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逆向民族主义

1、什么是逆向民族主义?

  什么是逆向民族主义?逆向民族主义就是对中国的一切历史和传统都从负面进行解释的观点体系或者说意识形态,也可以把逆向民族主义理解成彻底反传统。而拥有逆向民族主义思想的人可称为逆向民族主义者。

2、逆向民族主义的产生

  逆向民族主义是如何产生的呢?它是在100年前的新文化运动时期产生的。

  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中国的历史。中国是人类文明的四大起源地之一,是从古代到明朝末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是历史大多数时间里国力最强的国家。但人类历史上没有千秋万代的文明,在经历了长久的辉煌之后,中国文明也走向了衰落。

  当中国的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之后,中国进入了清朝的官僚社会。清朝虽然采用了明朝的官僚体制来管理国家,但清朝的皇帝是不受儒家行为规范制约的。在儒家社会里,儒家行为规范是最高的原则,是约束从皇帝到士大夫所有人的规则。而士大夫是儒家行为规范的制定者、解释者和评判者。而在官僚社会里,一切都由皇帝决定,官僚只能执行皇帝的决定。

  清朝是中国文明和中国文化衰落的朝代,特别在清朝末期,衰败之气随处可见。而清朝和西方相比,其差距是以万里计的。

  在晚清,中国要改变成为大家的共识,而中国要改成什么样子呢?要向西方学习,变成西方那样。这也基本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

  要如何改变呢?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提出,只有彻底地否定中国的传统,才可能向西方学习。也就是说,把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作为向西方学习的前提。

  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想法的呢?原因很简单,他们把满清当作中国的所有历史和传统的代表了。简单说,他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

  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观点呢?因为满清虽然是官僚社会,但被自我宣传为儒家社会,而且是最完美的儒家社会。为什么是最完美呢?因为没有党争,皇帝个个勤政,大臣个个忠心,君臣相互信任,还不够完美吗?但是清朝和西方相比的衰败落后,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的。既然最完美的儒家社会都是这个样子,那中国历史上的儒家社会还有什么可以留恋吗?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有什么错呢?

  我们现在知道,用满清作为中国历史上儒家社会的代表是大错特错了。因为满清根本就不是儒家社会,而是官僚社会。皇帝个个勤政,谁说的,是皇帝自己说的,到底勤不勤政谁知道?我们只知道,在清朝别说去说皇帝的坏话,说好话没说到点子上都有被杀头的危险,自然是皇帝想听什么就说什么了。为什么没有党争?在儒家社会里党争既是政治资源之争,权力制约之争,也是政治路线和治国方略之争。但在清朝的官僚社会里,官僚都是皇帝的单纯的执行者,什么政治路线,什么治国方略,这是皇帝决定的事情,你们有什么可争的?皇帝提拔谁,是皇帝的决定,其他人谁有意见?谁敢有意见?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有党争。

  简而言之,在儒家社会,皇帝有最终的决策权(治统),士大夫有话语权(道统),是儒家行为规范的制定者、解释者和评判者,也是对皇帝的评价者。而在清朝官僚社会,一切权利归于皇帝一人,而官僚是单纯的皇帝的执行者。所以在儒家社会,皇帝和士大夫之间总是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吵吵闹闹,而在清朝官僚社会,皇帝有权利,官僚只有执行皇帝命令的权利,而没有质疑皇帝的权利,皇帝和官僚之间没有任何权利冲突。皇帝给官僚的,官僚可以要,皇帝没有给的,官僚不能自己要求,皇帝和官僚之间也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因此清朝的皇帝和官僚相处非常和谐融洽。

  满清的腐朽落后,是很多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亲眼见到的事实,他们的批判如果特指满清,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但是当他们以满清代中国,把满清当作最完美的儒家社会后,就得到了只有彻底地否定中国的传统,才可能向西方学习的结论。

  那么为了向西方学习,就必须疯狂地批判中国的传统,而且这件事情也比较容易做。如果说,如何向西方学习,如何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西方式的国家,是一件复杂而困难的事情,有时还需要冒着生命的危险,骂祖宗就容易多了,只要有一支笔就可以了,你甚至不需要太了解自己的祖先。就好像骂街,我们需要很了解被骂的对象吗?只需要把污言秽语排列组合,想想怎么骂得艺术就可以了。

  当智者们在酣畅淋漓地大骂祖先和传统之后,发现他们所期望的改变并没有在中国发生或者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的方式发生,他们就认为仍然是中国的传统挡了道,是传统的遗毒没有清除干净,那么怎么办呢?更加用力的骂祖宗呗,至于效果当然是没有的。

