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西方的秩序

  1、利益和利益边界

  最近三四百年来,西方把他们的秩序推广到全世界,那么这是一种什么秩序呢?是基于利益的秩序。

  关于利益,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是谁的利益?是我的利益,还是别人的利益?也就是说,利益的分隔线,或者说利益边界要明确。

  而在利益边界的两边是不同的利益集团。利益集团的永恒的工作,就是把利益边界向外推移,或者说扩展利益边界,如图1所示。

   

  在西方的秩序下,所有个体组成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所有的利益集团都在努力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

  如何确定利益边界?靠力量和力量的对比。

  对于国家这个利益集团来说,各国通过自己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军事力量、文化力量甚至宗教力量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

  比如,两个国家之间有领土争端,这两个国家都会运用自己的政治力量(如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经济力量(如经济援助或贷款)、军事力量(如强化军事存在)、文化力量(如运用电影等媒体,争取其他国家民众的支持),争取领土争端以更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解决。

  利益边界还可以细化为政治利益边界、经济利益边界、军事利益边界、文化利益边界、宗教利益边界等。

  在国家之间交往联系日益紧密的今天,利益边界和国界往往并不重合。比如,美国文化的输出导致美国的文化利益边界远远大于其国界,而中国的文化利益边界要小于其国界。

  利益边界并非一成不变,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利益边界的移动。如图1所示,我们假设国家A是一个大国,国家B是一个小国,国家A的力量大于国家B的力量,这就导致利益边界向国家B的方向移动。随着利益边界的移动和国家A的获利,国家A所能够或愿意使用的力量可能减少,而国家B所能够或愿意使用的力量相应增加,当国家A和B所能够或愿意使用的力量相当时,利益边界就停止移动,稳定下来。在现实中就可能是国家A和国家B签订协议,确定利益边界(利益的分割)。这里的利益边界可能是政治方面的国界,或者经济利益的分割等。

  在历史的很多时候,利益边界的移动可能会直到一个国家的毁灭才结束。在当代,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和国家集团的对抗,已经不再是国家灭亡的时代了。每个国家都最终能找到一定的帮助,从而避免灭亡的命运,也就是说,利益边界的移动不再以一方毁灭为结束。当今世界,每个强国都有对头,每个弱国都可以找到强援,至少在联合国的一张投票总是可以换些帮助的。同时旧政权的倒塌只意味着政权的更迭,而不再意味着国家的灭亡。

  2、利益集团

  在西方的秩序下,这个世界划分为许许多多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根据类型可以分为政治利益集团、经济利益集团、军事利益集团、文化利益集团、宗教利益集团等。

  政治利益集团包括国家、民族、社会阶层(按政治权利进行划分)、专业协会、社区等。经济利益集团包括企业、社会阶层(按经济权利进行划分)等。军事利益集团包括军火工业、国防部门、军队等。文化利益集团包括媒体公司、各国媒体界等。宗教利益集团包括教派、教会等。

  这些利益集团的永恒的任务同样是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压缩对手的利益边界。

  例如,在政治方面,所谓的地缘政治,就是通过政治、军事等手段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的活动。西方和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争夺,就是西方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压缩俄罗斯的利益边界的过程。

  又如,在文化方面,法国媒体从来不播放上海电影节的任何消息,这就是在维护法国的文化利益集团的利益,让中国的媒体和文化活动在法国不产生任何影响。

  3、利益和平衡

  当利益边界的两边的力量不相等的时候,力量的差会导致利益边界向有利于强力方的方向移动。利益边界的移动会导致利益双方力量的变化。当利益双方的力量趋于平衡时,利益边界就趋于稳定了。

  有人可能会问,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如果出现领土争端,大国的力量和小国的力量可能平衡吗?决定利益边界的力量不仅是双方所拥有的力量,而且是双方愿意使用的力量。当今世界,小国可以借力,大国也不能无限制地使用自己的力量,因为大国所面对的国际形势和政治选择往往要比小国复杂。所以大国和小国在实际使用的力量上是可能达到平衡的。当然在西方的秩序中,力量决定利益,力量的对比决定利益边界的位置,这是第一位的规则。

  利益和平衡的概念同样适用于国内政治。例如,在西方的民主制度下,必须努力争取自己的利益,才能保障自己的利益。有许多早一辈的海外华人很少参与投票,这对海外华人的利益是极大的损害。因为在民主制度下,当你不愿意投入力量维持或拓展自己的利益边界时,必然导致利益边界向自己一方移动,自己一方的利益必然或明或暗地受到损害。

  4、利益和道德

  利益是一种判断行为对错的标准,道德也是一种判断行为对错的标准,当二者出现矛盾时,选择哪种标准呢?

