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创新

  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用稍微不同的方法做事情,获得稍微好一些的结果。所谓不同的方法,主要是相对于其他人的方法,也可以是相对于自己以前的方法。

  创新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主要是因为,要完全和别人做的一模一样是不容易的。稍微不守点规矩,按自己的想法来,其实很容易。虽然不一定每次都能取得好一些的结果,但怎么说也算一次创新的尝试吧。

  关于创新,一个常见的问题是,中国在历史上有很多创新,但是为什么在近300年来创新很少?我们也可以问一个相似的问题,西方在中世纪创新不多,但在近现代出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创新浪潮,这又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每个文明有它的时代,当一个文明是一个时代的领先文明时,这个文明自然是这段时期创新的领导者。例如,从古代到明末,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当然也是这段时期创新的领导者或领导者之一。但当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就没有什么创新了。而在同时期,欧洲从中世纪的泥沼中挣脱,崛起成为世界领先的文明,自然也成为创新的新的领导者。

  以后也许西方文明会持续辉煌,也许中国会再次成为领先文明,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外星人降临)有新的领先文明的出现,但领先文明必然是它所在的时代的创新的领导者。

  每个人都有创新的能力或者说潜力,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发挥出这种能力。为什么呢?有两种原因。

  一是不需要创新。在现实生活中,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创新的。社会上95%以上的工作要求严格地遵守规程,不能随心所欲,自己乱来。比如银行等金融行业,又比如会计类工作。在严格遵守规程这方面,中国人真的需要向西方人学习。很多西方人可以一丝不苟,长期严格地按照规矩来,中国人有时还是比较散漫的。

  二是没有创新的环境。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想在科学领域做出创新,必须先接受教育。如果一个国家没有高水平的教育体系,就不可能有持续的科学创新。此外,还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垄断等问题,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足阻碍创新,但知识产权的垄断同样阻碍创新。创新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在这里不细说了。

  既然人人都有创新能力,那么重点就在于发挥创新能力,具体做出创新,也就是说,要有创新的经验或证明。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的创新能力和水平已经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得到充分的证明。近代创新的缺乏只是因为儒家社会的灭亡导致创新环境的失去。解决方案就是重建和不断改进创新的环境。当创新的环境回来后,中国再次成为创新的领导者只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

  对于中国人的创新,简单谈两点优势和一点障碍。

  第一点优势是,中国人因为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普遍思想比较复杂,也就是说,想得比较多。而西方的普罗大众是非常淳朴的,想法很简单(当然西方的精英可不是白给的)。想得多是非常有利于创新的。如果能够打造一个适合的创新环境,中国人人都可以成为创新家。

  第二点优势是中文。人脑分左半球和右半球(或称左脑和右脑),一般认为,左半球负责重复性的工作,右半球负责模式识别及创造性的工作。汉字是图像文字,对汉字的识别是由右脑来完成的。也就是说,对汉字的学习和使用,是锻炼右脑的。我想,这有助于增强创新的潜力。

  当然我相信西方也有基于西方历史和传统的、在创新方面的优势。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别人有别人的优势。我们发挥我们的优势,别人发挥别人的优势,这很正常。肯定自己,不等于否定别人。自己的优势要保持和发扬,别人的优势要学习。如果自己的优势和别人的优势只能二选一,选择自己的优势。因为我们的目的是成为更好的自己,而不是成为别人。

  中国创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就是外语(主要指英语)。

  现在所有最尖端的科学技术知识,大都是英文的。如果你不懂英文,你没法读最新的学术期刊,没法发表文章。但是学英语是100%的技术活,主要由左脑负责的,全靠多读多说,完全不涉及创新。英语障碍的存在导致两个不良后果,一个就是过滤掉左脑不太发达而右脑非常发达的一批非常有创新潜力的人,另外一个就是大大减少了少年天才在中国出现的可能性。在中国,能够在少年时代就能把英语学好的人是极少的。少年们很忙的,忙着学习(不学不行),忙着玩(不玩不爽)。玩是有助于创新的,而学外语本身对创新没有什么帮助。但是不会外语,就接触不到最尖端的知识,也就很难做出最尖端的东西。

  那么如何克服这个障碍呢?明朝的徐光启说得很清楚:“欲求超胜,必先会通。会通之前,必先翻译。”我们应该系统地把所有国外的学术著作和学术期刊都翻译成中文,目标是让一个完全不懂外语的人都有机会成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徐光启说出这句话后400年过去了,这件事真的是应该做了。

  最后一个问题谈谈现在,西方媒体喋喋不休地说“中国人不能创新”?这个问题如何分析?如何应对?

  首先对这个问题,我们的思路要清晰,逻辑要清楚。西方近300多年一切理论的核心就是“西方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是唯一可能导致成功的道路”。中国作为一个异类,在某些方面(如经济方面)获得了成功,对西方现有理论体系的核心造成了威胁。所以他们是不能接受中国的成功的,必然要说你坏话。说坏话的目的是让你的成功不能成为公众认可的成功,这样就不会有人仿效你的道路了。

  “中国人不能创新”其实和“中国经济每年都崩溃”是一个类型的宣传。其实如果谈创新的多少还可以谈谈,中国现在的创新数量和水平和美国相比还是差得很远,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说中国人完全没有创新,就太绝对了。如果关注中国的科技动态和学术动态,就会知道,中国的创新越来越多,水平也越来越高。即使是在六十年代,中国的科学家也在世界上第一次人工合成了蛋白质(结晶牛胰岛素),现在的条件比当年好太多了,创新也自然多很多。

  如果我们自己思路清晰,就不会因为西方的宣传而纠结了。西方的宣传就会变成单纯对西方民众的宣传了。如果大家还是觉得因为这个谎言而没有面子,就做几个英文的懒人包吧,就是长微博类型的图片,列出中国的科技成就,看到西方重复这个谎言,就把图片一贴,西方媒体的谎言就很容易被戳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