,就必须先反儒反传统,然后才可能向西方学习。

  而笔者认为,中国只在清朝落后西方,在此之前都是领先西方的,那么落后的原因只能到清朝去找。为什么中国在清朝落后西方?因为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了。清朝不是儒家社会,而是官僚社会。儒家社会是官僚社会,但官僚社会不都是儒家社会。

  区分儒家社会和清朝官僚社会的关键点在于,儒家行为规则和皇帝,哪个更高?在儒家社会里,儒家行为规则比皇帝更高,儒家行为规则约束皇帝。而在清朝官僚社会里,皇帝比儒家行为规则更高,皇帝是不受儒家行为规则约束的。详细讨论见笔者的《清朝是儒家社会吗?》一文。

  事实是分析的前提,智者们既然事实认定错误,分析的原因和提出的解决方案就必然是错误的。而笔者因为事实认定是正确的,分析的原因和提出的解决方案至少是可能正确的。

  我们用看病举例,如果医生把症状(事实)都看错了,那么分析的病因和开出的药方基本上就不可能正确了。如果医生对于症状认定正确,而且是比较有经验的医生,分析的病因和开出的药方就要可靠很多,因为药对症,基本一吃病就很快好了。

  有朋友会问,好象我们选择的是智者们的思路吧,似乎我们的病也好多了。那是因为你把所有的药都吃了一遍吧,最后好象找到了一个看似最靠谱的。但在尝试吃所有药的过程中,在自己拿自己做实验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少代价。

  简单说,良医能够准确地认定症状(认定事实),分析病因,开出药方。病人吃的药是直接针对病因的,病因消除,症状自然消失,病很快就好了,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而庸医头脑完全是混乱的,症状都可能看错,病因和药方,自然都是乱来了,反正给病人先试试这个药,不行就试试另外一个,把所有的药都试一遍,最后病人如果没死掉的话,可能症状确实部分消除了,但是病的根源消除了没有?庸医根本就不知道病的根源,怎么消除?

  还有朋友会说,反传统有什么不对?你敢说传统里没有糟粕吗?只要彻底否定传统,传统的糟粕必然也被否定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没有传统不也能活?还是拿看病举例,你一条腿疼,去看医生,医生说,锯了吧,锯了就不疼了。如果你真的遵医嘱,把腿锯了,那么请问,医生是不是解决了你的问题呢?是解决了,而且是彻底解决了,你这辈子也不会腿疼了。但这是什么医生?是庸医吧。这是什么病人?是精神病人吧。因为传统里似乎有些不太适用的东西,就整个彻底否定传统,这就是被庸医忽悠而锯掉自己腿的精神病人啊。

  没有传统也能活?你一个人当然怎么样都能活。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传统怎么活?这世界上,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都珍惜自己的传统,你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否定自己的传统,鄙视自己的传统,你就是个异类。在这世界上异类是不被理解,不受待见的。

  再回到我们的基本事实,从古代到明朝末年,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文明随着明朝的灭亡而走向衰落。如果把这个观点归纳、提炼、抽象为理论,就是笔者的文明时代论。文明时代论的基本观点是,每个时代有它的领先文明,而西方只是在17世纪中叶之后才成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和文明时代论相对的就是西方中心论了。西方中心论的基本观点是,西方一直是或者注定是人类文明的唯一主流,西方的一切体系都是唯一正确的,西方将永远作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而领导或者说统治人类的未来。西方中心论是西方精心打造,用于维护西方统治世界秩序的理论,也是我们所在时代的主流的历史理论体系。详细讨论见笔者的《文明时代论和西方中心论》一文。

  有朋友可能会问,怎么西方在明朝末年才超过中国?应该很早就超过中国了吧?你的依据是什么?我的依据是明朝末年西方人在中国的游记。在这些游记中西方人对中国的一切满怀赞美和羡慕。这些西方人生活在西方,然后到中国,把亲眼目睹的中国的社会生活水平,和西方相比,得出中国几乎在一切方面都优于西方的结论。而现在有些人先想象当时的西方(因为没见过),然后想象当然的中国(当然也没见过),再对两个想象就行比较,得出当时的西方优于中国的结论。这两种结论相比,当然是前者靠谱的多。