  在西方的秩序下,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明确的,利益是唯一的标准。

  例如,在伦敦奥运会上,非常年轻的中国游泳小将叶诗文在较短的时间里大幅度提高了自己的比赛成绩,受到了西方的媒体人员的大肆质疑和恶毒评论,但当同样年轻的英国选手同样在较短的时间里大幅度提高了自己的比赛成绩时,西方媒体人员立刻闭口不言了。很多中国观众非常愤怒,认为西方是双重标准。当然从道德角度看,西方确实是双重标准,但在这类事情上,西方的标准从来就不是道德,而是利益。从利益角度上,西方要不断扩展自己的利益边界,压缩对方的利益边界,一种重要的方式就是称赞自己的成就,质疑对手的成就。

  中国因为种种原因,被西方认为是威胁,是敌人,所以在任何场合下都要打压中国。对中国的任何成就加以质疑和批判,本来就是西方媒体的日常工作。这不是西方媒体工作人员有没有道德的问题,西方媒体本来就是西方统治世界的强大工具,维护西方的利益,打压非西方的利益,让一切非西方的成就不成为公认的成就,这是西方媒体的本职工作。

  在西方的秩序下,可能有个人道德,但没有集团道德。利益集团只有利益,没有道德。但利益集团常常用道德包装利益诉求,或者说用大义的名份去包装利益诉求。

  例如,北约推翻利比亚的总统卡扎菲,其原因是卡扎菲提出了创建非洲央行、非洲投资银行和非洲货币基金组织等金融机构,意图实现非洲货币一体化。这对于西方对非洲的金融控制是极大的威胁,西方不能忍,但西方用推翻独裁者的大义口号包装了自己的利益诉求。当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陷入部族征战的分裂状态,如果说利比亚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为过,但西方国家已经收工了,剩下的都是利比亚人自己的事情了。为什么西方国家不再继续帮助利比亚呢?因为西方国家会动用资源去维护西方的利益,当卡扎菲和他的坑爹计划倒台后,西方在利比亚没有值得动用武力的重大利益了。西方不会运用国家资源单纯为了帮助利比亚人,毕竟西方的钱也是西方纳税人交的,也不是风刮来的,利比亚人只能自求多福了。在利比亚战争期间,西方媒体连篇累帧地批判卡扎菲,为战争服务,但当西方的战争结束,利比亚的部族战争开始后,利比亚就从西方媒体上消失了。这很正常,西方媒体是为西方的利益服务的。只是每隔半年到一年,就出现一位有良心的西方记者向社会公众揭示利比亚的现状,从而在某种程度上维护西方记者乃至西方媒体的道德形象,当然这不会改变什么。很完美的系统,不是吗?

  我写这些的目的,不是为了批判西方,毕竟西方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领先文明,而是揭示一个事实,西方只会为自己的利益而运用自己的资源和力量,不会为了他人的利益而浪费纳税人的钱。西方通过宣扬道德、通过掌握大义的名分而让自己的民众生活得意念通达,自我感觉良好。而同时,西方通过对利益的追求在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中获得更有利的地位,让自己的民众工作得更少,生活得更好。这似乎对非西方的民众不太公平,但不要忘了,我们生活在西方霸权的时代,所谓霸权就是利用武力和其他力量建立有利于自己的秩序。不管怎么说,西方国家是为西方民众服务的,不是为其他人。

  为什么要知道这些?有两个目的。

  一是为了意念通达。我们首先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做一个没心没肺的快乐生活者,不用知道太多,什么国际政治一边去,老老实实把工作干好,赚钱养家,抚养下一代。这其实是一种很好的选择,烦恼少,纠结少,快乐多,因为单纯而专注,工作也能做的比较好(大概吧)。第二种选择是我想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我想对世界发表我的看法。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可以一眼看穿当今世界秩序的本质,我们会少很多疑问和纠结,我们会更少被媒体忽悠。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现实问题都是对世界本质规则的简单应用,我们可以做到意念通达。

  二是知道该向西方学习什么。一方面,当今西方是世界领先的文明,中国的古人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更何况是他山之玉呢?所以应该向西方学习,学习西方如何处理国际事务,即使做不到象西方那么没节操,能学一点是一点。另一方面,当今的国际秩序是西方建立的,当然按照西方那样行事才是最有利的。西方用大义的名份让民众心情舒畅,追求实利让民众获得实利。而我们有时倾向于牺牲本国民众的利益去和别人套近乎,彻底否定自己的历史和传统让民众心情郁闷,即使面对别国的歪理邪说也无言以对,和西方相比就做反了,在当今的国际秩序下吃亏就是必然了。当然西方有霸权,中国没有,很多西方能做的事情,中国做不了。但中国的很多问题,是思路问题,不是具体方法问题。只要思路对了,条条大路通罗马,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总能找到适合中国的具体方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