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谈儒家以及国家如何能不灭亡

  常常听到一种说法,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是因为儒家而灭亡,那么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儒家,国家就不会灭亡吗?

  中国总是有儒家的,那么我们看其他的国家。

  人类历史上可能存在过许多国家,我们假设有2万多个,应该说,这是个比较低的估计值。现在呢?只有200多个,而这200多个国家中绝大多数是殖民主义时期之后新建立的国家,而非从古到今存在的国家。也就是说,历史上绝大多数国家都灭亡了,如果要给个数据的话,大概99.99%以上的国家都灭亡了。而儒家只有中国有,顶多加上中国周围的几个受到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这是否说明,就算没有儒家,国家总是要灭亡的。

  为了让我们的思路更清晰,我们来看看如何分析类似问题。举个例子,学校的新老师向同事了解一个班级的学习成绩情况。

  新老师(简称为新):这个班的学生的成绩怎么样?
  同事(简称为旧):有几位同学成绩非常好,还得了市级的三好学生呢。
  新:那其他人呢?
  旧:有两位学生特别地调皮捣蛋,你有的头疼了。
  新:我的意思是,大多数学生的成绩怎么样?总体水平怎么样?
  旧:嗯,这个班级有50个人,其中80%的人的各科平均成绩在80分到90分之间,在学校同年级的6个班级里算是比较靠前的。
  新:那最好的和最差的呢?
  旧:最好的是张三、李四和王五,都是非常出色的学生。最差的是赵六和钱七,很贪玩,你要多操心了。
  新:明白了。

  上面的例子说明,在我们研究一批数据的时候,我们总是先研究总体水平或者平均水平,然后研究导致这一平均水平的原因。在此之后,再研究个别的偏离点(outlier或anomaly),以及该偏离点不同于平均水平的原因。这样,既有总体,又有个体,整个状况就很清楚了。

  我们回到国家是否灭亡的问题上来,人类的历史说明,不论是否有儒家,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要灭亡的,或者说,国家是有寿命的,是不可能永恒存在的。就如同人有生老病死,国家也有兴衰成败。

  了解完总体水平,我们来研究偏离点。在历史中确实有些国家给我们的印象是没有灭亡过,或者虽然灭亡过,但似乎没有亡于外族,这不禁让人有些向往。通过对这类国家的研究,我们发现,要想国家不灭亡或至少看起来不灭亡,要做到三点,就是无外患、无内患和不改国号。

  无外患

  如何做到无外患?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你,就可以了。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呆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岛上。

  因为只要你有邻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总会有某个时刻你的邻国比你更强大。如果当你比邻国强大时暴打过邻国,当你处于衰弱期,而邻国处于强大期时,邻国来暴打你就成为大概率时间,运气不好,就灭亡了。

  所以如果你的邻国找不到你,或者经常把你忘掉,那被邻国灭亡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日本是个比较经典的例子,身为岛国,孤悬海外,一般人都不去那里。尽管大陆上常年刀光剑影,但杀到日本去的很少。虽然元朝尝试了一次,但因为台风而失败了,元朝的兴趣似乎也不是很持久。

  虽然日本在殖民主义的晚期跳的非常高,但从整个历史来看,日本其实要算和平主义者。每隔一千年,对大陆发动一次战争。唐朝一次,明朝万历年间一次,都碰得头破血流而回。

  但日本本岛还是很安全,假设日本岛是和大陆连接一起的,变成日本半岛,看看东亚的历史,恐怕亡国个三五次不算多吧。

  英国也是类似的,虽然严格意义上说英国也亡过国,罗马人曾经征服不列颠,建立不列颠行省。但在后来欧洲大陆乒乒乓乓打得热闹,英国也长期参与,但本土一直是安全的。在古代,海岛还是易于防守的。

  此外还有一种无外患的方式,就是有兄弟当垫背的。比如西欧,虽然欧洲长期面临游牧部落和其他宗教国家的压力,但中欧和东欧挡在前面,东罗马帝国、上帝之盾匈牙利等都吸收了不少伤害。当然东欧和中欧只要打仗打的多,必然有吃败仗甚至被奴役、被灭亡的时候,历史记录就不是太好看了,就好像一个人有过破产记录一样。而西欧则不同,当它衰落的时候你够不着它,它强大的时候就派兵出来在对手的地盘上进行战争,胜了就大抢特抢,败了也本土无虞,过得非常滋润,历史记录也好看。

  无内患

  内患就是人民对统治者的反抗。什么是最有效的消除内患的方法,历史告诉我们,政教合一。

  政教合一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政权和神权合一,宗教首脑兼任国家元首,另外一种是政权和神权相互支持。在历史上,第二种方式更成功,最经典的例子还是欧洲。

  在欧洲,国王要经过教皇的加冕。而教皇是神在世上的代言人。人对于神的决定,只有服从,不可置疑,不可揣测神的意志。国王的地位经过神的认定,即所谓君权神授。在这种情况下,平民对国王除了服从,还能够做别的吗?而其他的贵族也都有高级的宗教人士做教父。贵族和教士相互支持,平民也只有服从一条路了。这就是欧洲在封建社会时期造反非常少的原因。