  新房子盖不起来,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大家没有掌握盖房子的技能,或者没有找到可行的盖房子的方案,但智者们总是认为这是因为旧房子没有烧干净,于是他们在旧房子的废墟上一遍遍地放起火来,期望新房子在火光中神奇地出现,就象卖火柴的小女孩对烤鹅的期盼一样,那真只能在天堂出现了。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很多都是逆向民族主义者(彻底反传统者),他们的核心观点就是把继承和发展传统与向西方学习对立起来。他们对于如何在中国建立西方式的秩序似乎没有太多可行的思路,但是对于骂祖宗则很有心得。我在阅读逆向民族主义的著作时(这类著作太多,有时想不看都不行),常常仿佛看到黑色的怨气从纸面上翻腾起来,化作一个怪兽的模样,向着祖先怒吼,真可悲。

  问题是,我们真的需要否定自己的传统去向西方学习吗?古人云,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向优秀的人学习难道不是中国的传统吗?难道我们不能既向西方学习优秀的、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同时保留自己传统中优秀的、有用的东西吗?为什么在向别人学习之前要先否定自己,先在精神上杀死自己呢?

3、逆向民族主义的三个高潮期

  近100年来,逆向民族主义有三个高潮期。

  第一个是新文化运动,智者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中国的一切传统都不可救药,为了向西方学习,必须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也只有在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之后,才能向西方学习。

  第二个高潮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主要是批判传统和批判儒家。文化大革命本质上是一场权术斗争,是为了打倒一批人,扶起一批人,同时还间杂着一些人的狂想。

  第三个高潮是改革开放后的某个时期,以《河殇》为代表,他们的观点和新文化运动时期一样,认为只有彻底否定、批判中国的传统,才可能向西方学习。

4、逆向民族主义的思想根源

  逆向民族主义作为一种观点体系,它的理论依据来自何处呢?

  (1)西方的民主唯一正确论

  西方中心论的民主和专制划分,也可以称为民主唯一正确论。西方中心论者认为政治制度只分为民主和专制两种,不民主,即专制。民主是唯一正确的制度,而专制则是错误的制度。在历史上,只有西方有民主,其他地方都是专制,中国当然也是专制了。民主是正确的,专制不正确,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就天然不正确。如果想在中国实行民主,就必须先批判专制,也就是批判中国的传统。

  首先必须承认,在当今世界上,不论是西方的普世价值中的民主,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民主,民主都是公认的普遍接受的价值观。不论是西方的选举民主制度,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民当家作主,民主制度都是公认的最好的制度,质疑这一点是非常奇怪的。

  但是历史上的民主唯一正确论存在以下问题。

  a. 当前的生产关系适应当前的生产力水平,民主制度适应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但很难想象现有的民主制度会永远适应生产力水平的变化。

  我们知道,人类社会的基本要素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两者中,生产力是决定因素。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发展,生产关系也不断升级换代。对于不同的生产力水平,就有不同的生产关系与之相适应。原始社会有原始社会的生产关系,部落社会有部落社会的生产关系,封建社会有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社会有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发展,当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的社会形态,比如不再以资本作为社会活动的媒介,而是以知识作为社会活动的媒介时,人类会有更先进的生产关系。

  民主制度是生产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民主唯一正确论,把人类历史分为黑白分明的两部分,前期是黑暗的专制的,后期是光明的民主的。而且现在是民主,以后永远是民主。这种划分方法没有考虑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渐进发展而导致的生产关系的渐进发展,是有问题的。很难想象,在1万年后,人类社会仍然采用民主制度,考虑到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加速过程,到了1万年后,我们一定有比民主好得多的制度。

  这里质疑民主唯一正确论并不是反对民主,而是认为民主是我们时代最好的制度,当然也可以说是我们时代唯一正确的制度,但民主不是历史上唯一正确的制度,也不太可能是未来永远正确的制度。

  b. 领先文明必然有领先的制度,但只在最近300-400年,西方才是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也只在这一时期才有意义。

