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民主

  民主的内涵非常广泛,笔者就几点谈谈自己的看法。

  1、什么是民主?

  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我们对民主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认识方式。

  (1)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

  民主的最古老的定义认为,国家或社会是人民的集合体,自然应当由人民来统治。在希腊的小国寡民时代,城市的管理人员由人民轮流担任,是为直接民主。

  随着文明的发展,国家和城市的规模扩大,直接民主不再可行,就产生间接民主,即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代表,授权这些代表管理国家,然后通过周期性选举来确认授权或重新授权。间接民主的主要形式是代议制民主。

  从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角度,我们可以得到以下推论:
  a. 既然主权在民,民主就成为唯一正确的制度。
  b. 早期的由贵族和教士组成的代议制形式就不是民主了,因为他们不是由人民选举出来的,而是世袭的或由贵族选举出来的。只有在所有人都能参加选举后,如在妇女和少数族裔能够行使投票权后,才是现代意义上的真正民主。

  这种认识方式有其优点和缺点。优点在于,既然民主是唯一正确的制度,那么推广民主就拥有了碾压一切的大义的名份。

  缺点在于,这种认识方式把民主制度本身作为目的,而非增进人民福利的工具,即为了民主而实施民主,一旦因为种种现实因素,民主制度无法成功建立,或者民主制度运转不良,大家就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既然民主是唯一正确的制度,如果民主不成功,人们就认为不可能是民主的问题,而只能是人的问题。比如,印度的民主制度在运转中有很多问题,西方人就评价说,民主肯定没有问题,只能是印度人的问题。为了肯定民主,就要否定人民,这个逻辑实在不太通畅。

  (2)精英民主和全民民主

  间接民主是指人民选出代表,授权代表管理国家。而精英民主则是指,政客通过种种努力,获得人民的授权,从而获得管理国家的权利。前者的主体是人民,而后者的主体是政客。

  应该说,精英民主的概念似乎更符合现实。特别是在很多两党制国家里,两党的政治纲领和竞选纲领都差不多,人民选谁都没有太大区别时,选举更多的表现为政党的竞争和政客的竞争。当然虽然对于民众来说选谁都差不多,但周期性选举对政府官员的制约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会以有效的方式实际参与国家管理。当实际参与国家管理的人数达到某一标准时,我们就可以说实现了全民民主。

  全民民主看上去和直接民主有些相似,但二者的区别在于:
  a. 直接民主是间接民主的前期阶段,全民民主是精英民主的后期阶段。
  b. 从精英民主到全民民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是一个逐步引入社会公众智力到国家管理的过程,如何实施全民民主在思想上、技术上和制度建设上有很多工作要做。
  c. 因为主权在民,人民统治,所以要实施直接民主;因为要引入社会公众智力,改善国家管理的质量,所以要逐步增加参与国家管理的精英的数量,越来越多的符合条件的人参与国家管理,就从精英民主向全民民主过渡。

  2、民主是理念还是制度?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可以看到运作相对良好的民主制度,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大量运作不良的民主制度。虽然民主制度已经建立了,但人民仍然饱受贫穷、饥饿和其他恶劣的生活条件之苦。此外,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对外进行武力干涉时,常常打着推广民主的旗号。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是用民主这个大义的名份包装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如果被干涉国能够成功地施行民主制度,同时民主制度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不实施有害于西方利益的政策时,西方国家也是乐见其成的,也愿意提供一些帮助,至少媒体上帮你吹吹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什么在被干涉国里,民主制度常常无法成功地建立呢?

  这是对民主的错误认识导致的结果,对民主的错误认识有两类:

  (1)民主制度只是打破了某些束缚,但一个国家的发展、人民的福利还受很多其他束缚的影响,比如现有的国际经济秩序。认为民主了就会立刻和西方一样富有是大错特错的,你还是要利用各种政治、经济条件老老实实发展经济。建立民主制度的好处就是西方认可你的制度,你能够比较容易地融入国际政治社区,简单说西方一般不会收拾你,抱西方的大腿比较容易。民主并不意味着瞬间富裕,不合理的预期会导致理想主义的行为和急功近利的行为。