  现在由于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我们在很多方面比我们的祖先先进很多,但是谁敢说,我们在所有方面都比祖先强?例如,所有西方人在游记中一致强调的一点是,遇到的每个中国人都彬彬有礼,我们现在能做到吗?当时的中国是所有人公认的礼仪之邦,谁敢说现在的中国是礼仪之邦?当然为了防止某些和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心心相映的人又猛喷中国人的素质,笔者直接指出原因,中国社会中存在一些不文明行为的原因是礼仪教育的缺失。

  在中国的传统教育中,读书首先就要学礼仪。但现在中国的教育不包含礼仪教育,所以民无以措手足,所有的人都乱来了。找到了原因,解决方案就很简单了,在教育中恢复礼仪教育就可以了。当然制定和实施具体方案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采用哪种礼仪方案等。但只要找到真正的原因,就能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案,问题离得到最终解决也不远了。如果你真的认为是什么素质问题,你的原因就找错了,原因错了,就不可能有正确的方案,问题就不太可能解决了,你就只能哀叹,看到我孙子辈会不会有改变了。

  2、从一部分数据中总结出的理论并不一定适用于其他数据,所以西方历史理论并不一定适用于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

      

  在金融、营销等领域我们常常要建立和应用模型。什么是模型?模型就是格式化的理论。什么是理论?理论就是解释事实或数据的观点或看法。

  那么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先搜集数据,然后把搜集到的数据随机地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叫做建模数据(modeling set),另外一部分叫做校验数据(validation set)(如图3所示)。

  我们在建模数据的基础上创建模型,或者说,我们使用模型去解释建模数据。然后,我们把模型拿到校验数据上去应用(尝试解释校验数据),如果模型能够较好地解释校验数据,那么这就是一个可用的模型,如果模型不能解释校验数据,那么这个模型就有问题。

  这是统计学和计量经济学的常规方法。我们把这个方法抽象一下,就可以知道,从一部分数据中产生的理论,并不能想当然地就一定能够适用于其他数据,或者说,并不一定能够解释其他数据。

  我们把这个结论应用到历史研究领域。历史研究中的数据就是历史事件,或者说历史事实和历史现象,历史理论就是用来解释历史事实的理论。根据自然科学的原则,从一部分历史事实中总结出来的理论,并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历史事实。

  西方历史理论是从西方的历史事实(或者说历史现象)中总结出来的理论,是用来解释西方的历史事实的,它并不一定能够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到底能不能解释,要看西方的历史理论是否得到中国的历史现象的支持,如果中国的历史现象和西方的历史理论不一致,就需要修改理论,或者重新建立理论,让理论能够解释事实,而不是修改事实去迎合理论。

  例如,西方历史上是存在奴隶社会的(以奴隶主和奴隶作为主要社会阶层划分的),严格地说,奴隶社会是西方历史理论体系中的一个概念(子理论),用来描述西方历史中的一个社会形态。如果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奴隶社会理论适用于其他所有国家和地区,或者说,其他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存在一个和西方奴隶社会相似的社会形态,我们就违反了前面说到的自然科学的原则。

  事实上,直到今天,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考古证据和文献资料证明世界上除西方和中东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存在以奴隶主和奴隶作为主要社会阶层划分的奴隶社会,详细探讨见笔者《谈理论和历史理论》一文。

  西方历史理论有其应用范畴,它来自西方历史现象,也只能用于解释西方的历史现象,在其应用范畴之外的效力是有疑问的。而那些学了一些西方历史理论,就拼命把中国的历史现象往西方历史理论上生拉硬套,削中国历史事实的足,去适西方历史理论的履,是很可笑的。

  3、判断一个因素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影响时,要排除其他因素的可能影响。

  我们在进行历史研究时,往往要判断一个因素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影响。例如,我们要分析一个朝代灭亡的原因。可能的原因有很多,那么如何判断这些原因是不是真实的原因呢?如何判断这些因素对朝代灭亡的实际影响呢?

