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历史有必然性吗?

  历史有必然性吗?答案是简单的,历史没有必然性。

  认为历史有必然性是混淆了唯一的可能和唯一的实现,也可以说是混淆了必然性和已发生性。

  首先明确几个概念。我们的世界是由许许多多的事物组成,事物的发展变化称为事件。

  在某一时间点上,事物的发展变化总有多种可能,或者说有多种事件可能发生。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多种可能中,只有一种成为现实。这种成为现实的可能,我们也称为被实现的可能(realized possibility)或者一个实现(realization)。

  也就是说,总存在多种可能,但只有一个实现。比如你要去餐厅吃饭,但是你还没有决定去哪家餐厅。这时你要去哪家餐厅有多种可能。但是吃完饭后再看,你肯定只去了一家餐厅。这时你去哪家餐厅的问题只有一种实现。

  而必然性的概念则是在一个时间点对该时间点将来要发生的事情的预测,确切的说,就是认为在该时间点的多种可能中只有特定的、已知的一种可能将要发生,或者说,在该点上只有唯一的可能。

  多种的可能、唯一的实现是我们所在的时空的普遍规律,事物的发展永远有多种可能,但是只有一种成为现实。

  而必然性指出事物的发展在某一时间点上只有一种可能,这和我们所在的时空的普遍规律似乎不太一致。

  对历史的必然性的最大质疑在于,既然必然性是对将来的预测,那么这种理论总该能够用来预测一下将来吧。但是那些持有历史必然性观点的人,总是在分析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情是多么的合理,多么的必然,如果让他们分析一下10年后,或者哪怕3-5年后的事情,就立刻抓瞎了,只能是这也可能,那也可能,说不出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要等到他们分析必然性,恐怕又得等到这3-5年过了之后了,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了。

  已经发生的事情,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事物的发展总是多种可能之后的唯一实现,而非必然性所说的唯一可能之后的唯一实现。

  上面我们从驳论的角度,分析了为什么历史没有必然性。下面我们再从立论的角度,来看看历史到底是如何发展的,各种影响因素是如何起作用的,各种可能性是如何定性和量化分析的,多种可能是如何成为一种实现的。

  历史虽然没有必然性,但也不是完全偶然的。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先拿生活中的事情来举个例子。假定我现在体重70公斤,我们希望探讨我在1年以后体重到达(大于或等于)80公斤的可能性。首先一个问题,我的体重在1年以后,到达80公斤是必然的吗?当然不是。那么怎么来分析这个问题呢?我们先假定在现在看来,我的体重在1年以后不到80公斤和超过80公斤的可能性是一半对一半,都是50%的可能性。那么有很多因素会对这个可能性产生影响。比如说,如果我暴饮暴食,我的体重在1年以后超过80公斤(下面简称为1年后超重)的可能性就增加;如果我节衣缩食,那么我1年后超重的可能性就减少。如果我四体不勤,超重的可能性就增加;如果我经常锻炼,超重的可能性就减少。如果我准备去参加相扑比赛,超重的可能性就增加。如果我这1年内工作很忙,总是废寝忘食,超重的可能性就减少。另外,还有多长时间到1年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我现在体重为80.5公斤,时间已经过了快一年了,明天就是1年后的检测时间,那么我在明天的体重超过80公斤的可能性就很大的(但还不是100%)。如果我现在体重为80.5公斤,但时间才过去半年,还有半年才到检测时间,那么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我们可以看到,只要时间还没到点,1年后体重超过80公斤这个事件就不是必然的。很多因素会增加或者减少该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我们用公式来表示:

  1年后体重超过80公斤的可能性 = f(饮食相关因素、运动相关因素、工作相关因素、重大决策相关因素、其他因素等)

  上面的公式表示1年后体重超过80公斤的可能性受饮食相关因素、运动相关因素、工作相关因素、重大决策相关因素及其他因素的影响。f表示函数关系。y = f(x),表示自变量x影响因变量y。

  我们用图1来说明:

  上面我们用了生活中的一件事情来说明,事件的发生不是必然的,其发生的可能性受很多因素影响。有的影响因素增加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有的影响因素减少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而这些影响因素的综合效果决定了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具体变化。如果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到了100%,事件就发生;如果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小于100%,事件就不会发生或尚未发生。

  下面我们再举个历史方面的例子来说明。我们要研究的问题是: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吗?

  很多人言之凿凿,说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因为明朝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党争,比如土地兼并,比如官员的腐败等等。由于这些问题,所以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

  但这些分析在逻辑上是存在问题的。国家灭亡的直接原因是比较清晰的和容易找到的,比如军队打了败仗,把首都给丢了。但是间接原因却很难确定,因为:

  (1)问题的严重程度很难确定。比如土地兼并问题,在中国历史上,土地兼并问题是长期存在的。人们辛辛苦苦赚了钱,多买块地,这很正常。过度的土地兼并可能带来问题,但是土地兼并问题要多严重才会导致国家的灭亡呢?这很难确定。

 (2)因果关系很难确定。两个事件,一个发生在前,一个发生在后,我们就可以说前者是后者的原因吗?比如张居正改实物税为货币税(银子),方便了官员和商人对百姓的盘剥,也可能是明朝灭亡的原因之一。但是如何确认这个因果关系呢?这很难确定,总有些模模糊糊、似是而非的感觉。

