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历史理论能否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

  从前面几个帖子里,我们了解到:
  (1)先有事实,我们再创建理论解释事实。
  (2)具体到历史问题,就是先有历史现象(历史事实),我们再创建历史理论来解释历史现象。
  (3)具体到西方的历史问题,就是先有西方的历史现象,我们再创建西方历史的理论来解释西方的历史现象。
  (4)具体到中国的历史问题,就是现有中国的历史现象,我们在创建中国历史的理论来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

  那么如何创建用来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的历史理论呢?有两种方法:
  (1)从中国的历史现象出发,直接构建中国历史的理论。
  (2)从西方的历史理论出发,通过对西方的历史理论的修改和补充,增加对中国的历史现象的解释力,从而形成针对中国历史的理论。

  在这两种方法里,第一种方法更有可能创建能够较好地解释中国历史现象的历史理论。其原因如下:

  1、从方法论上说,第一种方法符合从事实到理论的过程,简洁清晰。

  2、中国历史的发展过程和西方历史的发展过程存在巨大的差异。以解释西方的历史现象为目的发展起来的西方的历史理论,不一定能够合理解释中国的历史现象。

  下面我们用图表来展示中国历史和西方历史的不同。

  我们将历史根据两种标准(维度)进行划分。这两种划分标准是:社会形态、基本政治单位和管理方式。

  社会形态是对社会阶层划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等的综合描述。它包括:原始社会、部落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法家社会、儒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

  基本政治单位和管理方式包括:氏族制、部落制、方国制(城邦制)、分封制、郡县制、封建领主制、联邦制、单一制等。

  中国的历史发展进程说明:
  (1)原始社会:公元前250万年开始,以血缘关系为基础,以氏族为基本组成单位。
  (2)部落社会:氏族规模的扩大,血缘关系的疏远,导致由多个氏族组成的部落出现。最有实力的氏族的家长成为部落的首领。也出现了部落联盟,最有实力的部落的首领担任部落联盟的首领。
  (3)封建社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部落成为国家(方国),而部落联盟的首领成为具有特殊地位的共主国家的君主(天子)。而通过开拓未开发地区或者部落征战而获得的新的土地,由天子给予分配或者确认其分配和归属。在方国或诸侯国内部,土地也主要通过分封的方式进行分配。夏商周应该都属于封建社会。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历史上存在以稳定的奴隶和奴隶主阶层为主要标志的奴隶社会。根据现有的历史资料,中国历史上始终是以自耕农为主要生产单位的。封建社会的起始时间至少是公元前2000年。根据出土遗址判断,很可能要早得多。
  (4)法家社会:起始时间是公元前356年(秦孝公三年),商鞅第一次变法。
  (5)儒家社会:起始时间是公元前134年(元光元年),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建议在选拔官员时以“六艺之科、孔子之术”作为标准。儒家社会的终止时间是明朝的灭亡。儒家社会的核心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即君主要遵守针对君主的儒家行为规范,大臣要遵守针对大臣的儒家行为规范,做父亲的要遵守针对父亲的儒家行为规范,做儿子的遵守针对儿子的儒家行为规范。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否定或极大打击了来自血统的执政合法性,而陈胜吴广起义作为第一次大规模的以夺取政权为目的的造反运动就获得了辉煌的成功,从而吸引了大批的仿效者。儒家学提供了皇帝急需的执政合法性的来源:如果皇帝履行了针对皇帝的儒家行为规范,大家就应该承认他是皇帝,而不应该从武力推翻他。如果皇帝不履行儒家行为规范,那么用武力推翻他,建立一个新的朝代就是合乎儒家学说的行为了。而士大夫是儒家行为规范的解释者和皇帝的监督者。此外,元朝不是儒家社会。
  (6)满清社会:起始时间是1644年满清入关。满清不是儒家社会,因为满清皇帝不用遵守儒家行为规范,从而否定了儒家社会的最基本关系。满清统治者通过文字狱消除了大臣“面刺君王之过”的权利和私人著史、评价历史人物是非功过的传统。
  (7)中华民国:起始时间是1911年辛亥革命,包括北洋政府时期和国民党执政时期,在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是处于军阀割据状态。
  (8)中华人民共和国:起始时间是1949年。
  (9)分封制:西周确定为分封制,夏商也可能为分封制。
  (10)郡县制:战国时期楚国最早采用。随着各诸侯国之间战争强度的增加,因为郡县制比分封制更能集中国家力量进行政治、经济和军事竞争,所以各国都逐渐用郡县制代替分封制。国君越来越多地用官职和财物而非土地(封邑)作为奖赏手段。

