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中国的传统文明成为创新的源泉

  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文明?就是中国人创造的从遥远的古代直到明朝末年的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

  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和形式),更好地认识世界或者改造世界。简单说,创新就是采用不同的方式,把事情做得更好一些。

  如何创新呢?如何找到这些不同的方式呢?通过事物之间的联系。

  我们有时候听到做研究、写论文的朋友开玩笑,说如果不知道该做什么研究,用“论文A的数据,论文B的方法和论文C的结论”就可以了。这听起来象是个玩笑,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说法,使用论文B 的方法处理论文A 的数据,看结果是否支持论文C的结论,这听起来是不是靠谱多了。当然这样做出的研究质量如何,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可能做出重要的成果,也可能没有太大价值。但是这种说法给我们一种启示,如果你想要创新,可以通过事物之间的联系来获得灵感。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多种多样的,比如相同、相似、不同、互斥,还有因果联系等。

  实际上,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创新的主要源泉。事物之间的联系的数量越多,创新的可能就越多。

  下面我们举几个例子,看从简单到复杂的系统,从单系统到多系统所能够提供的事物之间的联系的数量。在这里,我们把事物简化或者说抽象为一个点,事物之间的联系就是变成了点和点之间的联系,或者说点和点之间的线段,或者是经过两个点的直线。

  先看图(a),在空间中有一个孤立的点,除此没有其他任何点,自然也不存在这个点和其他点之间的联系。那么我们所有的只有这个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我们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点来和这个点构成线段(联系)。简单说,只有一个事物,我们找不到任何联系,也没有任何创新的可能。

  再看图(b),我们现在有两个点了,有了两个点,我们就能够找到这两个点之间的联系。两个点可以连成一条直线,这两个点把这条直线分成三部分,两端分别是射线,中间是线段。在这条直线上,我们还可以找到无数的点。这些点之间也可以构成线段。简单说,在这一条直线上,我们可以找到无数的点(事物),在这些事物之间存在无数种联系,构成无数种创新的可能。

  然后是图(c),我们再加入一个点,现在有3个点了,3个点构成一个平面。这个平面上有无数的点,无数的直线,无数的线段,无数的射线。这个平面还把空间分割成三部分,平面上方的空间,平面下方的空间,还有平面本身。简单说,我们引入了平面的概念,仅在这个平面上,包含无数的直线,在平面或者直线上有无数的点(事物),这些点之间的联系,比图(b)中的一条直线上可能找到的联系要多得多,创新的可能也要多得多了。

   

  再看图(d),我们再加入一个点,现在有4个点了,4个点可以构成一个四面体。这个四面体上有4个平面,这4个平面上有无数的点、无数的直线、无数的线段、无数的射线,这4个平面中每个平面都分别把空间分为三部分,这些平面相互交错,还把空间分割成更多部分。简单说,通过平面的切割,我们引入了空间的概念。在空间中,有无数的平面,无数的直线,无数的点,无数的线段,无数的联系,无数的创新的可能。

  通过上面4个图,我们可以看到,由1个孤立的点组成的系统,并不能找到任何联系。然后由2个点、3个点、4个点所组成的系统,所能够找到的联系的数量呈几何级数增加。这说明什么问题?系统越复杂,能够找到的联系越多。
 
  我们把图(d)再扩展一下,得到图(e)。在图(e)中有两个4面体的系统(4个点构成的系统),能否发现更多的联系呢?实际上,每个4面体本身所提供的联系,再加上两个4面体之间所构成的联系,这比两个单独的4面体所能提供的联系的总和还要多很多。这说明什么问题?就是说,系统的数量越多,能够找到的联系就越多。我们不仅能够找到系统内部所提供的联系,而且可以找到系统之间的联系。

  那么在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系统是什么呢?就是文明。

  从概念的角度来说,文明就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活动。从系统的角度来看,文明是包含了在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的所有联系,以及这些联系随着时间演化的全部过程的巨大系统。文明包含了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人类历史上,你再也找不出比文明更复杂的系统了。