  任何制度的优越性必然体现在对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的促进作用上,吹捧西方在黑暗的中世纪的民主当然是可笑的。简单说,领先文明必然有最先进的制度。但历史告诉我们,从古代到明朝末年,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而在这段时期里,中国是处于儒家社会时期,这是否说明中国的儒家制度比西方的民主制度更先进呢?否认中国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比西方更先进的事实是没有意义的。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或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所谓民主,必须有民参与。而贵族民主或者贵族和教士的民主,只是小圈子里的游戏,可以说这是民主的雏形,或者无民参与的民主,但不是真正的民主。当人民或平民无法参与民主时,这种制度体现不出太大优越性,就很容易理解了。古罗马的奴隶主民主被帝制所代替,而罗马的最辉煌的时期不是罗马共和国时期,而是罗马五贤帝时期也就可以理解了。

  简而言之,从古代直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时期,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的儒家制度是优于当时西方的无民参与的民主的。当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之后,中国进入清朝官僚社会,中国文明急速衰落,而西方成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此后,或者通过革命(法国大革命),或者通过改良(英国),西方发展出了有民参与的真正的民主制度,这才是从那时直到现在的最好的制度。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儒家制度和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不同时代的最好的制度,用民主制度去批判儒家制度,完全是关公战秦琼。当然理论上大家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拿到实践中检验,谁也不能说服别人。但从中国这100年来的实践来看,对儒家的批判对中国的现实所产生的所谓“积极作用”是似是而非的,因为在儒家文化圈的其他国家和地区里,都没有出现这种极端的对儒家的批判,但从经济的发展速度和水平来看,大多国家和地区都比中国发展得好。

  实际上,儒家是中国传统的核心,把民主和儒家对立起来导致的客观结果就是,中国的传统和现实是割裂的,而传统造就了中国人。这种理论逻辑导致,中国人似乎支持民主就要先自我否定,这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十分纠结。通过笔者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儒家制度和西方民主制度是不同时代的最好制度,把儒家和民主对立起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当我们从思想上清除了反儒反传统的精神障碍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从儒家理论体系演化到全民民主或者说有民参与的民主,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

  中国的儒家社会是在明朝末年灭亡的,而儒家思想的最高发展阶段是明儒。我们需要从明儒搭一座桥到现代的全民民主,详细讨论见笔者的《从儒家到全民民主》一文,这里只是简单地说明一下。

  思想上,天心即民心。儒家对世界(由天、地、人组成)的最基本的认识是,天地无心,以人为心。就是说,天地本身没有偏好,以人的偏好为偏好,也就是说,天心即人心。何为人心?当然是大多数人的心,人心即民心。故天心即民心,违民心即违天心。还有比这更简洁、优美的描述吗?这就是最经典的儒家的观点,和民主有不同吗?

  实践上,士民合一。在古代,什么是士大夫?读书明理,以天下为己任,科举做官,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到了现代,教育普及之后,人人都可以读书明理,人人都可以以天下为己任。科举做官就是从政,现在不可能人人都去从政,但人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在古代,士大夫是话语权的所有者,是国家的实际管理者。在现代,士民合一,人人为士,自然人人平等,人人都有言论自由,人人都可以参与国家管理。什么是民主?从最抽象的角度看,不就是人人平等,自我管理吗?士民合一,人人为士,不就是人人平等,自我管理吗?至于未来,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人为士会发展为人人为圣贤。何为圣贤?圣贤就是用思想突破极限的人,就是拥有充分思想自由的人。在人人为圣贤的时代,每个人都拥有充分的思想自由,每个人都能够自由地运用自己的思想去理解世界,去改造世界,去创造世界。

  从古代的“士农工商”,到现在的“士民合一、人人为士”,到未来的“人人为圣贤”,多么简洁、清晰和优美,我们还需要别的吗?

  新文化运动中的种种理论,无论说的多么天花乱坠,都不能解决中国的传统和现实割裂的问题,都不能消除中国人在学习西方时自我否定的痛苦。而笔者的理论从儒家搭了一条到现实的简洁而优美的桥梁,笔者的理论胜过新文化运动中的大多数理论,有任何疑问吗?

  (2)阶级学说

  其主要内容包括:

  a. 认为国家是统治阶级统治和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工具。
  b. 历史上的所有社会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社会,是非正义的。
  c. 必须通过暴力推翻统治阶级,建立多数人统治的社会。

  而中国历史上的所有社会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自然是非正义的,当然要批判。

  这种理论存在如下问题:

  a. 正如同西方中心论的民主专制划分,阶级学说也把社会分为两类,一类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社会,历史上所有的社会都属这类,另外一类是多数人统治的社会,是阶级论者设想的理想社会。阶级论者是以他们为人们提供的一个更好的选择,去否定历史上存在过的所有社会形态。但是他们所提供的更好的选择在实践中出了问题。

