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中华属国体系

  历史上在东亚形成了以中国为核心的中华属国体系。那么,中华属国体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按照中华属国体系的历史发展过程梳理一遍,一切就很清楚了。

  人类文明从原始社会发展到部落社会。在部落社会里,人们按照部落的组织形式进行生产和生活活动。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由于物资和技术交流的需要,同时由于部落之间冲突的增多,部落逐渐组成部落联盟。炎黄和蚩尤之战,更有可能是部落联盟之战。在部落联盟里,一般由最有威望的、血统最高贵的、或实力最强大的部落首领担任部落联盟的首领。部落联盟的首领是部落联盟层次事宜的召集者、协调者和主要决策者。联盟首领的决定,各个部落首领当然要执行。而对于各部落内部的事务,由各部落自己决定,部落联盟的首领并不参与。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城市和相关管理机构(政府雏形,用于征税和公共开支等)出现,部落发展成为方国,部落首领成为国君,而部落联盟的首领则成为天下共主。这就是夏商周的时代。方国的领土扩大,加上相互兼并,就成为诸侯国。到春秋战国时期,就成为围绕周天子的诸侯分封体系。天子也即天下共主,天下即文明,天子就是文明的代表。天下之外就是蛮荒之地。

  随着诸侯征战的加剧,各国逐渐用郡县制取代了分封制。因为在郡县制下,国家能够更有效地动员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战争,技术的传播也容易得多。秦国是郡县制的最佳代表。

  秦吞并六国,然后汉代秦,虽然时不时出现了分封制的回归,但最后封地不再是皇子或大臣的私有财产,而是由国家代为管理,然后按照封地数量给皇子或大臣发钱。分封制在中国完全消亡。

  但是除了用郡县制直辖,中国还有羁縻、土司等制度,而最外层是藩属制度,也就是中华属国体系

  中国加上藩属国所组成的中华属国体系,实际上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国体系的放大版。当中国国内的绝大部分地区由中央政府通过郡县制进行直接管理后,藩属国的地位就类似 “尊王攘夷”的诸侯国。藩属国并非蛮夷,因为他们也是中国文明所影响的地区,是天下的一部分,而在藩属国之外才是蛮荒之地。

  中华属国体系来自部落联盟体系。在部落联盟里,部落联盟首领的地位是高于部落首领的,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应当,否则如何协调整个部落联盟的活动。而在在中华属国体系里,中国的天子的地位高于属国的国君,所有人也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是世界上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自然也是东亚最强大、富足和令人向往的国家,东亚的绝大多数国家对中国是真心认同的。

  了解了中华属国体系的渊源,那么如何理解中华属国体系呢?我们可以从政治层次、文明层次和经济层次来看。

  中华属国体系的本质是一种政治关系

  从政治层次来看,中华属国系统的本质是一种政治关系,是中国的天子和藩属国的国君的相互承认。藩属国的君主承认中国的天子是最高的君主,并接受中国天子的册封,从而获得统治他们的臣民的权利。

  其实在古代,任何一名国君最大的渴望是自己的家族和朝代能够延续下去。来自中国天子的册封,是强大的政治武器和政治保障,也是荣誉。对于该国的造反者来说,也许推翻本国的君主是可能的,但是要得到遥远的中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天子的认可,希望就太渺茫了。除非推翻本国君主的行为是合乎儒家行为规范的,才在理论上有可能得到中国天子的认可,但在实践上可以说完全不可能。但是如果没有得到中国天子的认可,中国天子可能派将军来讨伐,或诏令附近的藩属来讨伐,更重要的是,只要没有得到中国天子的认可,就说明别人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得到你的王位。

  那么中华属国体系在政治层次上是否对中国有利呢?有些好处,但不是特别重要。

  中国对属国的态度是“来者不拒,去者不追”。除了某些特殊的历史时期,天子急需合法性,希望用万国来朝增强其合法性,在其他时候,对属国并不是非常在意。历史上隋炀帝、唐太宗、明永乐帝,这三位哥们因为合法性的原因很需要万国来朝,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对于其他的中国君主,他们的合法性主要来自言行要符合儒家的行为规范,来朝的属国多是好事,可以吹吹,但只算锦上添花。

  而朝贡的形式并不是很重要,就是一个外交仪式而已。

  从政治认同到文明认同

  政治关系,在短期是一种利益关系。但长期在利益上的相互支持,就产生信任。长期的相互信任,就产生认同。中华属国关系就是从政治的认同逐步上升为文明的认同。

  从文明层次来看,中华属国系统是一个文明认同体系。天下的含义就是文明,而天子是文明的代表。从远古到明朝末年,中国一直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而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文明当然同样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加入中华属国体系,就是加入一个世界领先的文明体系,大大方便思想、技术、贸易等方面的交流。

  有些反对中华属国体系的人,说在这个体系里,中国和属国的地位不平等,不符合现代大小国一律平等的国际规则。我请问,在古代,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大国和小国是平等的吗?

  在近代殖民主义时期,大国和小国是平等的吗?我只看到大国蹂躏小国。在现代,大国和小国是平等的吗?恐怕只有形式上的平等,没有实质上的平等吧。大国是规则的制定者,小国是规则的接受者。国际法的另外一个名字不就是大国共识吗?

  在中华属国体系下,小国无需惧怕大国的欺凌,大国不需花费军费去维护边疆的稳定。中国不会干涉属国的内部事务,所有的民众获得和平,文化得以发展,你还需要什么?非要个个都杀过人放过火才舒服吗?