  如果使用我上面提供的分析框架,问题就清晰很多了。

  我们把明朝的灭亡作为一个历史事件,来研究其可能性。

  先给出公式:明朝灭亡的可能性= f(天灾、用人不当、脆弱的财税制度等)。也就是说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受天灾、用人因素、脆弱的财税制度等因素的影响。

  然后如图2所示:

  我们取明朝较兴旺的任一时间点为时间的起始点。在这点,明朝的灭亡的可能性是较小的,但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是0%。因为任何朝代,不论看起来多么兴旺,突然灭亡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退一万步说,要是外星人突然毁灭地球呢?各种历史事件的发生(天灾、各项用人决策、各项财税政策等等)让明朝灭亡的可能性(概率)不断上下波动,直到明朝灭亡这一事件最终发生。但在这一事件发生之前,明朝灭亡的概率始终有下降的可能。比如,如果崇祯皇帝最后决定跑到南方去,让李自成和满清死磕,事情还大有可为。崇祯手握正统之名和大半江山、财税,只要训练出或者收编一只强军,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其实还是挺小的。导致明朝灭亡的最重要原因其实是崇祯留在北京和最终自杀的决定。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明朝的灭亡不是必然的。明朝灭亡的可能性受很多因素影响。有的因素增加明朝灭亡的可能性,有的因素减少其可能性。而在任一时刻,明朝灭亡的总的可能性是这些因素的影响效果之和。

  实际上,在明朝灭亡之前,如果有一些因素导致其灭亡的可能性下降,明朝就不会灭亡。

  有朋友可能会说,中国从来没有千秋万代的朝代,明朝就算这次不灭亡,它最后总归是要灭亡的。这种说法的问题在于忽略了时间因素。在忽略时间因素的条件下,讨论事情的发展变化是没有意义的。就好象说,人类文明最后总归是要灭亡的。但什么时候灭亡?是100年以后?还是1000年以后?或是10万年以后?这区别就大了。

  上面的两个例子说明的是单一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变化过程。下面我们忽略其变化过程,只看开始的状态和最后的结果,如图3-1所示:

 

  在开始的时候(0时刻),某事件是否发生有三种可能:发生、仍不确定、不发生。例如,某市考虑是否要建立一个公园。这个公园是否要建就有三种可能:决定建、推迟决策、决定不建。到了决策做出的时候(1时刻),这三种可能就有一种可能成为实现(realization,唯一成为现实的可能),要么决定建,要么推迟决策,要么决定不建。也就是说,这个事件有三种可能,但只有一种实现。

  我们再次明确可能和实现的定义。
  可能:可能的选择,一般有多个。
  实现:成为现实的选择,一般只有一个。

  上面我们把某一事件发生、仍不确定、不发生作为三种可能,下面我们推广一下,把泛指的可能1、可能2、可能3作为三种可能。我们有同样的结果,开始有三种可能,最后有一种实现,如图3-2所示。

 

  上面我们探讨的是一个单一事件或者称简单事件(生活中的事件、历史事件、其他事件等)是否发生的问题。但是还有一类事件比较复杂,它们包含了许多其他的事件,比如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和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发展过程。以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为例,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是由许多重大的科学突破组成。我们把这些科学突破称为节点。这些节点本身也是一个简单事件,这些事件是否发生也是存在多种可能,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唯一的实现。简言之,节点也是多种可能中的唯一实现。那么由这些节点组成的西方科学技术发展这一复杂事件也是多种可能中的唯一实现,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无数可能中的唯一实现路径。我们用图4说明:

  我们还是用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作为例子来分析图4。最开始是科学发展的初始状态,三种可能中第二种可能成为实现,科学技术发展到节点A,或者说出现了节点A代表的科学突破。然后,三种可能中第一种成为实现,出现了节点B代表的科学突破。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节点不一定都代表好的事情,某些节点也可能代表科学的倒退,如阿基米德被罗马人杀死的事件,又如欧洲中世纪教士对文字的垄断导致的科学倒退等。在人类历史上,科学技术有时进步,有时停滞不前,有时倒退,这很正常。东西方都是这样。

  在不断的可能成为实现的过程中,在不断地穿越节点的过程中,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走出了一条路径,最终达到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西方科学技术的最终状态。西方科学技术发展的最终状态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西方科学技术体系。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中存在无数的可能,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唯一的实现。简言之,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路径,不是唯一的可能,而是唯一的实现。而西方科学技术体系作为西方科学技术发展的最终状态,同样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

  可能有朋友会问,那么西方科学技术的现在状况是不是历史上可能出现的最优的选择呢,或者说是最优的可能呢?当然不是。

  如果要求这一复杂事件出现最优的可能,就要求在每一个节点上都是最优的选择。西方科学技术发展史上多次出现了科学的大倒退,谈不上每个节点都是最优。

  但是和其他文明相比,在明朝末年中国儒家社会灭亡、中国文明衰落之后,西方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领先的文明,西方的科学技术系统也成为没有竞争对手的科学技术体系。在近代,西方的科学技术体系带来了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它虽然不是最优的可能,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实现。

  上面我们用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来说明历史的发展没有必然性。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由此我们可以做出一系列相似的重要推论:

  • 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过程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
  • 西方科学技术体系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
  • 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发展过程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
  • 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体系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
  • 如果我们希望推动某项社会进步,我们只要努力做事情,增加其可能性就可以了。也就是说,任何努力都是有价值的。与其临渊羡鱼,哀叹社会进步的不发生,不如退而结网,去做增加社会进步可能性的事情。没有一点点的努力,就没有事情发生的可能性的增加,事情就不会最终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