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彻底否定传统让中国的传统成为静止

  在《文化和传统》一文中,我们谈到,文化和传统都有其自然的演化过程。文化是一群人的心理和行为模式,文化和外界存在一个交互的过程,外界的心理和行为模式被不断引入,有用的就被保留,没用的就被放弃。

  而传统是一群人相对稳定的心理和行为模式,是文化的核心。在文化这个模式体系中,所有的模式都在实践中不断接受检验,如果某一模式被实践证明有用,就被强化,如果被实践证明不再适用,就被弱化,被多次强化的模式就会成为传统的一部分,而被多次弱化的模式就会被从传统中剥离出来,直至最终被从文化中淘汰。这就是文化和传统的自然的演化过程。

  我们换一个角度,从传统的主体,从这群人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个继承和发展传统的过程。人们继承传统中的心理和行为模式,不断在实践中检验原有的模式,模式有效就强化、保留,模式无效就弱化、放弃。同时不断引入新的模式,对新的模式进行同样的检验和处理。简而言之,实践是检验模式是否有用的唯一标准,并根据这些模式在实践中的反馈,改进这些模式,发展模式体系。这个过程就是我们常说的继承和发展传统的过程。

  假如,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彻底否定了传统,或者说否定了传统中包含的所有心理和行为模式,会出现什么现象呢?首先,既然彻底否定了传统,就不可能继承传统了。其次,既然不能继承传统,自然也不存在发展传统的问题。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这很自然。彻底否定传统会导致很多严重后果,其中一个重要后果就是,传统成为静止的了。因为没有得到继承,也自然得不到发展,传统就会永远停留在被否定的那一刻了。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有两个人,张三和李四,他们分别开发出两项原创技术,开始用得很好,后来随着环境的变化,这两项技术都有些过时了。

  张三想,既然我的技术过时了,就没用了,束之高阁好了。这项技术束之高阁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没用了,最后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而李四则想,这项技术是我自己开发的,虽然有过时的部分,但是也有有用的部分。只要我向别人学习,把技术中过时的部分用别人的技术更新一下,这项技术就又可以用了。李四这样做了,这项技术也重新焕发了青春。因为这项技术最开始是李四开发的,其中有些精髓只有李四懂,最后很多人来向李四学习这项技术。

  两项相似的技术,有两个不同的结果。张三认为技术死了,就完全放弃了对技术的治疗,最后这项技术真的死掉了。而李四不仅看到技术的不足,而且看到技术仍然存在的价值,坚持发展技术,最后让技术复活,而且这始终是自己的独有技术。

  这里的技术比喻的就是我们的传统。对技术的两种态度就是比喻对传统的两种态度。

  一种态度是彻底否定传统,中止传统的自然演化过程。当人们彻底否定传统,认为传统已经死了之后,就再也不会花费精力发展传统了。传统就成为一个永远静止的、供批判的靶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看起来越来越过时了。“传统死了”就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另一种态度是坚持发展传统,遵循传统的自然演化过程。人们在实践中不断检验传统中的心理和行为模式,没用的放弃,有用的保留。人们不断向传统中引入新的模式,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传统。在这种情况下,传统会不断演化更新,持续保持活力。

  近100年来,中国对待传统采用的是第一种态度,而导致的结果是,中国的传统在这100年间没有任何发展。而其他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是第二种态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传统,那么他们的传统每天都在不断进步。

  对于坚持继承和发展传统的人们来说,他们认真分辨传统中具有恒久价值的部分和确实不太适应时代要求的部分。对于传统中具有恒久价值的部分,给与真诚的赞美和认真的履行。对于传统中不太适用的部分,他们从别人那里学习最好的东西来替换。如果学到的东西出现水土不服,没关系,因为每次只替换传统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对整个传统的颠覆,社会生活不会出现剧烈的动荡。这种传统的演化是有序的、可控的和高效的。而采取这种态度的人一定是自信的,他们有着足以自豪的辉煌的过去,而有着传统作为联系过去和未来的线索,他们也自信足以把辉煌持续到将来。他们不守旧,但他们也不忘本,而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所配得的光辉的过去、自信的现在和光明的未来。

  而对于彻底否定传统的人们来说,他们要么生活在一个没有传统的、“民无以措手足”的混乱社会里,要么生活在别人的传统里,由别人的好恶来评价自己的是与非。这些人一定是非常自卑的,因为他们斩断了自己的历史和传统的根,从某种意义上否定了自己的祖先、历史和传统的存在价值。而为了证明自己的卑微存在是合理的,以及自己对自己的不幸没有责任,他们会时时刻刻不忘诅咒自己的祖先和传统,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悲惨生活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