  他们提供的更好的社会形态是以计划经济为经济基础的,但计划经济已经被无可争议地证明失败了,在此经济基础上承载的上层建筑也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这更好的选择被实践证明并不现实后,基于这更好的选择对历史上所有国家的全盘否定在逻辑上就不通了。

  此外,在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下,现在所有国家都是少数人管理和决策的,区别只在于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制约力量的大小。如果大多数议题上都由多数人共同决定(如全民公投),决策的效率问题似乎很难解决。虽然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未来人们可能会找到多数人管理的更公平的社会制度,但现在肯定是做不到的。我们现在都做不到多数人管理国家,反而去苛责历史上的国家(包括中国),是非常不合理的。

  既然人类历史上所有国家和社会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即便在现在,所有国家也是少数人管理和决策的,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去否定中国历史上的所有朝代就明显不合理了。那么如何评价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呢?先纵比,比以前的历史要好,要是历史的进步;再横比,和同时代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比,要是当时的领先文明。通过这种比较方法,从古代直到明朝末年,中国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这已经足够好了。

  b. 阶级学说是一种纯粹的造反学说,如果能够有效使用阶级学说,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发动革命。但当一个组织通过阶级学说夺取政权之后,它就成为执政实体。而任何执政实体或许可以容许这种造反理论以理论形式存在,以提供改朝换代的合法性,但不会容忍任何人认真地应用阶级理论,并付诸实施。也就是说,阶级学说不可能成为任何稳定的国家或社会所真心施行的主流的意识形态。

  c. 阶级论者破坏了人民的名誉。阶级论者认为过去的历史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黑暗的历史,同时又说,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那么,人民群众创造了黑暗的历史?这是很可笑的。

  以阶级论者对中国历史的看法为例,阶级论者把过去所有的王侯将相(不论是明君还是昏君,不论是贤臣还是奸臣)一股脑地打倒在地,同时热情地讴歌当时的人民群众。可是这样被坏蛋们统治的人民真的了不起吗?就好像你说一个公司的老板无恶不作,声名狼藉,但是这个公司的员工很伟大,这个公司的员工怎么想?他们伟大的起来吗?

  3、逆向民族主义的相关利益集团

  逆向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思想流派,有其创立者、推动者、支持者和接受者。而人们之所以接受这种思想或者是由于相信它,或者是由于追求利益。这些人可以看成或紧密或松散的利益集团,笔者稍作分析。

  (1)西方中心论者

  如前面分析,西方中心论者相信西方中心论的民主和专制划分,认为中国有专制传统和专制文化,只有彻底地批判中国传统,才可能向西方学习。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是第一批西方中心论者,也是逆向民族主义思想的创立者。

  西方中心论者认为西方一直是人类文明的中心,西方的一切都是唯一正确的。他们没有认识到,从古代到明朝末年,中国才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而西方只是在中国衰落之后,才成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或者说人类文明的中心。关于西方中心论的错误,笔者已经谈了太多,在这里不再多说了。

  (2)满清吹捧者

  历史上中国是多族裔并存的世界领先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多数族裔是中国文明的创立者和主要建设者,没有多数族裔,当然就不会有中国文明。而少数族裔在和多数族裔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发展了对这个文明的认同,也成为这个文明的参与建设者。

  中国历史上存在两个历史的断层:
  a. 清代明,导致儒家社会的灭亡,中国文明走向衰落。
  b. 新文化运动,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让中国的传统成为静止的供批判的靶子,而非能够新陈代谢的活着的实践,让中国人成为世界上少有的没有传统的人。

  当民族思想和民族意识传入中国后,一些真正的了不起的人们,努力把民族概念作为凝聚力之源而非动乱和分裂之源,提出了中华民族的概念,在中华民族之下包含多个族裔。

  当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复制了苏联的民族政策,通过民族识别打造了56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实际上,这里的民族划分很多和一些族裔的自我认知是相矛盾的。有很多长期自我认知为多数族裔的人最后被迫接受组织决定,接受自己少数民族的政治身份。

  现在有些人采用各种方式去努力维护满清的名誉。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呢?可能有以下原因:
  a. 发达了就想修家谱,这是人之常情,特别是在有钱有资源的时候。
  b. 害怕被清算满清的历史责任,就把责任先推给另外一方。
  c. 任何人都希望从自己的祖先和传统中感受正能量,但在近100年来,反儒反传统是主流的思想意识形态,他们从作为中国人的身份中感受正能量有些困难,所以就想从自己的族裔和祖先建立的朝代上感受正能量。