  文明认同加强经济联系

  从经济层次来看,通过朝贡,获得交易的资格。这个朝贡就类似于现在建立外交关系。有了外交关系,就可以做生意了。没有外交关系,很多生意就非法了。

  在西方的历史上,和中华属国体系最相似的就是封君封臣体系了,封臣需要得到封君的认可才能统治他的领民,但是封君并不统治封臣的领民。中国的天子同样并不统治藩属国的人民。

  这种相似性的来源也很清楚,因为中华属国体系的渊源来自部落和部落联盟的体系,而欧洲的封建领主世袭制也来自部落社会。日耳曼部落摧毁罗马的奴隶制帝国之后,他们并没有在一晚上就变成封建社会,而是从部落社会逐步演化成为封建社会。

  把中华属国体系和欧洲的封建封君封臣体系相比较的一个好处是带来现实的灵活性,欧洲历史上的有些领地合并为一国,有些领地成为不同的国家。就如同中国历史上的藩属国,有些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有些成为独立的国家。

  明朝灭亡之后,中国不再是世界领先的文明,但是中华属国体系带来的政治、经济的好处没有改变,各个属国也愿意延续这种关系。实际上中国朝代的变更对这个体系没有太大影响。

  欧洲兴起后,逐步建立了宗主国殖民地体系。宗主国殖民地体系是国际资本主义体系的一种表现形式。欧洲国家使用武力占领其他国家,然后把这些国家变成廉价的原料产地和产品倾销地,而工厂只放在本土。通过打造一个全球价值链,让价值的高增值部分集中到本土的制造业,从而大量地积累财富。这是西方变得富裕、同时大多数殖民地保持贫穷的根本原因。

  因为国际资本主义体系是一种经济体系,当西方学者试图建立理论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时,他们也首先从经济角度去理解中华属国体系,他们认为,他国通过朝贡获得和中国贸易的资格,是中华属国体系的本质,所以称之为朝贡体系。

  但是中华属国体系的本质是一种政治认同体系和文明认同体系,所以朝鲜和安南既为中国藩属,同时也自称小中华,这是对文明的敬仰和认同。在中国作为世界领先文明的时期,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地区,中国和属国的君主并不缺钱,他们对国家稳定的渴望比对金钱的渴望要强烈得多。所以中华属国体系的本质绝非经济关系,而西方称中华属国系统为朝贡体系,是没有认清中华属国体系的本质。

  在实际操作中,西方殖民主义者把中华属国体系等同于西方的宗主国殖民地体系处理。在这种认知情况下,中国的属国其实是获利的。因为殖民主义时期的规则是,可以通过宗主国之间的战争,决定殖民地的归属,但是一般不会直接进攻殖民地,因为在西方看来,要夺取他国的殖民地,总归是要和其宗主国打一仗的。所以中国的属国在很晚才被殖民。

  菲律宾不是中国的属国,在1565年就被殖民了。而安南只到1885年才在中法条约中脱离中华属国体系,成为法国的殖民地。其实中国对安南是有保护义务的,但是当时全世界都被西方殖民者蹂躏得欲生欲死,清朝也自身难保。殖民的时间越长,文化被破坏得就越严重,所以在越南还能看到很多独特的文化和风俗,在菲律宾就连人们的名字都西化了。

  当然殖民地就没有中国的属国那么舒服了,中国的天子是不管属国的内部事务的,而西方殖民主义者需要的则是奴隶。当安南被法国人统治时,法国人是怎么对待安南人呢?当朝鲜被日本人统治时,日本人又是怎么做的呢?

  之所以写这些,把中华属国体系理顺,是因为在这个体系里,大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么漫长的中华属国体系和传统,也应该获得名誉。中国应该获得名誉,中国的属国也应该有一个光明的历史。

  最后一个问题,中国会不会重建这个中华属国体系呢?在我看来不太可能,原因如下:

  1、历史条件不具备了

  中华属国体系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现在这种条件不具备了。

  2、西方历史观导致对中华属国体系的质疑

  在中华属国体系下,小国是获利的,毕竟在历史的长河里,小国灭亡的可能性比大国要大很多,但对中国来说是否合算却很难说。中华属国体系给这个体系内的国家带来了尽可能长久的和平,但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西方规则主导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吹捧征服,似乎认为历史上没有冲到别人的国家里去杀人放火抢东西,就很没有面子。中华属国体系所带来的和平和西方基于征服的历史观是格格不入的,而在西方历史观大行其道的今天,有些人认为应该象西方那样做才是对的,持之以恒对外扩张,虽然中国的国力也会有起伏,扩张也不会总是一帆风顺,但是坚持个一千年,谁能挡得住?征服一次不行,我就征服十次,总归把你变成中国人,中国的疆域会大很多。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要重建这个自我束缚的中华属国体系呢?

  3、当前的国际秩序比中华属国体系更有利于中国

  当今西方建立的以利益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是非常有利于大国的,当然也是有利于中国的。虽然随着各国民族意识的兴起和民族认同的形成,类似古代某些国家和近代西方的大规模的征服已经不太可能再出现了,但当前的国际秩序仍然给大国追求自己的利益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简而言之,当前的国际秩序比中华属国体系更有利于中国。

  4、以利益为基础处理国际关系更合理

  用利益交换来处理国家关系,亲兄弟明算账,干净利落,不会有事后后悔、拉拉扯扯的事情,简单说,用做生意的方式实现双赢就可以了。中国现代也曾经节衣缩食、不计成本地去援助别人,但结果让自己很受伤,所以,做生意就很好了。简而言之,在国际关系中,利益比友谊更可靠。

  我们不会去恢复历史上的中华属国体系,但是我们有责任恢复中华属国体系的名誉。我们的祖先创建了世界领先的辉煌的文明,而中华属国的祖先同样也是这个辉煌文明的一部分。作为中国文明的继承者,我们有责任恢复我们祖先和他们祖先的名誉,恢复中国文明和东亚文明的荣誉,还中国和东亚一个光明的、充满正能量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