  此外,欧洲的贵族都是亲戚,结成了一张大网。即使有平民推翻了当地的贵族,其他的贵族也会联合起来,扑灭平民的反抗,防止反抗的蔓延,共同维护贵族的统治秩序。

  由于上述原因,欧洲在封建社会基本消除了内患,国家就不会因为内患而衰弱。当然这种稳固的统治对于文明的发展是否是件好事,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中国的历史则不然。中国历史的关键点在于秦末的陈胜吴广起义,陈胜吴广提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虽然陈胜、吴广没有成为笑到最后的人,但秦末的起义最终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平民皇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摧毁了来自血统的统治合法性,历史从此不同。虽然在中国统治阶级的统治没有欧洲的贵族统治那么稳固,但文明是大踏步前进。

  不改国号

  虽然欧洲通过政教合一和贵族的亲戚网络基本消除了来自平民的反抗,但贵族之间的争权夺利始终存在,但不管谁当国王,一般是不改国号的。这样虽然执政的家族经常发生变化,但是似乎国家一直在延续。

  中国则不然,一旦执政家族发生变更,第一件事就是改国号,诏告天下,旧朝已灭,新朝建立。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不同呢?

  因为在欧洲,政权是贵族垄断的。你有贵族血统,你才有可能参与。如果你是平民,谁当国王根本与你无关。国王的位置是由大贵族们决定的。无论谁当国王,平民要做的就是服从。在这种情况下,不改国号,可以延续正统性,国号持续,正统性得到加强。

  在中国则是另外一回事,因为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人人都有资格当皇帝。对一位开国君主而言,你能够夺得天下当皇帝,是因为得到上天气运加持,但如果你的所作所为不能继续得到上天的认可,你的气运随时会消失。而你在夺得天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必须是诏告天下:“旧朝已灭,新朝已立,新朝的名称是……。”如果你连新国号都不宣布,上天如何以气运加持新朝,你又如何得到天下人的认可,如何得到追随者的认可。一旦有人认为你没有皇帝的样子(“望之不似人君”),就有无数英雄或枭雄或野心家蜂拥而出,给你来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续集了。

  还有一个例子,日本。在日本虽然天皇一直是名义上的元首,但在大多数历史时期,实际政权是被一些家族掌握的,所以虽有时代之别,但国号一直没有变。

  综合上述,在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国家,无论是否有儒家,都灭亡了。如果能够实现无外患、无内乱和不改国号,国家至少可以看似长久存在。当然,真正意义上没有亡过国大概也就英国一个了,而且要排除罗马人对不列颠的征服。还有很多国家立国很短,如美国立国只有200多年,没有经过太多历史的考验,就不太合适作为国家不灭亡的样板进行分析了。

  至于中国,作为一个大陆国家,邻国一直很多,无外患实在是做不到。中国作为几千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发展了复杂精密的文明系统。当一个复杂精密的系统运行正常的时候,他人只有望尘莫及。但如果复杂系统出了问题,也让人头大。如果你倒霉的时候,遇到别人开心的时候,自然加倍地倒霉。

  中国的传统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没有什么政教合一,造反是传统,无内患是做不到的。

  中国的传统是君权天授,气运轮转,当了皇帝,建立新朝,就必须诏告天下,改国号和年号,以示鼎革之意。

  当然无外患、无内患、不改国号,看似很爽,也有负面作用,比如日本,孤悬海外,看似安全,但在历史中是很边缘化的国家,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虽然在殖民主义时代的末期奋起了一下,尽管当时中国处在国力最衰弱、秩序最混乱的时代,但民族意识已经传入中国,面对用民族意识武装起来的中国人,坦率说,日本的侵略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当中国逐步恢复实力的今天,中日之争又成为了大国和小国之争,日本只能接受回复历史地位的宿命。

  只能说,在历史的长河中,位于大陆,风险大,可能收益也大,位于岛屿,风险小,可能收益也小,很公平。

  无内患要靠政教合一,从精神到身体上统治平民,这不就是专制社会吗?

  不改国号,倒没什么可说的,就是历史枯燥点。不过国号不改的根本原因,还是老百姓没办法造反。

  通过对历史上存在过的国家的整体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如同人有生老病死,国家都是要灭亡的,不论有没有儒家。

  把国家灭亡的责任推给儒家的人,他们的隐含前提是国家是应该永久存在的,因为做错了什么事,所以国家才灭亡。而真实情况是,国家是有寿命的,是不可能永久存在的,如果国家管理得好,寿命就相对较长,如果国家管理得不好,寿命就相对较短。就中国而言,200-300年的朝代和大多数国家比是很好了。而且在中国只要执政家族变了,就算一个新的朝代或国家,而很多国家执政家族都换好多茬了,还算一个国家,这种对比未免太不公平了。

  既然国家总是要灭亡的,在这种情况下,评价历史上的国家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对人类文明作出的贡献,也就是说创造的新技术和新思想了。根据这个标准,中国在从汉武帝时期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阶段,始终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有这样的辉煌,你们难道还不满意?那世界上那些覆灭了的古老文明怎么想?还有大多数国家的人民怎么想?我们的祖先已经做得够好了,作为祖先的继承者,我们有责任维护祖先的名誉,同时在祖先的创造的基础上做到更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