  可是满清一朝,是中国文明衰落的朝代,没有任何新思想和新技术的创造。实际上在当时的西方人看来,清朝并不是西方人所长期仰慕的中国,而是一个野蛮人统治的国家。清朝就是想吹也没法吹,那么怎么办呢?既然没法让清朝好看,就想办法让清朝显得相对不那么难看。

  具体怎么做呢?主要有三种方法。

  a. 清代明,是中国文明衰落的转折点。为了避免人们认识到这一点,就要把中国文明衰落的转折点拼命往前推。清代明,明朝当然要全部否定掉。然而明朝前面是元朝,元朝是蒙古君主建立的朝代。在满清吹捧者看来,蒙古人是他们建立诋毁多数族裔的历史观的潜在盟友。如果把元朝否定掉了,就可能把潜在盟友推给了多数族裔,所以元朝不能否定。那么中国文明衰落的原点就定在明朝的第一位皇帝吧。

  于是乎,我们就看到了明朝专制说,说明朝的专制始于朱元璋废了宰相。诚然,大多数开国君主都具有相对独断专行的权威。明太祖朱元璋认为宰相乱政是元朝灭亡的重要原因,类似现在企业股东(皇帝)和高管(宰相)的利益不一致问题,所以取消宰相,以惊人的精力身兼皇帝和宰相两职。但是明朝有十二位皇帝,朱元璋只是第一位皇帝,还有其他的皇帝呢?永乐帝朱棣虽然也是马上君主,但是没有他父亲的精力和毅力,于是建立内阁,内阁实际承担的就是宰相的工作。然后,还有言官围攻皇帝呢?官员鼓励商人抗税呢?大礼仪呢?还有内阁首辅在皇帝面前说谁会相信10岁的小孩子是皇帝呢?如果明朝是专制的,这些如何解释呢?实际上,明朝是士大夫的力量逐步压倒皇权的朝代,也是中国历史上皇权最衰落的朝代。简而言之,明朝专制说是荒谬的,是有利益诉求的。它的利益诉求就是,把中国衰落的转折点推到明朝初年。

  还有一种说法,说西方在科学技术方面超过中国是在15世纪,也就是明朝初年。这种观点和明朝专制说很相似,就是把西方超过中国的的转折点尽量往前推。推到什么时候呢?郑和七下西洋的时候,谁也没有脸说西方比中国科技更先进,那就推到郑和下西洋之后的第二年吧,这个应该是最早了。这种说法当然也是荒谬的。

  科学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包含很多领域。如何说明一方在科学技术上超越另一方呢?必须是前者在大多数领域超过后者才行。在明朝前中期,欧洲才从中世纪的泥潭中挣扎出来,开始有了复兴的苗头,但是要立刻超过中国是不可能做到的,郑和时代的航海技术足以证明。在明朝后期,欧洲和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是并驾齐驱的。明朝后期的科学技术成就集中体现在宋应星的《天工开物》里。《天工开物》里展示了一百多种技术,如果要证明欧洲在科学技术上超过中国,就必须证明欧洲在这一百多种技术所代表的技术领域里有更先进的技术,很遗憾,并没有这种证据。

  b. 满清追捧者的第二种说法是,如果不是清代明,是明朝延续,或者建立了另外一个多数族裔的朝代,中国也必然衰落。例如他们说,工业革命不可能发生在中国,瓦特不可能是中国人,中国还是要被西方蹂躏,也许还不如清朝。

  首先,预测历史在某种假定情况下的演化,必须要有一个前提假设,就是历史的趋势得以延续,或者说,可以通过过去预测未来。如果你的前提是,历史中可能出现许多我们无法预料的对历史有重大影响的因素,那么历史的趋势就不太可能延续了,这样的历史是不可预测的。比如说,如果历史重来一次,外星人降临毁灭了地球,然后人类历史终结。如果容许出现这种不可预测的因素,预测历史就成为笑话了。在历史的趋势得以延续的前提下,中国已经是2000多年世界领先的文明和领先文明之一,当然还会是世界领先的文明之一。而作为当时世界领先的文明之一再加上300年时间,中国能取得何种成就,难以想象。这里只是简单地谈一下,详细讨论见另文。