  泛泛地说,如何判断和衡量一个因素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影响呢?

  我们先拿生活中的事情做例子,这样比较容易理解。

  曾经看过一个新闻,说中国学生做眼保健操,美国学生不做眼保健操,但是中国学生的近视率比美国学生更高,这说明做眼保健操对于降低近视率没有帮助。这种说法看似符合科学,但实际上是完全违背科学的基本原则的,可以说,太不科学了。

  那么影响学生近视率的因素有哪些呢?有功课的繁重程度(可以用每天花在功课上的小时数来衡量),参加体育锻炼的多少,饮食和营养,眼科疾病的状况,居住环境的绿化程度,是否做眼保健操,其他因素等。

  我们可以写成一个等式,示意如下:

  近视率 = f(功课繁重程度,体育锻炼参与程度,饮食和营养,眼科疾病状况,居住环境的绿化程度,是否做眼保健操,其他因素)

  在我们分析做眼保健操和不做眼保健操两种状况下,近视率的不同时,我们必须保持其他因素不变。或者说,必须在保持所有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才能确定是否做眼保健操这个因素对近视率的影响。或者说,我们要把是否做眼保健操这个因素对近视率的影响隔离出来。否则,其他的因素都在变化,对近视率都有影响,那么如何判断近视率的不同是受做不做眼保健操因素影响,还是受其他因素影响呢?

  从实验设计的角度来看,我们如何保持其他因素不变呢?有多种方法,一种简单的方法是在样本的选择上,我们可以只选择中国学生。

  这种样本选择方法有如下好处:
  a. 我们可以使用比较简单的统计方法,统计方法越简单,就越稳定,越可靠。
  b. 在样本中包括中美学生,可能导致遗漏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导致中美学生近视率差异的关键因素,而在样本中只选择中国学生,就回避了这个问题。

  简单说,比较做眼保健操的中国学生和不做眼保健操的中国学生的近视率的差别,才能判断眼保健操对降低近视率是否有作用,或者说,眼保健操和近视率是否相关。而比较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因为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在影响近视率的其他可能因素方面差异太大,就不适合作为比较的对象了。

  简单说,当我们判断一个因素x1对另一个因素y的影响时,必须在保持其他影响因素(x2、x3、x4 ……)不变的前提下进行研究。当然保持其他因素不变并不总是通过选择样本实现的,更常用的方法是通过统计学中的控制变量来进行,就不细谈了。

  回到我们的历史研究,有人说西方没有儒家,中国有儒家,所以儒家是中国近代落后西方的原因。这种说法直接违反了我们上面探讨的统计学原则。中国和西方有很多不同,如果要确定儒家是落后的原因,从统计学的角度要比较的是,没有儒家的中国和有儒家的中国,而非没有儒家的西方和有儒家的中国。

  笔者要强调的是,认为西方没有儒家,中国有儒家,所以儒家是中国近代落后西方的原因,这种简单的逻辑是有问题的,是不符合统计学(自然科学)原则的,当然社会科学研究往往不能象自然科学研究那么严密,这个必须承认,但既然不严密,就不要对自己的观点那么自信,因为这个观点很可能是错误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有儒家,中国近代落后于西方,但是近代除了西方所有的国家都落后于西方,他们大多没有儒家。所以不管你有没有儒家,只要你不是西方国家,近代你都是要落后的。既然有没有儒家都要落后,你又怎么能断定儒家一定就是中国落后西方的原因呢?