  有人可能会问,地球上的自然生态系统会不会比文明更复杂呢?根据我们对文明的定义,文明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活动,人类文明是不能脱离自然而存在的。既然文明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活动,而自然就是这种活动的对象,也是这种活动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简单说,我们对文明的定义已经包含了与人相关的所有自然部分。而那些与人无关的自然部分,并不是我们关注的对象。既然文明已经包含了与人相关的所有自然部分,文明当然是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关注的最复杂的系统了。

  就文明而言,人类的整体文明可以算一个文明。在人类的整体文明之下,还有四大文明起源地和三大主流文明体系。四大文明起源地就是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中国文明。而三大主流文明体系是东亚文明(以中国文明为核心),西亚文明(包含波斯文明和阿拉伯文明)和西方文明(包含古代的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与近现代的欧美文明)。

  现在和中国人关系比较密切的文明就是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而中国文明也可以称为中国的传统文明。

  中国文明是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和三大主流文明体系之一。中国文明从遥远的古代直到明朝末年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是人类历史大多数时期的科学技术的领导者和创新的领导者之一。清代明后,满清统治者致力打造一个静止的社会,用清朝的官僚社会取代了明朝的儒家社会,中国文明和文化走向衰落。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以满清代中国,以满清代儒家,认为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是阻碍中国向西方学习的主要原因。为了实现对中国从文化到体制上全盘西化的目的,智者们决定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彻底否定儒家。智者们声称中国有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认为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毫无价值。智者们对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全盘否定的极端主义态度让中国进入了精神的乱世。直到今天,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历史观仍然是实际上的主流历史观。

  西方文明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是世界领先的文明之一,在日耳曼蛮族摧毁了罗马文明之后,欧洲经历了黑暗的中世纪。在文艺复兴之后,西方文明开始实现强力的复兴。但中国文明几千年的积累并不是西方能够轻易超过的,直到明朝末年中国在文明水平上仍然领先于西方。明朝灭亡之后,在近300-400年里,西方文明成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主要推动力,实现了人类社会生产力的爆发式发展和生产关系的伟大变革。

  近300-400年,西方文明通过各种方式向全世界传播,成为现代的唯一强势文明。应该说,从清朝晚期开始,中国就是在向西方学习。到了今天,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留下了西方文明的印记。以至于有人说,现在的中国与其说象古代的中国,不如说更象西方呢。

  新文化运动的智者们的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的黑暗历史观让中国进入了精神上的乱世,但中国不会永远是精神上的乱世,而人民也不可能永远忍受黑暗的历史观及其带来的精神上的负能量。新的历史观必然会出现,这种历史观会重新认识到中国文明在历史上的辉煌和伟大地位。此外,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就是中国人种族的过去,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就是彻底否定中国人种族的过去,这导致现代的中国人渴望用现实的成功来弥补他们心中“过去2000多年的黑暗和失败”。而新的历史观会通过肯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来肯定中国人种族的过去,从而让中国人在内心中真正获得对自己的尊重和久违的种族荣誉感。

  我们终将发现,所谓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不过是智者们为了用西方文化代替中国文化而制造的谎言。既然2000多年黑暗的历史并不存在,存在的是历史大多数时间的世界领先的文明和领先文明之一,我们自然就是人类文明中的贵族。既然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古老文明都已经灭亡,那么剩下的文明暴发户们哪里有资格评价中国呢?

  当智者们的黑暗历史观被抛弃,当中国精神上的乱世结束之后,中国人既可以坦然地继承和发展中国的传统文明,同时还可以心无芥蒂地向西方文明学习。作为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期的领先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中国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长久而辉煌的文明,也是人类古代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而西方文明则是人类近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当中国人拥有古代最伟大的文明和近现代最伟大的文明之后,人类文明历史的精华已经尽在掌握之中了。

  如果说每个文明都是一个世界的话,中国人将拥有两个世界。这两个世界会带来无限的可能,其中有一条就是,中国传统文明和西方文明的联系会成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新的源泉。

  我们知道,系统越复杂,系统提供的联系就越多,创新的可能就越多。系统数量越多,系统之间的联系就越多,创新的可能也越多。

  中国的传统文明是古代最复杂的文明体系,而西方文明是近现代最复杂的文明体系。在这两个文明之间,我们能建立多少联系?这些联系能够为我们提供多少创新的想法?而这些创新的想法又有多少可以发展为解决自然科学问题和现实社会问题的方案呢?