  其次,历史没有必然性,工业革命不是历史的必然,瓦特是英国人也不是历史的必然,或者说,如果历史重来一次,不一定是英国人发明蒸汽机。如果明朝没有灭亡,中国和欧洲两个伟大的文明在科学技术方面以和平的方式继续频繁的交流,会擦出多少灵感的火花,人类文明近代的科学技术发展历程会完全不同,人类文明的进步也会快很多。所以说,明朝的灭亡既是中国文明的悲剧,也是人类文明的悲剧。

  c. 满清吹捧者还有一种简单的理论,就是否定中国的全部历史和传统,这样大家都一样黑了,而满清就黑得不明显了。

  如何否定中国的传统,反儒就可以了。因为儒家是中国传统的核心,是中国从古代到明朝末年的主流意识形态。只要反儒,自然否定中国的几乎全部历史和传统,自然否定多数族裔。对儒家的探讨是本书的重点之一,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满清吹捧者是逆向民族主义思想的推动者,但是要明确的是,他们推动的逆向民族主义是针对多数族裔的,对自己的族裔是从来不逆向的。更进一步的是,他们似乎已经化身为中国历史上所有少数族裔的代言人,不论这些少数族裔是否已经消亡,不论这些少数族裔在历史上曾经干过什么。简而言之,满清吹捧者永远选择站在多数族裔的对面。

  我们可以把满清吹捧者的逆向民族主义称为定向逆向民族主义,就是指针对多数族裔的逆向民族主义。

  满清吹捧者的定向逆向民族主义注定消亡,原因如下:

  a. 中国要成为一个精神上统一的国家,必须在各族裔之上构建认同。这种认同不可能是文化认同,只可能是文明认同,就是对中国文明的认同。而多数族裔是中国文明的主要创建者,你不可能在否定多数族裔的历史和传统的前提下构建文明认同。

  b. 不论现实有多少障碍,中国最终会成为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民主国家。而一个民主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必然是多数人民所愿意接受的。在中国,多数族裔代表90%的人民,否定多数族裔的历史和传统,就是否定90%的人民的历史和传统,这在民主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

  c. 在西方,对中国历史上的多数族裔建立的朝代是非常敬仰的,当他们看到中国古代的种种伟大的科技和经济成就,都是由衷的赞叹,而他们最欣赏的朝代就是明朝,因为对于明朝,当时的西方人去得多,了解多,记录多。而对于清朝来说,他们的观点也很明确,就是一个野蛮人的朝代。满清吹捧者是忽悠不到西方人的,因为他们的观点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d. 满清吹捧者只能利用中国特殊的政治环境和民族政策偷偷摸摸给大家洗脑。为什么说偷偷摸摸?因为他们不希望这成为焦点。例如,有位比较出名的满学家,提出了许多比较激进的吹捧满清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民间学者的不满。有个主流媒体就准备邀请这位满学家和其他学者辩论。而这位满学家表示,只有他个人认可的、有学术成就的专家才能和他辩论。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不希望这成为社会的热点,不希望人们开始思考清代明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历史的退步,因为他们的理论经不起推敲。他们只是利用自己的资源,在自己控制的平台上偷偷摸摸给公众洗脑,但最终结果只是收获一些睡觉时发出“阿哥”梦呓的脑残粉丝,没有什么意义。

  e. 互联网为人们提供了独立学习、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自由。很多人发现,要忽悠网民是太难了。大家都是明眼人,都知道满清吹捧者是哪些人,他们做了些什么事情,以及他们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历史上,满清统治者“宁亡中国,不亡大清”,就是宁愿拖着所有其他族裔一起死,也不愿意在中国复兴后接受历史的审判。而现代的满清吹捧者同样是“宁亡中国,不亡大清”,宁愿败坏整个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名誉,也不容许满清一个朝代没有名誉,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被清晰的记录在历史上。

  (3)忆苦思甜者

  必须承认,在近几十年里,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忆苦思甜者为了让这些成就感觉更甜,拼命诋毁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在他们看来,几千年来,中国的人民似乎生活在地狱里,而只有在近几十年里,人民才被从地狱里拯救出来。为此,人们要懂得感恩。对于那些似乎看起来不太感恩的人,他们就诅咒这些人活该生活在地狱里。

  忆苦思甜者非常热衷把现在的中国和中国历史上几个最黑暗的片段相比较,以昭显今日之伟大。他们同样非常热衷把中国和印度等现在发展明显不如中国的国家相比,还声称如果不是因为被拯救了,现在的中国连印度不如。

