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素质”和礼仪

  我们常常看到西方媒体报道所谓“中国游客在海外的不文明行为”,然后大肆批判中国人的所谓“素质”问题。国内的媒体也纷纷响应,开始自我检讨,表示中国人的素质确实有待提高,不能给中国人丢脸云云。

  首先明确一下,这不是什么素质问题,而是单纯的礼仪问题。客观的讲,即便某些中国游客的确存在某些礼仪缺失的问题,但中国游客在海外旅游的表现至少也是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有朋友可能会问,你这种说法的依据是什么?

  尽管西方媒体和西方资本控制下的发展中国家媒体经常批判中国游客的素质,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一项权威的调查,其内容是让某地居民对各国游客的观感进行排序,其结果出现中国游客排名靠后的情况。实际上在欧洲是有过类似调查的,美国游客常常是不被喜欢的第一名。很多欧洲人认为美国游客比较粗鲁,不尊重当地文化。而中国游客从来不上榜,即使是在中国游客越来越多的今天。有时候会看到报纸上的报道,记者用带有强烈倾向性的问题询问一些旅游热点的导游对中国游客的观感,问他们中国游客是不是表现的比较差。而这些导游却常常表示,在他们接待的游客中,中国游客的表现并不差,虽然中国游客有时喜欢大声喧哗,有时不太喜欢排队,但是中国游客从不酗酒,很听劝,愿意遵从导游的安排,这些特点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很大便利。

  简单说,虽然西方媒体热切地寻找中国游客的所谓“不文明行为”,努力地在报道中制造中国游客到哪里都不被待见的印象。但是从来没有权威的调查显示,中国游客的表现系统性地低于各国游客的平均水平。也没有出现导游行业系统地认为中国游客的表现低于他们所接待其他国游客的平均水平。相反的,很多批评中国游客的报道被证实为谣言。

  实际上,世界上所有国家包括西方国家都在热切地盼望着中国游客,这就足够说明绝大多数中国游客的行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如果说相当多的中国游客都有着不文明的行为,然后所有国家都为了金钱而不得不忍受中国游客,这难道不是责备所有国家都利欲熏心、见利忘义吗?这难道不是对所有国家和他们的人民的侮辱吗?

  那么为什么我们总在西方媒体上看到有关中国游客的所谓“不文明行为”的报道呢?

  因为这是一个西方统治的世界,而话语权就是统治权中的重要一环。为了更方便地统治世界或者降低统治世界的成本,西方必须控制信息的流动。信息的流动包括信息的获取和信息的公布,而主流媒体是信息公布的主要渠道之一。控制信息的公布的一个主要好处就在于能够为不同的国家和人民打造不同的形象。我们可以举个例子,就说印度和中国的国际形象。当然印度和中国都是伟大的国家,但是就目前的发展水平而言,中国要远远领先于印度。但是在国际媒体(实际上是西方媒体)上,印度负面新闻并不多,而中国几乎就没有什么正面报道。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西方精英决定,印度作为西方民主阵营的一份子,作为和中国看似在很多方面适合比较的民主国家,必须有一个正面的形象。而中国作为意识形态的异类,必须获得一个负面形象。而被西方精英控制的西方媒体当然要贯彻执行这个决定。这就是为什么印度负面新闻很少,而只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则成为西方媒体的政治正确和日常工作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要为不同的国家打造不同的形象呢?为了增加追随者,减少异类及其追随者。

  不管是人也好,国家也好,都希望有好的名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倾向于仿效有良好声誉的对象,而厌弃声名狼藉的对象。给民主国家打造良好形象,给中国打造恶劣形象,自然会增加各国成为民主国家、加入西方阵营的倾向,减少各国仿效中国的倾向,或者说增加各国仿效中国的成本。

