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种族主义

  1、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

  首先明确几个概念。

  什么是种族?种族就是按照血缘划分的人群。

  什么是种族主义?种族主义就是认为自己的种族高于其他种族的思想。

  血缘和血统有什么不同?血缘强调的是一种联系,血统强调的是一种传承、一种身份,在不同场合下使用不同的词。

  种族和民族有什么不同?种族是按照血缘进行划分的,民族可以按照血缘、文化等标准进行划分。但民族在特指血缘时,也会和种族进行混用。

  种族主义起源于西方。在欧洲封建社会,贵族认为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来自自己的血统,贵族血统比平民血统更高贵,有贵族血统就统治,没有贵族血统就被统治。

  近400年来,西方征服和统治了世界,西方学者就把这套血统学说推广到全世界,建立了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这种统治秩序的核心理念是,西方人(白种人)天生是强者,所以应该统治其他人。而在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中,不同种族的位置是不相同的。

  图1展示了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在图1中,每个圆圈都是一个利益集团,内层的利益集团统治外层的利益集团。这既是一个利益集团合作统治的秩序,也是一个利益集团相互竞争的秩序。同时,这也展示了各种族间的亲疏关系。

  在这种统治秩序的最核心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主要是美国人和英国人,还包括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

  外层是法兰西人,是法国的主体民族。

  更外层是德意志人,是德国和奥地利的主体民族,一般认为是古代日耳曼人的直系后裔。严格意义上讲,欧洲很多民族或种族都是古代日耳曼人的后裔,但很多民族都分化为独立的民族了,现在日耳曼人的主要代表就是德国人了。

  更外层是其他西欧和中欧人。

  更外层是东欧人,很多是斯拉夫人。

  更外层是俄罗斯人,主要是斯拉夫人,西方认为俄罗斯人不是西方人,但中国人认为他们都是西方人。

  然后是拉美人和黑人。

  最外层是亚洲人,包括华人,还有各地的土著居民。

  看懂了这个秩序,现实政治中很多问题的原因就一目了然了。

  为什么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要合作起来监控世界(五只眼情报联盟),以及相互监控民众?因为他们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建立的国家,他们要合作维护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世界的统治。

  为什么英美媒体经常对法国人冷嘲热讽?因为要维持盎格鲁-撒克逊人在西方阵营中的领导地位,历史上法兰西人对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领导地位是有过挑战和威胁的(拿破仑时代)。

  为什么英美国家时不时拍个二战影片敲打一下德国人?因为德国人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挑战过盎格鲁-撒克逊人,对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统治有威胁。

  当然种族并不是西方政治的唯一决定因素,还有很多现实的政治因素,决定谁是西方的朋友,谁是西方的敌人?谁是西方统治世界的合作伙伴,谁是西方统治世界的威胁?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是英美的盟友,日本是英美的敌人,而现在,日本是英美的盟友,俄罗斯是西方的敌人,这就不能完全用种族来解释了。但是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确实能够解释现实政治中的很多问题,特别是西方媒体的种族立场和种族倾向的问题。

  为什么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如此诚恳地乞求成为西方的一部分,但西方只是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永远地削弱俄罗斯?当俄罗斯已经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后,西方人还露骨地说,如果俄罗斯想成为西方的一部分,必须分裂成三个国家。为什么西方要这么做呢?因为俄罗斯人(斯拉夫人)曾经对西方人(英美人)的统治造成威胁,西方要永远地消除这个威胁。

  西方秩序的本质是基于利益的,而种族是划分利益集团的一种方式。在按照种族和国家划分的利益集团的博弈中,西方人可以说是机械的利益主义者,是不讲任何感情的。在俄罗斯成为西方的强大的朋友和弱小的敌人之间,西方选择了后者。你们真的相信休克疗法是经济学家的错误吗?

  俄罗斯确实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再具有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潜力。也许对于西方来说,这还是合算的,因为一个强大的朋友是不可控的,朋友随时都可能成为敌人,而弱小的敌人也随时可能成为弱小的朋友。在俄罗斯国内,还是有很强大的认同西方的思想和势力的。也很难想象俄罗斯的领导人会永远象普金这么强硬,如果领导人换了,俄罗斯的政治路线换了,俄罗斯和西方达成妥协是完全有可能的。

  为什么西方不遗余力地打压中国?首先是意识形态的原因,其次是中国的实力对西方的统治造成了威胁,再次是在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里,中国人是位于最外层的,中国的复兴会动摇西方的整个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

  2、西方的宗教秩序

  我们可以按照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的形式,也理出西方的宗教秩序来。因为宗教的传播基本是不受种族、民族和国家限制的,任何人都可以选择信仰某一种宗教,所以宗教的秩序并不是统治秩序,但宗教的秩序可以很好的解释西方对各种宗教的不同亲疏态度。

   

  从最内层开始,先是“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的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

  然后外层是伊斯兰教,和上述三教都属亚伯拉罕系宗教。

  然后外层是印度教和佛教。

  最外层是无神论。

  在现实中,我们会发现西方媒体在内层宗教和外层宗教的信徒发生冲突时,永远支持内层宗教的信徒。

  为什么英美媒体常常嘲笑天主教神职人员的不检点行为?打击天主教就是维护新教。

  西方媒体在天主教和东正教之间支持谁?当然是天主教。

  在印度,当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发生宗教冲突时,西方支持穆斯林。在缅甸,当佛教徒和穆斯林发生冲突时,西方支持穆斯林。当然,在这两起事件中,是非很清楚,穆斯林确实是受害方。但西方媒体对穆斯林的支持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伊斯兰教和西方宗教的关系更密切。

  至于在西方的想象中的宗教信徒和无神论者的冲突,西方会支持谁还用问吗?