  (2)在思想上,民主是理念,是价值观,但在实践上,民主是制度,是系统。民主制度的建立是一个大项目。在实施民主时,如果把注意力始终放在民主这个美好理念上,而忽视在建立民主制度过程中要做的大量工作,获得一个运转良好的民主制度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

  举个例子,企业资源规划系统(简称ERP)是现在最先进的企业管理软件类型,开发这类软件的领头羊是德国SAP公司。一个企业如果成功实施SAP系统,就能科学高效地管理企业的所有资源,企业的管理水平立刻上了一个台阶。但是实施 SAP是一件复杂而危险的事情。首先要对员工进行培训,再对现有的业务流程进行分析,然后进行业务流程改造,接下来安装SAP软件,最后各子系统逐步切换上线。如果这个实施过程处理得不好,可能带来的是企业的衰落甚至死亡,有很多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如果简单认为ERP是个好概念,SAP是个好软件,随随便便把SAP软件装上,就一定成功,但该做的事情很多都没有做,按照这种思维模式和实施策略去实施SAP,失败几乎是必然的了。

  民主制度也是一样,要把民主制度的建立当成一个项目来实施,精心规划,细心实施,哪些事情先做,哪些事情后做,如果某些步骤实施后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如何处理,如何确保每个步骤的可控性。此外,任何改变都可能触及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所以要给既得利益集团以参与改变、至少是不阻碍改变的动力,通过人民和利益集团的合力去推动改革。例如,在以部落为主要组织形式的国家里,如何把部落长老们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通过民主制度协调起来,让部落长老们不会成为民主制度实施和运转的障碍。

  简而言之,很多国家的民主制度之所以运转不良,是因为在建立民主制度的过程中,迷失在民主的理念里,而忽视了民主的制度本质,很多工作没有做到位,导致建立了运转不良的民主制度。

  那些拥有运转不良的民主制度的人们叹息,已经是民主了,还能怎么样?尽管在西方利用话语权的大力吹捧下,拥有民主制度的人拥有很高的满足感,尽管民主仍然是目前最优秀的制度,但如果能有一个运转良好,可以切实给人民带来福利的民主制度不是更好吗?

  3、民主是目的还是工具?

  人类社会的两个最基本要素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生产力的发展推动文明的进步。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对生产力有反作用。

  民主制度毫无疑问是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如果说民主本身是目的的话,那么生产关系是社会发展的目的吗?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者中间,生产力才是更重要的决定性的因素,而生产关系是为生产力服务的。

  把民主当做目的,就变成了为了民主,所以民主,在逻辑上就变成了自我循环。我们需要在民主的相关体系之外给民主找一个理由。那么为什么民主呢?为了自由。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图1所示,生产关系是为生产力服务的,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文明的进步是一个不断打破束缚,获得自由的过程。更多自由,就意味着更少束缚,就意味我们能更好地回答“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的根本性问题。

  为了更有效的获得更多的自由,我们必须尽可能让这个文明的每一个人都贡献出他们的才智,而民主制度是当代最有效的方法。民主制度要求每个人的参与,这种参与不是盲目的、浑浑噩噩的参与,而是有效的参与。民主要求民众获得需要的信息,做出明智的决定。

  民主不是目的,而是工具,但它是在我们的时代推动文明进步、获得更多文明自由的最好工具。

  4、民主是最终的制度吗?

  民主制度是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相对于现有的生产力水平而言,民主制度无疑是最好的制度。换句话说,民主制度是和人类当前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最好的制度体系,这就是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有资本主义民主,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有社会主义民主。尽管一些国家在民主的实施上还存在障碍,但谁能否认,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在制度设计上不是一种民主制度?

  人类文明还很年轻,只要人类自己不作死(比如发动世界性的核大战之类),人类文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类文明的生产力水平还会飞速发展,和未来人类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我们今天的生产关系必然不同。也许未来的制度是现有民主制度的升级版,也许不是,谁知道呢?如果说我们现在就可以一眼看到历史的终结就太可笑了。

  简而言之,民主制度必然不是人类历史最终的制度,我们在不断推动生产力的发展的同时,也会不断改进生产关系,我们会有越来越好的、越来越有效的制度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