  我们先举个自然科学方面的例子。西方数学源于欧几里得几何,中国数学源于古代中国数学。就如同中西方文明的起起落落一样,中西方数学的发展也经历了起起落落。西方数学的大发展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文明重新崛起的时代。尽管在明朝晚期,在儒家士大夫的热心推动下,明朝组织翻译了《几何原本》的前5卷,并建议学者人人都加以学习,但中国的儒家社会随着明朝的灭亡而灭亡,明朝对西方科学技术的“先翻译,再会通,最后超胜”的学习和赶超路线也不再有机会得到实施,中国数学的独立发展和借鉴发展也从此停滞了。那么面对高度发达的西方数学体系,中国的传统数学还有价值吗?

  中国伟大的数学家吴文俊的经历和成就提供了最好的回答。吴文俊在研究中国数学史的过程中,发现了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的价值。他继承和发展了中国传统数学的几何代数化的思想,提出了几何定理的机器证明方法,即吴方法,从而首次实现了高效的几何定理自动证明。他的工作被称为自动推理领域的先驱性工作。吴文俊把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称为数学机械化思想,并不断开拓数学机械化方法的应用领域。他的许多开创性成果,导致了大量的后续性工作。

  如果说中国传统文明的宝贵遗产已经被少数有见识的现代中国人所穷尽的话,这当然是很难让人相信的。如何妥善运用中国传统文明的宝贵遗产?这更多地取决于现代中国人的意愿和能力。而作为中国人,武断地认为中国传统文明不再有价值,这不仅是对我们祖先的侮辱,对我们自己的侮辱,而且这种对文明的轻蔑态度也是对人类文明的侮辱。

  我们再看社会问题方面。近300-400年来,西方文明是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西方文明把人类的生产力水平提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但是世界上没有千秋万代的文明。西方文明在很多方面似乎也出现了颓势,面临很多现实问题。当然未来有多种可能,也许西方文明会解决现实的问题,继续独领风骚。也可能西方文明无法解决现实的问题,逐渐走向衰落。在笔者看来,尽管西方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西方文明为整个世界带来的益处,还是要远远超过西方所造成的问题的。所以,笔者还是希望西方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成为更好的西方,为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其实,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需要成为更好的自己,世界也需要成为更好的世界。

  举个例子,现在很多国家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差距。应该说,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一定的贫富差距是一个自然或者说必然的现象,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同样的富裕,都拥有相同数量的财富。尽管政府可以通过税收来调节收入差距,有追求的富人也可以通过做慈善来帮助穷人。但即便如此,在很多国家包括西方国家里贫富差距仍然到达了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

  在某些制度相对先进和完善的国家里,有些富人愿意通过某种方式,比如说把遗产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贫富差距。但是也并非所有富人都愿意这么做。而在某些制度相对不完善的国家里,许多富人宁愿转移资产到国外,或者时刻准备跑路,也不愿意露富,因为露富有时会带来直接的危险。

  应该说,对于减少贫富差距来说,富人拥有更大的责任,不仅是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财富,而且富人对制度变革的影响力一般要超过穷人。但是资本主义社会是建立在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的基础上的,从利益角度来看,富人缺乏某种明确的驱动力,来建立一种让自己有更少机会积累财富的制度。

  简单说,为什么富人要把财富以某种方式分给穷人?认为穷人太穷会造反,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理由。在资本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一个国家的穷人起来造反,那这个国家的富人可以很容易地逃到国外去,然后对这个国家进行封锁和制裁,以维护自己的权益。还是要有一个让富人主动的、心甘情愿的理由去减少贫富差距,去变革制度,去让更多人获益。