  忆苦思甜者总是找出种种理由,拒绝把中国和其他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和地区相比,拒绝把中国和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或者说儒家文化圈内的国家和地区相比。可是人们看到,难道这些国家和地区不是和中国更相似吗?难道不应该是比较的更好参照物吗?为什么要和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统一过、只是被英国统一了的、文化截然不同的印度相比呢?而当人们把中国和儒家文化圈里的所有国家和地区相比时,我们发现,我们是付出最多,获得最少,发展最一般的那个。

  某些忆苦思甜者还提出了一些惊世骇俗的理论,比如否定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而声称新中国建立了60年的工业文明。原来60年就可以建立文明了,什么时候文明变得如此廉价了呢?一口气就否定了自己五千年的文明,这是何等的妄自菲薄啊?又吹捧所谓60年的工业文明,这又是何等的妄自尊大啊?真是奇妙的组合。

  忆苦思甜者不过是在历史虚无主义基础上的为现实辩护者。历史不能重来一次,不论对近几十年的发展是否满意,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重新开始。但是我们要认清差距,努力工作,不要再自我吹捧了,我们还没有自我吹捧的资本。建立在抹黑自己的历史和精心选择比较对象基础上的自我吹捧是虚伪的,也是没有说服力的。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吹吹自己呢?就等到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平超过日本人的时候吧。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都比日本强,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也远超日本人。如果祖先都做得到,你做不到,请问是祖先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呢?不要再找借口了。更何况日本的经济发展已经停滞很多年了,他们也有他们似乎难以克服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都没有信心超过日本,那就说明我们的问题比日本还多。

  (4)被动接受者

  逆向民族主义是100年来中国主流的意识形态之一,而受到这种思想影响的大多数人都是被动接受者,也是受害者。

  在互联网的大多数论坛上,只要你一称赞中国的历史和传统,马上就会有人跳出来批判你,这些人并不都是上文提到的西方中心论者、满清吹捧者或者忆苦思甜者,很多都是被动的受害者。为什么批判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成为人们的本能呢?因为他们都被潜移默化地洗脑了。为什么会被洗脑?因为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针对自己的历史和传统的负面心理暗示。

  例如,现在的《高中历史》课本声称是文明史观,什么文明史观?不就是西方中心论吗?看看课本中如何评价西方的历史和传统的?如何评价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是如何用词的?学了这本书,高中学生们对中国和西方的历史和传统的态度当然会有不同。而在我们的生活中,通过微妙的用词来表达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厌恶,和对西方的历史和传统的欣赏和向往,这种现象无处不在,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如果不是足够敏感,同时有自己认真的思考,被或多或少洗脑也难怪了。

  逆向民族主义思想的被动接受者是笔者这本书的主要目标读者,本书的目的就是让这些纠结的、不自信的人们成为自信的意念通达的人。至于利益相关者是如何进行洗脑的,我们又应如何避免被洗脑,笔者会专门写文章,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5)阶级学说持有者

  阶级学说持有者在现在的中国是相对边缘化的一群人,原因如下:

  a. 阶级学说是造反学说,没有任何一个执政实体会容许这种学说被认真讨论和付诸实施。

  b. 阶级学说所设想的理想社会形态或者说解决方案被实践证明是失败的。虽然阶级学说持有者声称不是解决方案本身的问题,而是解决方案的实施问题或者说执行问题。但有谁还有勇气再让这些人再进行伟大的社会实验,重新实施原来的或改进的解决方案呢?

  c. 某些阶级学说持有者认为造反是天然正义的,向往一个人人能造反、随时能造反的社会。那么这种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呢?难道是前三十年中的十年特殊时期吗?很确定的是,除非心理有疾病的人,没有人愿意回到那个时期。

  阶级学说持有者是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他们看似坚定,但是人数不多。

5、逆向民族主义的表现

  逆向民族主义有两个主要表现,一个是骂祖宗,一个是骂人民。

  (1)骂祖宗

  逆向民族主义者认为中国有几千年黑暗的历史,对这段历史中的任何人和事自然都不会有任何尊敬。他们对中国的一切历史和传统都从负面的角度进行解释,在言辞中充满了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厌恶和不耐烦。

  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的祖先比别人的祖先强,我们不如别人,那么请问,是祖宗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呢?当然是我们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现在中国的改革进入深水区,遇到很大的困难,请问这些困难是因为利益呢?还是因为传统和文化呢?当然是因为利益。

  第三个问题是,骂祖宗有用吗?猛烈地批判死了几千年的人,对现实有任何帮助吗?批判祖先和传统,批判说不清楚的文化不仅对于解决现实问题没有一点帮助,而且把人们的焦点从寻找解决方案、解决现实问题上移开。