  4、历史没有必然性,也不是完全偶然的。

  常常看到智者们对历史大发议论,说因为某某原因和某某原因,就必然产生某某结果。中国的衰落是必然的,王朝的灭亡也是必然的,西方的兴盛是必然的,种子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就注定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详细探讨见笔者的《历史有必然性吗?》一文,在这里只是简单地说明一下。

  什么叫必然性?必然性就是在未来100% 可能发生的事情。

  什么叫已发生性?已发生性就是在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

  必然性和已发生性,前者是从一个时间点向未来看,后者是从一个时间点向过去看,二者有本质的区别。

  我们再拿现实生活举个例子。比如现在是中午了,我要去吃饭了,那么我是吃牛肉面,还是吃鱼香肉丝盖饭,还是吃别的,有没有必然性呢?当然没有。应该说,我午饭吃什么?有许多种可能,有吃牛肉面的可能,有吃鱼香肉丝盖饭的可能,有吃三鲜盖饭的可能。然后我走到餐厅,点了午饭,我选择了吃鱼香肉丝盖饭,然后鱼香肉丝吃到肚子里了。这就是在许多种可能中,有一种可能成为了实现。什么是实现?就是实际发生的可能。

  那么在午饭之后,我们再来看,我吃鱼香肉丝盖饭是必然的吗?有朋友可能会说,都已经吃了,当然是必然的了。这不是必然,而是已经发生了。必然是对将来的预测,而不是对过去的描述。

  在现实生活中,一件事物的发展总是有着多种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一种可能成为实现。这才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从来不存在特殊的某个可能,必然实现。

  回到我们的历史研究中来,比如说,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吗?

  我们把明朝的灭亡作为一个历史事件,来研究其可能性。

  先给出公式:明朝灭亡的可能性= f(天灾、用人不当、脆弱的财税制度等)。也就是说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受天灾、用人因素、脆弱的财税制度等因素的影响。

  然后如图4所示:

  我们取明朝较兴旺的任一时间点为时间的起始点。在这点,明朝的灭亡的可能性是较小的,但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是0%。因为任何朝代,不论看起来多么兴旺,突然灭亡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退一万步说,要是外星人突然毁灭地球呢?各种历史事件的发生(天灾、各项用人决策、各项财税政策等等)让明朝灭亡的可能性(概率)不断上下波动,直到明朝灭亡这一事件最终发生。但在这一事件发生之前,明朝灭亡的概率始终有下降的可能。比如,如果崇祯皇帝最后决定跑到南方去,让李自成在北京和满清死磕,事情还大有可为。崇祯手握正统之名和大半江山、财税,只要训练出或者收编一只强军,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其实还是挺小的。导致明朝灭亡的最重要原因其实是崇祯留在北京和最终自杀的决定。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明朝的灭亡不是必然的。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受很多因素影响。有的因素增加明朝灭亡的可能性,有的因素减少其可能性。而在任一时刻,明朝灭亡的总的可能性是这些因素的影响效果之和。

  实际上,在明朝灭亡之前,如果有一些因素导致其灭亡的可能性下降,明朝就不会灭亡。

  历史没有必然性,而是在无数种可能和无数个选择中走出的一条路,这条路并不是必然的和事先确定的。对着已经发生的事情谈必然性,实质上是在论证现实的合理性,大多是有利益诉求的。

  既然历史没有必然性,那么所有基于历史必然性的理论都是忽悠人的。

  5、因为不可能对历史进行重复实验,所以分析出的原因只能是可能原因,我们并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原因。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需要提出问题,分析原因,然后对症下药,最后解决问题。

  比如我们有一台电脑出了故障,显示器不亮了,我们把电脑拿到电脑城去修理。然后维修人员看了一下,说可能是内存条原因,或者显卡原因,也可能是主板原因。这些都是可能的原因,而非最终的原因。怎么找到最终的原因呢?就要把电脑拆开,先重新插拔一下内存,然后启动电脑,看看问题解决了没有。如果问题没有解决,就换条内存,再试一次,直到把问题解决。这就是一个重复实验的过程。我们先列出所有可能导致问题或症状的可能原因,然后逐一改变这些原因,然后看问题是否解决。如果最后发现,在改变了其中一个原因之后,问题确实得到解决,而改变其他原因不能解决问题,这就说明,前者就是导致问题的真实原因。

  回到我们的历史研究上来,智者们常常声称土地兼并是中国古代朝代灭亡的原因。土地兼并当然是古代朝代灭亡的可能原因,但是不是真实的原因呢?我们并不知道,因为历史不可能重来一次,我们不可能回到古代,采取政策消除土地兼并,同时保持其他因素不变,然后看最终王朝是否灭亡。所以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土地兼并是否是导致朝代灭亡的真实原因。