  如果我们应用儒家的“人人为士”就可以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人类文明要进步,要求每个人都获得充分的身心发展的机会,然后将这些人以更有效的方法组织起来,从事生产和生活。对于文明来说,不论是生产力的发展,还是生产关系的变革,都是由人来推动和实施的,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只有让每个人都获得充分的身心发展的机会,才可能建立“人人为士”的社会,而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就在实际上剥夺或削弱了他人成为士的可能。

  在儒家看来,单纯拥有财富和享受并不能让人变得伟大,或者造就任何豪门。先贤有言,立德、立功、立言,此为三不朽。达者运用自己的财富和才能,帮助更多的人成为士,既是立德也是立功,而且是最大的德和最大的功。

  为了帮助理解,我们可以用宗教为例来解释。任何宗教的核心目的都是增加信徒,如果有少数人为了垄断信仰,只容许自己或者少数人成为信徒,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对宗教不虔诚的行为,而且可以说是背叛宗教的行为。对于任何宗教信徒来说,最大的成功就是传播信仰,让更多的人能够和自己一起聆听神的声音。

  对于儒家来说,在这个时代的最高目标是让每个人都成为士。一个人只有获得身心的充分发展,才能成为真正的士,但是身心的充分发展需要资源。如果有少数人占有了大多数资源,让其他人只拥有少数资源,就增加了让其他人通过身心的充分发展而成为士的难度。从儒家的角度来说,这些占有大部分资源的人,虽然很可能他们是采用合法甚至合乎道德的方式积累财富的,但是在儒家看来,这种对财富和资源的近乎垄断行为是不值得称道的。

  儒家认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钱人或者说有权人,怎么也说得上是达者了,在一个人人为士的社会里应该帮助更多的人成为士,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如果只是自己有很多钱,有很多享受,却没有能够帮助他人,在儒家看来,并没有太多价值。这就是在人人为士的社会为什么要减少贫富差距的理由。

  西方学者也从各种角度阐述了贫富分化问题对社会的危害,但是儒家的“人人为士”提供了对于减少贫富差距的必要性的简洁而充分的说明。简单说,在人人为士的社会里,最大的成功是帮助他人为士,而非单纯地积累财富。或者说帮助他人为士是最大的功德,而单纯的积累财富和自我享受没有功德。

  我们再举个例子。我们曾经谈到,把民主制度抽象到一个高度,就是一个人人平等,自我管理的社会。而在一个人人为士的社会里,人人为士,自然人人平等,士有管理国家的天然权利,人人为士,自然人人都有管理国家的权利。也就是说,人人为士的社会就是一个人人平等,自我管理的社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人人为士既是100%的儒家,也是100%的民主的原因。

  那么,我们能不能从人人为士的角度来分析民主社会的问题呢?比如说,民主社会的民粹问题。

  什么是民粹?就是民众在缺乏信息和相关技能的情况下,直接参与政策制定,导致某些政策质量出现问题的现象。

  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主权在民,人民拥有国家政权,人民通过定期选举选出代表,委托代表管理国家,并通过周期性选举确认或更新代表的合法性。因为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人民是委托代表管理国家,如果人民希望直接制定政策,从民主制度发展演化的角度并没有问题。既然是人民的国家,人民就是国家的股东,人民想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就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即使某些政策短期看起来并不明智,但是这是人民的选择。但事实证明,有时人民做出的决策是明智的,有时人民直接参与的决策的质量存在问题。有人把这种民众直接参与政策制定并导致某些决策质量不良的行为称为民粹,因为民主制度无法制约民粹行为,所以他们说民粹是民主的绝症。

  如果我们从人人为士的角度来看民粹问题就不同了。在西方民主社会,民众天然有管理国家的权利。而在人人为士的社会里,只有士才有管理国家的权利。对于士来说,士有士的资格、权利、义务和责任,如下所示。