  说得更具体一些,中国现在是一个成功的异类。在西方看来,中国在意识形态、经济体制等方面对西方统治世界的秩序构成一种威胁。虽然西方在努力演变或者颠覆中国的政治制度,但是成效不太明显。对西方来说,更重要的是,不能有中国的认同者和仿效者。这些认同者和仿效者可能来自其他国家,也可能来西方国家内部。如何尽可能减少认同者和仿效者出现的概率,就要让中国的成功无法成为被公众认知和认可的成功。怎么做呢?就是诋毁中国和中国人的名誉。你会看到,在西方国家的主流媒体上,关于中国的报道是百分之百负面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西方民众无法接触到关于中国的任何正面信息。有朋友可能会问,不是有互联网吗?是的,西方民众可以通过互联网自己查找关于中国的信息,但是当所有主流媒体异口同声的时候,一点点杂音起不了太大作用。

  再回头看中国游客,中国游客在海外旅游的文明程度是什么水平?其实就是平均水平。如同我们前面提到的,中国游客有缺点,比如喜欢大声喧哗,但是也有优点,比如不酗酒,遇事通情达理,好商量。但是在西方媒体上这些优点当然不会出现,出现的只有缺点。

  西方媒体如何为中国游客打造恶劣形象呢?这就涉及人们心理上的一种选择性记忆的过程。

  当西方媒体把中国游客和某些不文明行为反反复复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就会更关注中国游客的行为。当中国游客的行为正常的时候,大家并不会太在意;一旦中国游客出现不文明行为的时候,人们立刻就把这些行为和自己在西方媒体上读到的相关报道关联起来。这种关联就导致在“中国游客”和“不文明行为”之间形成一种强化的心理联系。这就是选择性记忆。

  当西方媒体反反复复地进行这种报道之后,世界各地的读者或观众,就会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一在媒体上看到“中国游客”几个字,就立刻联想到“不文明行为”,这样中国游客或中国人就自然得到坏名声,西方媒体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们可以来看一段对话,当然是虚构的。

  在某国的著名景点前有一个喷水池,某些家庭被发现利用这个喷水池冲脚。然后在某西方媒体编辑部里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

  小编:我在网上看到有一个中国游客家庭在某某景点前的喷水池里冲脚。
  主编:太好了,赶快去写篇文章,报道一下这些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还要强调一下当地的居民对这种行为是多么愤怒。
  小编:当地居民真的很愤怒吗?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吧。
  主编:等他们看到我们的报道,就会愤怒了。对了,你写文章的时候,要和其他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联系起来,要强调他们有钱,但是没素质,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他们。
  小编: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他们?我看所有国家都很欢迎中国游客呀。
  主编:那你就在文章里强调一下,所有人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忍受不文明的中国游客。
  小编:我和一些导游谈过,他们觉得中国游客还不错,不酗酒,有事情也好商量,不文明的总是少数吧。
  主编:多数少数和你有关系吗?你是法官吗?你又不是第一天工作,难道不知道凡是涉及中国的报道都必须是负面的吗?有这么好的说中国坏话的题材,你不用,还不是要找别的题材吗?快去写。

  小编:我在网上看到有个第三世界国家的游客家庭也在这个景点前的喷水池里冲脚。
  主编:第三世界国家?这个没有什么新闻价值吧,而且写出来有种族歧视的嫌疑。
  小编:还有个法国游客家庭也在这个喷水池里冲脚。
  主编:法国人?有意思。如果没有中国人这事,还是可以嘲讽一下法国人的,不过这次就算了。