  这并不是说,对朝代的灭亡进行分析,然后找出种种可能原因,这件事没有意义。找出各种可能原因,然后对这些可能原因进行预防,确实可能会减少政权覆灭的可能性。我们反对的是,对历史的一种轻率的和武断的态度,我们要采取的应该是一种谨慎的、怀疑的态度:这些原因只是可能原因,我们并不知道它们是否真实原因。

  6、科学是对世界的当前认识,以后必然改变,科学的态度就是对当前所有理论的怀疑态度。

  我们常常听到人们说,对历史研究要有科学的态度。那么什么是科学的态度呢?

  先看什么是科学?有关科学的详细描述,笔者会单独写文章。在这里只是简单地谈一下。

  什么是科学?科学就是我们对世界的当前认识,如果说确切点,还包括当前对世界的认识方法,但对世界的认识方式也可以归入对世界的当前认识里。

  既然是当前认识,以后必然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会更深入,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方法会更有效。简单说,我们会用更好的理论去解释这个世界。而更好的理论可能是现有理论的升级版本,也可能是推翻了现有理论而建立的。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对世界的认识可能在未来被证明是不准确的,甚至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我们生活在现在,不是生活在将来,我们只能基于我们现在对世界的认识做出决策,而不能基于未来对世界的认识做出决策。那么我们对现有理论,或者说对现在对世界的认识,应该是什么态度呢?就是怀疑并使用。

  简单说,科学的态度就是怀疑并使用的态度。

  面对现有的历史理论,我们同样要怀疑并使用。而对于历史研究者来说,永远要努力升级现有理论,或者打造新的理论,目的是更好的解释过去,指导现在,指引未来。

  为什么要写这一点?因为我看到太多人把科学理论当真理的。既然是科学理论,就是我们对世界的当前认识,以后必然会改变,自然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在认识了上述的科学原则和逻辑范式后,我们再看前面列出的智者们的观点,我们会发现他们的观点都通不过这些原则和范式的检验,或者说存在严重违反科学原则和逻辑范式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他们会犯这些错误呢?因为他们不懂。

  我们再看看这6条科学原则和逻辑范式。

  第一条是写理科学术论文时必须使用的基本逻辑,是研究导向的理科专业的内容。
  第二条是统计学和计量经济学的相关内容。
  第三条是统计学中的线性回归的相关内容。
  第四条是概率论中的随机变量的相关内容。
  第五条是研究导向的理科专业的内容。
  第六条同样是研究导向的理科专业的内容,还要加上自己的思考。

  智者们是不懂这些的,其实在智者们看来,科学就是西方某种正确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只要是西方的东西都是正确的,只要是中国的东西都是错误的。

  对于智者们的幼儿园逻辑,我们的一个总的批驳是,直到明朝末年,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只在明朝灭亡之后,西方才超过中国,详细探讨见笔者的《中国文明衰落的原因》一文。

  然后我们挑几条来做简单的批驳。

  (1)西方是靠重商主义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抑商。
  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的商业远比西方发达。

  (2)西方有基督教,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没有基督教。
  公元1世纪以后,基督教开始在罗马帝国广泛传播。在这之后的近两千年里,中国大多数时间比西方更先进,更文明。

  (3)西方是靠发展科学技术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传统鄙视科学技术。
  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的科学技术远比西方发达。

  (4)西方是靠开放贸易发展起来的,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闭关锁国。
  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国际贸易。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朝代都是非常开放的,闭关锁国只是清朝特有的历史现象。

  (5)中国有汉字,西方没有,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的汉字。
  在使用汉字的大多数历史时间里,中国远比西方先进和文明。

  (6)中国和西方的文化不同,所以中国落后西方是因为中国文化不如西方文化。
  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远比西方先进和文明。

  正确的就是正确的,错误的就是错误的,不论现在的人们如何去想象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高尚道德和良好动机,他们的大多数观点是错误的,而在他们的观点指导或影响下的中国,最近100年来走得踉踉跄跄就太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