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男女平等”

  “男女平等”是个很热门的话题,那么笔者怎么看待“男女平等”呢?

  我们知道,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对生产力有反作用。

  生产关系是指人们如何组织起来,进行各项生产和生活活动。具体来说,生产关系包含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制度,而男女地位当然也属于生产关系的内容。

  也就是说,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了男女的相对地位。

  在原始社会早期,人们主要通过采集和狩猎来获得生活资料。由于狩猎对体力的要求比较高,而采集对体力的要求相对较低,一般由男性从事狩猎工作,女性从事采集工作。因为通过采集获得的食物来源是比较稳定的,而通过狩猎获得的食物来源相对不稳定,从事采集的女性就具有相对较高的经济地位,并相应地获得较高的政治地位,这就是母系社会时期。在母系社会里,女性的地位比男性高。用现在流行的革命的历史观来看,就是女性压迫男性的时期。

  随着生产力水平的发展进步,农耕代替了采集,畜牧代替了狩猎。单纯通过农耕或畜牧就完全可以获得足够的生活资料。而男性由于体力的优势成为农耕或畜牧工作的主要承担者,和生活资料来源的主要提供者,从而获得较高的经济地位,较高的经济地位又导致了较高的政治地位。当男性的社会地位(包括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高于女性的社会地位时,这就是父系社会时期了。用现在流行的革命的历史观来看,就是男性压迫女性的时期。

  随着生产力水平的继续进步,在工业革命之后,机器成为主要的生产工具。机器的出现极大地减少了农业和工业对体力的要求,服务业的繁荣也为妇女的就业提供了更多可能。但是妇女在就业市场的广泛参与并没有立即发生,而是在等待某一个契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大量男性走上战场,而后方为了提供前方所需的大量军事物资,大量雇佣女性从事军工生产,这是妇女广泛参与就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可以看到,生产力的发展为妇女的广泛就业提供了可能,而这种可能成现实,往往需要一个契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妇女广泛参与就业成为世界范围的新现象和新趋势。妇女的广泛就业,极大地提高了妇女的经济地位,相应地也就提高了妇女的政治地位,从而让男女地位的差异变得越来越小。

  那么现在我们能否说已经做到男女平等呢?当然还不能。现在男女平等的主要障碍在于女性需要时间和精力去生育和抚养后代,这让女性在就业市场遇到障碍。当然我们可以通过立法和福利手段尽可能减少女性的就业障碍。在少数发达国家里,立法和福利手段能够让女性的就业障碍减少到相当小的程度。但对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而言,让女性获得和男性完全相同的就业机会还是不现实的。说到底,还是生产力没有发展到让男女的真正平等成为可能的水平。

  只有当人造子宫和机器保姆出现之后,女性才会被从妊娠和抚育的重负中被解放出来,从而在就业市场上获得和男性完全平等的地位。而平等的经济地位也会导致平等的政治地位,这就是男女地位获得真正平等的时候。考虑到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个加速过程,这一天不会太久出现。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才是决定男女地位的根本力量,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就有什么样的男女地位与之相适应。完全没有必要用革命的语言去批判母系社会里女性压迫男性,或者父系社会里男性压迫女性。因为是生产力水平导致母系社会里的女性地位高于男性,父系社会里的男性地位高于女性,这些地位的差别是正常的。如果有一位穿越者,回到古代,比如说中国的古代,去推行男女平等的伟大革命理想,你觉得可能成功吗?当然不可能,因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导致男女的经济地位不可能平等,政治地位自然也不可能平等。

  简单说,笔者认为,不是因为在传统父系社会里男性压迫女性是不道德的,所以我们要实现男女平等,而是因为现在的生产力发展水平要求我们提高女性地位,尽可能实现男女平等。

  生产力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而人类分为男性和女性。比较只有男性参与认识和改造自然,与男性和女性共同参与认识和改造自然,在两者之中毫无疑问后者代表了强大得多的能力。为了让女性也参与认识和改造自然,就要求为女性提供充分的教育机会和工作机会。说得更通俗一点,在其他条件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一个女性很少进入就业市场的国家,和一个女性广泛参与就业的国家相比,无疑后者更有可能拥有更强大国力。女性对就业的广泛参与不仅代表着更高的生产力水平,也代表着更先进的生产关系。

  如果我们从儒家的历史观来看,能够得到更简洁、明确的结论。

  儒家认为,古代是士农工商,现在是人人为士,士民合一,未来是人人为圣贤。

  在古代,什么是士?读书明理,以天下为己任,这就是士。科举做官,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这就是大夫。二者合二为一,就是士大夫。我们可以细化一下:

  什么是古代的士?
  士的资格:读书明理,就是接受教育。
  士的责任:以天下为己任,就是为国家、为文明做出贡献。
  士的权利:治国平天下,就是参与国家的治理。
  士的义务:受儒家行为规则的约束,包括法律约束和道德约束。

  在士之外,农工商分别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其实士农工商就是一种职业划分,分别是公务员/官员、农民、手工业者、商人/商业职员。

  在古代,因为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只有少数人才能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从而只有少数人才能为士。而到了现在,生产力发展水平让普及教育成为可能,现在每个人都能够接受教育,每个人都有成为士的资格。因为当公务员、从政的机会有限,不可能人人都从政,但不论你是农民、工人还是商业职员,你都可以成为士,这就是人人为士。

  那么女性是否可以成为士呢?当然可以。

  只要你接受过教育,你就可以成为士,自然就有了士的权利。在现代,士的权利当然包括且不限于工作的权利。

  在人人为士的情况下,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吗?当然是。士和士之间当然是平等的。

  既然人人平等,士士平等,而女性也可为士,当然男女平等。

  简单说,当一个人,不论男女,只要接受了教育,获得士的资格,就同时获得同样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当然也获得相互平等的地位。

  诚然,因为女性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去生育和抚养后代,由此导致她们在就业市场上获得较为不利的地位,不能充分履行士的权利和义务。那么在一个人人为士的社会里,就有必要去消除这种障碍,不是因为她们是女性而需要额外照顾,而是因为她们是士。一个人人为士的社会有责任为士们(不论男女)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提供便利,消除障碍。

  当然还是人造子宫和机器保姆的出现会从技术上彻底消除女性因为妊娠和抚养后代而导致的作为士的障碍。

  那么在人人为圣贤的时代,男女是平等的吗?在笔者看来,人人为圣贤的时代,是每个人都拥有个人机器工厂的时代,每个人都拥有充足的生产和生活资料。创新成为唯一的工作,思想家和科学家成为仅有的两种职业。甚至可能,人类在充分了解自身秘密之后,已经抛弃了肉身,成为一种意识存在体。在这个时代,男性和女性的性别之分是否存在都很难说,男女平等这个问题应该已经没有意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