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清朝是儒家社会吗?

  首先,什么是儒家社会?儒家社会是一种社会制度。而社会制度是规定社会各阶层的权利、义务和相互关系的制度安排。在儒家社会里,主要分为皇帝、士、农、工、商5个主要阶层。其中主导的社会阶层是皇帝和士。

  在中国的不同历史时期,士有不同的含义。但在儒家社会发展到较成熟的阶段,士指士大夫阶层。也就是说,儒家社会里,主导的社会阶层是皇帝和士大夫阶层。

  那么,这两个阶层之间的相互关系是什么呢?皇帝有治统,士大夫有道统。

  治统是最终的决策权,而道统是话语权,是规则的制定权和最终的评价权。

  在《论语》中,儒家社会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就是说君主要有君主的样子,大臣要有大臣的样子,父亲要有父亲的样子,儿子要有儿子的样子。这个翻译有些含糊,什么是君主的样子?我们可以翻译得更明确一些,就是,君主要遵守针对君主的儒家行为准则,大臣要遵守针对大臣的儒家行为准则。那么这些儒家行为准则是谁制定的?谁解释的?谁监督执行的?谁给与最终评价的?都是儒家学者,或者说士大夫。

  也就是说,在儒家社会里,士大夫阶层是针对所有社会阶层的儒家行为准则的制定者、解释者、执行者和最终评价者,简而言之,是道统所有者。

  而在儒家社会里,士大夫阶层最关心的就是,道统(话语权)能否制约皇权。

  我们看到很多明朝大臣热衷于面刺君王之过,甚至拿骂皇帝去赚名声,还有大礼仪、争国本。这实际上争的是“是非对错”的最终评价权。

  通过批评新老皇帝,士大夫阶层不断确认自己的道统,最主要的就是,“谁是谁非由谁决定”的问题。

  而到了清朝,大臣们失去了评价皇帝是非的权利,从而也就失去了道统。没有了道统,也就没有了“以天下为己任”的士大夫阶层。没有士大夫阶层,也就没有儒家社会。

  清朝的大臣成为了皇帝命令的单纯的执行者,也就是官僚。因此,清朝不是儒家社会,而是官僚社会。

  清朝取代明朝,官僚社会取代儒家社会,这带来了许多重大变化。仅举两例。

  在儒家社会里,士大夫阶层有批评皇帝的权利和互相批评的权利,所以皇帝和大臣、大臣和大臣,经常吵成一锅粥。而在清朝,当大臣失去了批评皇帝的权利,没有权利,也就不会有冲突,君臣相处非常融洽。因为大家都是皇帝的单纯的执行者,没有朋党,只有帝党,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党争,政策的执行力还是很强大的。

  在儒家社会里,士大夫既然连皇帝都敢批评,就没有什么话不敢说,儒家社会的言论是非常自由的。御史言官的职能相当于现在的议员加报社总编,威力则要大得多。大臣的奏章和讨论、皇帝的旨意都是要以邸报传抄天下的,事无不可对人言,这是儒家思想对皇帝和大臣的要求。

  而在清朝,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清朝皇帝用文字狱恐吓天下读书人,借编纂《四库全书》禁毁天下书籍,这也是清朝没有任何重大科技成就和思想成就的原因。

  也许有朋友会问,清朝的制度是沿袭明朝的,儒学也没有多大变化,为什么说清朝不是儒家社会?我举个例子,有两个企业,有着一模一样的完善的规章制度,但一个企业严格执行该制度,另一个企业不执行或者选择执行。那么这两个企业的实际运作会是一样的吗?

  清朝的皇帝只执行儒家制度中有利于自己的部分,不利于自己的部分就当没看见,而缺失的部分是儒家的核心(士大夫的道统)。缺少了这个核心,就没有士大夫阶层,也就自然没有儒家社会了。

  说明:我是从用途的角度来理解治统和道统的。治统是最终的决策权,道统是话语权。我认为这种理解方式更直接、更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