  3、维护统治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

  西方的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和西方所宣传的普世价值是冲突的,所以前者是潜规则,是不能明示的。但是为了维护这种统治秩序,或者说减少统治的阻力,必须让人们在潜意识里接受这种秩序。

  简单说,统治是一种权力,而权力来自他人的服从,如何让他人自觉地服从统治呢?靠媒体的宣传,也可以说洗脑。

  西方媒体在种族问题上的核心观点就是西方是强者,白人是强者,而强者自当统治。

  第7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大撞车》(crash)对这一点做出了最形象的展示。《大撞车》反映了美国社会的种族冲突现象。片子中的白人不论是施暴还是行善,始终处于强势地位。白人警察A对黑人导演的妻子进行性骚扰,是处在强势地位的施暴,但在此后当这位黑人女性出了车祸,白人警察A又把她拖出了燃烧的汽车,是处在强势地位的行善。另外一位白人警察B因为搜查枪支而误杀了一位黑人,最后毁尸焚车灭迹,还是处于强势地位的施暴。而黑人则处于弱势地位,片中的黑人只在非常特殊的场合下,面对白人处于相对强势。白人警察A的父亲被慢性病痛折磨,但在美国只要不是急症,常常需要等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看到医生,白人警察A就去请求一位黑人女医生,希望他父亲的预约能够提前些,遭到了黑人医生的拒绝。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白人警察A才在电影的开头有意找黑人的茬,对黑人女性进行性骚扰。你看,白人干坏事都是有原因的,原因大家都还可以理解。白人总是强势,黑人总是弱势,黑人也憋屈,那怎么办?给个更弱让黑人也心情舒爽一下。在片子的最后,华人出现,一些偷渡的华人到了美国本来要被蛇头贩卖的,但一位黑人出于道德,就开车把这些华人送到了唐人街,让他们去餐馆打黑工,安顿下来。你看,面对白人很憋屈的黑人,以强者的身份帮助了弱者华人。强者帮助弱者当然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最后这位黑人也舒缓了郁闷的心情,放声大笑。

  在这个影片里清楚地显示了美国的种族阶层,白人是强者、领导者、统治者、拯救者,有时还是施暴者,而黑人则是弱者、被领导者、被统治者、被拯救者和受害者。但黑人面对华人,则黑人成为强者,而华人成为弱者。

  此外,在大多数西方的影片里,白人做坏事总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都是大家能够接受的,而华人做坏事要么是道德败坏,要么就完全不解释,莫名其妙。白人做坏事,常常显得很酷,而华人做坏事,常常显得很没品。其实这些都是宣传。

  在西方媒体的宣传里,这种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无处不在。而沉浸在这种意识形态中,被这种意识形态潜移默化的西方民众,一部分人有优越感就很正常了。虽然西方的种族平等的美好理念和西方的法律制度是制约种族歧视行为的强大力量,但媒体的种族主义立场是培育或浅或深成色的种族主义者的土壤,土壤不除,种族主义的优越感就始终存在,时不时出些种族主义事件或冲突就是在所难免了。

  还有西方常说的刻板印象,刻板印象从哪里来?还不是从西方媒体的宣传里来。刻板印象实际上就是一种种族主义,还记得西方社会里华人的刻板印象吗?华人的刻板印象并非是西方无意造成的,而是有意塑造的。在西方的历史观和世界观里,不同的种族都具有特定的位置和相对应的形象。

  现在大家清楚为什么只有宣传中国落后、野蛮、受苦的影片才能在西方获得认可了吧,而宣传中国的任何进步的影片西方认为要么是中国政府的宣传,要么是民族主义的宣传,因为在西方的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里,中国人或者说华人是弱者的形象,只有强化这种弱者形象的影片才能被接受、被使用,而中国人作为强者的形象就不是西方所需要的了。

  4、如何应对

  西方的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当然不是公正的秩序,而西方媒体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当然也不是符合道德的价值观。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首先,我们要看清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的本质,自己心里要清楚是什么回事,不能糊里糊涂的,甚至在西方的种族主义宣传下妄自菲薄。

  其次,我们要清楚,这种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是不可能长久的,有四个原因:

  a. 这种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是不能明示的,是潜规则,如果所有人都看清了这种不公正的秩序,这种秩序就必然受到极大的削弱。

  b. 种族问题对西方社会的稳定造成极大威胁,西方的政治和法律体系也在努力寻找方法,去调和种族问题,我们也不能轻视这种努力。

  c. 中国的必然复兴是瓦解这种统治秩序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可以看到,在西方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里,华人是在最外层的。在西方的宗教秩序里,中国人被认为是无神论者(当然无神论是西方理论,而非中国的宗教传统),也是处在最外层的。而中国作为历史大多数时间里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的复兴是不可避免的。当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复兴之后,西方的基于种族的统治秩序自然彻底瓦解。

  d. 没有千秋万代的朝代,当然也没有千秋万代的霸权。随着西方霸权的衰落,西方对话语权的控制也必然衰弱,这套种族主义意识形态也会逐渐消亡。这种意识形态的消亡,会在根本上消除种族主义产生的土壤,从而最终消除种族主义。

意念通达:谈种族主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