  西方的历史发展进程说明:
  (1)原始社会:与上相同。
  (2)部落社会:与上相同。
  (3)城邦社会: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古代希腊的城邦制度开始形成。这和中国的方国时期相似,一城为一国。
  (4)奴隶社会:城邦之间频繁的战争,战败者被贩卖为奴隶,出现繁荣的奴隶贸易,从而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奴隶阶层。奴隶主和奴隶成为社会最主要的阶层划分。结束时间是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5)封建社会:日耳曼人灭亡西罗马帝国之后,笔者认为先有一个短暂的部落社会时期,然后部落社会演化为封建社会。野蛮人灭亡了文明人,就立刻建立起一个比文明人更高层次的社会形态,这不符合逻辑。而从部落社会到封建社会的过渡则自然得多。欧洲封建社会以封建领主制为基础。
  (6)资本主义社会:笔者认为当资本主义的起点界定应为:资本主义成为大家所认同的最主要的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成为主要社会阶层时。所以起始时间应该是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的出版。大规模手工业作坊的出现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在中国汉、唐、宋、明都出现过,不能说是什么资本主义的萌芽。

  3、从西方的历史理论的形成过程来说,存在出现研究者的倾向性和偏差的可能。

  首先,西方的历史理论是用来解释西方的历史现象的一个不断更新的假说体系。在西方历史研究的早期,西方历史学者的研究目的是给西方的历史现象一个合理的解释。同时,由于东西方接触不多、语言障碍和资料限制等原因,他们对其他国家的历史也不太可能有太深入的接触和研究。

  这很合理,因为任何理论研究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面对的问题。西方历史研究的目的首先是为了解决西方自己的问题。自己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就想去探讨一个远在天边的国家的问题,这是很荒谬的。

  在近代,随着欧洲文明的兴起,欧洲的历史学者不断完善用来解释欧洲历史现象的历史理论,同时在不断接触其他国家的过程中,也尝试使用已有的历史理论(西方的历史理论)去解释其他国家的历史现象。

  其次,从需求来说,近代的历史过程是西方征服世界的过程。为了给这种征服的“正当性”提供依据,西方历史理论也自然地把西方的历史发展过程作为正统,把其他文明、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发展过程看做要么走入歧途,要么停滞不前。这个问题既是西方对其他文明、民族和国家了解的不足造成,同时也是近代殖民主义的需求。

  再次,一个历史理论越有一般性,就可能减少其针对性。如果西方的历史理论在增强对其他文明、民族和国家的解释力的过程中,导致对西方自己的历史现象的解释力的下降,那么这种改变是不太可能被研究者和社会公众接受的。

  4、从西方的历史理论推广到中国历史现象存在逻辑上的问题。

  一般规律是可以应用到特殊事例上的。但是从西方的历史理论推广到中国的历史现象,是把特殊规律应用到其他的特殊事例上,逻辑上是存在问题的。这样说起来有些抽象,我们用一个形象的例子来说明。我们把西方看成一棵苹果树,把中国看成一棵桔子树。我们有两种方法来建立苹果树和桔子树的生长理论。

  A、分别研究苹果树和桔子树的生长现象,得到各自的生长理论,然后比较其异同,得到果树的生长理论。我们一共得到三个理论:
  苹果树生长理论
  桔子树生长理论
  应用范围更广泛的果树生长理论

  B、先研究苹果树的生长现象,得到苹果树的生长理论。然后把苹果树的生长理论用来解释桔子树的生长现象,对于无法合理解释之处(Anomalies)进行补充说明,从而得到两个理论:
  苹果树生长理论
  变异苹果树生长理论

  第一种方法明显比第二种方法合理。第二种方法是默认把桔子树看成一种特异的苹果树,甚至是发育不正常的苹果树来研究,这个假设是明显有问题的。

  综合上述,直接从中国的历史现象出发,更有可能建立能够合理的解释中国历史现象的历史理论。但可能毕竟只是可能,我们需要科学的证据来支持我们的观点。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实际建立一个能够合理地解释中国历史现象的历史理论,我们的观点才有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