  士的资格:读书明理,就是接受教育;或者言行符合作为士的规则,也就是士士。
  士的权利:管理国家、言论自由等。
  士的义务:遵守法律和道德规则。
  士的责任:以天下为己任,为人民做出贡献。

  士有士的资格,那么符合什么要求才能成为士呢?在古代读书明理就是士,在现代接受了普及教育就是士。

  在古代如果没有读过书,能不能成为士?当然可以,只要你的某些行为在某些方面符合了士的要求。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虽然是杀狗为生,但只要你做的是符合义的事情,你在这件事上就可以称为士了。简单说,儒家的价值观,或者说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仁义礼智信这五条,只要你的行为在某些方面、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其中一条,就可以称为士了。

  在现代,即使你没有接受过教育,只要在仁义礼智信中做到一条,也可以称为士了。既然为士,就和其他的士拥有平等的管理国家的权利。此外,在现代的民主实践中,如果你没有接受过教育,或者虽然接受过教育,但是仍然没有相关的信息、知识和技能来判断某项政策的优劣,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利益是什么。知道自己的利益,支持那些有利于自己的利益的决策,反对那些不利于自己的利益的决策。所谓知人知己为智,能够大致推断某些政策对自己利益的可能影响,也足以称为智了,智者当然有士的资格。而当每位人或每位士都明白自己的利益,支持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些士集合起来就是民众,也是士众,这些利益诉求集合起来就是民众或者士众的利益诉求。

  那么从人人为士的角度,如何看民粹呢?简单说,如果你接受过教育,或者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你才能参与国家管理。如果你没有接受过教育,同时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浑浑噩噩,糊里糊涂,单凭自己的好恶,混乱地支持人,胡乱地投票,这是不利于国家管理的,也不是士的行为。

  比如在印度的某些乡村,很多农民或者把选票卖给地主,或者就白给了地主,地主想投谁就投谁,想选谁就选谁。这既不是好的民主实践,也不符合人人为士的社会的定义。而这些乡村的地主实际上剥夺了这些农民投票的权利,其行为也不符合士的规则。而农民放弃自己投票的权利,其行为同样不符合士的规则。当然印度也并非什么人人为士的社会了。

  这篇文章到底说了什么呢?首先我们通过对点、线、面、体的分析,得出结论,系统越复杂,在系统内部能够发现的联系就越多,创新的可能就越多。系统数量越多,在系统之间能够发现的联系就越多,创新的可能也越多。

  因为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系统,如果我们把古代最发达的文明——中国的传统文明和近现代最发达的文明——西方文明放在一起,努力发掘两个文明之间的联系,我们就可以得找到无限的创新的可能,同时获得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新的源泉。

  然后笔者列举了几个例子,来展示如何从中国的传统文明中获取灵感,来解决西方文明中不同领域的问题。比如中国传统数学思想对西方现代数学的启发,如何从儒家的“人人为士”的角度来看待贫富差距和民粹问题等。

  某些西方中心论者彻底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传统,而选择认同西方的历史和传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人就不再是中国传统文明的继承者,而成为西方文明的单纯追随者。对于西方人来说,或许会感谢他们对西方的忠诚,但是也常常忽视他们,因为这些人很少带来独特的价值。这些非西方的西方中心论者没有自己的东西,他们所熟悉的只有西方的东西。

  而当我们拥有两个文明,两个世界后,我们就能很容易地发现这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因为现代化就是西方化,全球化也是西方化,虽然西方世界的主导权他人很难染指,但是西方世界是人人共享的,但中国传统文明的世界只有中国人才能拥有。因此,任何在这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都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发现的联系,而这种联系所触发的创新,自然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做出的独特的创新。而对于西方人来说,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文明的中国人能够轻易地带来独特的价值,这当然比单纯的追随者要有价值多了。

  简而言之,中国的传统文明和西方的现代文明之间的联系,能够成为永不枯竭的创新的源泉。善于发现这种联系,善于发掘这种源泉,是真正的智者所为。而抛弃这种联系和源泉,就是自我设限,是愚者所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