  更重要的是,祖先的名誉就是我们的名誉,如果我们承认我们的祖先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我们就理所当然是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贵族,我们就生而高贵。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的祖先创造了两千年黑暗的历史,我们就实际上成为人类文明历史中的贱民,连没有历史记录的野蛮人都不如,我们就生而卑贱。

  现实不过是历史的一瞬,而传统是长久历史的结晶,是中国的传统造就了中国人。对于中国人来说,选择何种历史观实际上就是选择我们的历史身份,辉煌的历史造就贵族,黑暗的历史造就贱民。尽管贵族可能有落魄的时候,但落魄的贵族也是贵族,只要自己努力,复兴家门一代就够了。贱民也可能有好时光,但发达的贱民叫做暴发户,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要从暴发户变成贵族,你先证明自己可以兴旺1000年再说吧。

  (2)骂人民

  逆向民族主义者在理论上承认人民的伟大,承认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但一旦具体到自己身边的人民群众,就称他们为“愚昧而麻木的人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称人民“勇于私斗,怯于公义”。他们从来没有在人民群众面前表现出谦卑和敬畏,而是盛气凌人。他们认为自己比人民更高明,只有对他们的高见俯首听从的人民才配称为人民,而对他们的高见似乎无动于衷的人民只配称为愚民。

  他们常用的术语有国民、国人、民族性等。或者是出于对现实的挫折感,比较极端的逆向民族主义者还创造了劣根性、奴性等词语。当他们使用这些词语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这种快感是从何而来呢?是因为“众人皆醉己独醒”,是因为“自我贬低卑微到了尘埃里,然后免疫一切伤害”,还是“自虐确实能够带来快感”?这是心理学需要讨论的问题。同时,当他们对中国人使用这些词语的时候,他们是否把自己包含在内呢?

  我只想问那些逆向民族主义者一个问题?你和人民,谁更高?

  人民的地位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既然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体和力量,难道面对人民不应该谦卑吗?就算你对某些问题有自己的见解,且不说你的见解很可能是错的,你不是应该恭敬地请人民评价和接纳你的观点吗?还是盛气凌人地教训人民,认为他们“愚昧而麻木”?

6、逆向民族主义造成的后果

  在新文化运动之后,逆向民族主义成为中国面对历史和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中国的现实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逆向民族主义的核心观点是,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

  而彻底否定中国的传统导致了一系列严重后果,我们称为彻底否定传统的八宗罪。

  a. 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变成单纯的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b. 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对中国的认同。
  c. 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的传统变成静止。
  d. 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e. 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中国的历史责任感。
  f. 彻底否定传统摧毁了礼仪之邦。
  g. 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人的概念变得模糊。
  h. 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人在精神上变得混乱。

  对这八宗罪,笔者会逐一写文章探讨。

7、逆向民族主义的未来

  逆向民族主义注定消亡,其原因如下:

  a. 逆向民族主义彻底否定传统,而彻底否定传统导致了上文所述的八宗罪。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历史理论,来给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一个公正的评价,这八宗罪是无解的。反过来说,当我们找到一个合理的历史理论,解开这八宗罪之时,传统得到公正评价,逆向民族主义自然消亡。

  b.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民族,每一群人都在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充满正能量的历史观,让自己能够更自信地面对历史、现实和将来。虽然有时有些国家的历史理论看起来很奇葩,但这些历史理论背后的利益诉求很清晰,要从历史和传统中找到自信,凝聚认同,共同面对现实和未来。而中国明明有着相对其他国家辉煌得多的历史,却发展出彻底负面的历史观,每时每刻向人民注入负能量,中国的历史观才是异类啊。而当新的充满正能量的历史观出现后,旧的负面的历史观必然被人们所抛弃。

  c. 互联网的出现给人们带来了独立学习、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自由。在互联网上,人们能够自由地选择学习的内容和学习的方式,能够自由地获取各方面的信息和知识,然后在这基础上思考和判断。人们更关注自己的想法,更少不假思索地接受其他人的想法。同样,在互联网陪伴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会重新思考自己的历史和传统,最终给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公正的评价。

  d.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统,都生活在传统中。中国也不可能例外,要么你继承和发展传统,要么你打造新传统。但在彻底否定原有传统的基础上打造新传统,是完全不可行的。如何能够绕过原有的传统包含的所有东西,去创建一套全新的传统呢?如何让人们接受新的传统呢?无解。唯一的选择就是继承和发展传统,而继承传统必然需要先给传统一个公正的评价,历史也在等待这种评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