  小编:不好了,听说有媒体去做调查了,说那个喷水池里是可以冲脚的,没有说不能冲脚,而且人人都在那里冲脚。
  主编:那又怎么了?
  小编:我们错怪中国人了,我们需不需要在报纸上出个更正说明?
  主编:唉,我也象你这么年轻过,不需要出任何更正说明。
  小编:为什么?
  主编:为什么?我先问你,如果我们不出更正说明,有没有什么后果?
  小编:应该没有什么后果吧,好多媒体转载了我们的报道,而且似乎中国人也不喜欢告状,就算他们告状,应该也告不倒我们吧。
  主编:这不就对了。
  小编:但是我们做出了错误的报道,难道不应该更正吗?
  主编:这样吧,我给你深入地解释一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天天要说中国坏话吗?在我们的报道中,中国和中国人从来都是负面形象。我们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是GDP世界第二的国家了,难道中国就没有做过任何正确的事情吗?
  小编:应该做过吧。
  主编:那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正面报道呢?
  小编:我也奇怪呢,那为什么呢?
  主编:因为中国是个成功的异类。中国在意识形态、经济体制甚至种族上和我们都不同。几百年来,我们始终告诉世界,只有我们才能够成功,只有和我们一样才能够成功,凡是和我们不一样的都不能成功。但是中国至少取得了部分成功。这种成功绝不能够成为大家所公认的成功。
  小编:为什么呢?
  主编:因为这样就可能有仿效者,如果第三世界国家都去仿效中国的模式,那么我们的支持者就少了。更可怕的是,如果在我们的内部出现了对中国的认同者,对我们的制度出现质疑,这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事情。
  小编:有些明白了。
  主编:所以我们只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哪怕我们在说谎,哪怕我们在误导公众,但这些都是政治上正确的,没有人会责怪我们。但按照你说的,去对有关中国的不真实的负面报道进行更正,也许是符合新闻人的职业道德,但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简单说,你不说中国坏话,你就是在支持中国政府,支持中国的制度,你就是政治上不正确。
  小编:我明白了,但是现在还是出现了一些关于中国的中性的报道,也不都是负面的了吧。
  主编:因为中国不一样了,有时我们的利益和中国的利益交织在一起,但是那些中性的报道都是为了我们的利益服务的,只要和我们的利益无关,或者和我们的利益相违背,关于中国的新闻都必须是负面的。
  小编:我明白了,但是这样写中国人会不会不高兴?
  主编:我们就是要让中国人不高兴,我们再把他们的愤怒指向我们想要的地方,这对我们就更有利了。
  小编:这会不会影响我们在中国人那里的公信力?毕竟我们有时也会说谎。
  主编:媒体当然是有倾向的,我们不是法官,不是什么公正的裁决者,我们的工作就是告诉公众我们想让他们知道的,说服公众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式思考。我们是为我们的利益服务,不是为了让中国人接受服务,这是我们的选择。

  上面的这段对话说得很清楚了。

  简单说,笔者认为,在海外的中国游客没有问题,既然外国人要赚这个钱,你就要适应中国人的行为习惯,是外国人为中国游客提供服务,而不是中国游客为外国人提供服务。至于什么瞧不起之类的,你有本事别赚这个钱啊。

  对于中国人来说,如果你对有关“中国游客在海外的不文明行为”的报道感到不开心,就去鄙视西方媒体吧,是西方媒体在努力打造中国人的负面形象。中国古代有种说法,叫做“怨有所归”,就是说出了问题,你知道该抱怨谁,去抱怨西方媒体吧。对于西方媒体来说,为了自己的利益诉求而做出诋毁中国人的恶行,付出的代价是在中国人心中的公信力的降低,很公平,不是吗?

  有朋友可能会说,如果中国的海外游客的行为都非常文明,那不是更好吗?如果所有中国游客在海外都非常文明,符合所有国家的文明规范,那么西方媒体就不会报道了,因为这就不是中国和中国人的负面新闻了,报道这些内容就不符合西方的政治正确了。

  当我们了解到西方媒体对于中国负面报道的原因之后,我们在思想上应该会少很多纠结。不管怎么说,中国游客的文明水平也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嘛。

  但是回到国内,我们关起门来说,确实中国人在生活中有不少行为,让人感觉不太舒服。中国作为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我们曾经有过最高的文明水平,这最高的文明水平也体现在礼仪上。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我们是当之无愧的“礼仪之邦”。但是在现在的中国,既无共同接受的礼仪,也无礼仪教育,当然谈不上什么礼仪之邦了。每个人都在工作和生活中通过试错,艰难地学习待人接物的方式。这种学习方法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导致所有人的待人接物的方式都各行其是,没有共同的标准。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的相处难免磕磕绊绊,很难有如浴春风的感觉。如何分析和解决这个问题?见笔者的《谈礼仪》一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