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基于文明的历史观

  谈完了西方的基于征服的历史观,我们来看看基于文明的历史观。

  什么是文明?文明是一个持续不断创造新技术和新思想的体系。基于文明的历史观只关注每个国家、每个文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即它们所提供的新技术和新思想。

  我们知道,历史观有解释过去、指导现在和预测未来三个功能。在这三个方面,基于文明的历史观有如下推论:

  解释过去:对于过去,基于文明的历史观并不看重各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不论这些战争对相关的国家多么重要,从某些角度上来说,都是人类的内战。即使有时战争也会带来新技术和新思想的传播,但互利的贸易和友好的交流毫无疑问是传播新技术和新思想的更有效、更持久和更道德的方式。

  指导现在:对于现在,基于文明的历史观并不认为冲突应当是当今世界的主题。

  预测将来:对于未来,基于文明的历史观指出了一条通向更加美好、更加文明和更加自由的世界的道路。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并不致力于消灭其他人,通过净化这个世界而带来和谐,而是实现和而不同。人们在不同的政治、宗教、文化背景下有着对人类整体文明的共同认同,人们通过合作来共同把人类文明以更快的速度推向更高的水平。

  具体来说,基于文明的历史观认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要经历三个时代:丛林时代、文明时代和圣贤时代,也可以分别称为黑铁时代、白银时代和黄金时代。

  丛林时代就是丛林法则的时代,丛林法则是指强者制定有利于自己的规则,弱者遵守。丛林法则中最具代表性的政治现象是帝国的兴起和衰落。帝国因为力量而存在,因为力量增强而兴起,因为力量衰减而衰亡。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永远兴盛的帝国,因为没有国家能够永远拥有强大的力量。

  丛林时代的主题是永不停息的冲突和争斗,相关的概念除了帝国,还有征服、民族、地缘政治等。从人类文明的整体角度来说,丛林时代是个野蛮时代。不论人们以何种理由相互征战和厮杀,都是对人类整体文明的伤害。因为人类文明是由每一个人组成的,人类文明要靠所所有人共同去发展,在争斗中死掉的每一个人,对人类文明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而人们在争斗中消耗的大量资源,本来是可以用在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上的。想想历史上的两次世界大战,杀死了多少人,消耗了多少资源,不论用何种理由为这些战争辩护,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巨大损失。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反对屠杀,特别是对平民的屠杀和种族屠杀的原因,因为每一个人对人类文明都很重要,而且是同样的重要。也许有种族主义者不同意我的看法,认为自己种族的人的生命很重要,其他种族的人的生命相对不太重要。他们说,我们是领先文明,我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更大,所以我们的命更值钱。但世界上没有永远领先的文明,任何一个文明有兴起,就必然有衰落,既没有千秋万代的强权,也没有千秋万代的文明。如果认为领先文明有权力去屠杀其他人,那当你的文明衰落,其他文明成为领先文明后,是否其他领先文明也可以来屠杀你呢?对平民的屠杀和种族屠杀当然是一种罪恶,一种野蛮行为,如果这种事情做得比较多,后世是否认为你们是个文明还有问题呢?

  我们现在就处于丛林时代,是西方作为强者制定有利于自己的秩序,其他国家遵守的时代。不遵守秩序的国家就在不同程度上被从西方制定的国际社会秩序中隔离。

  丛林时代的主题是永不停息的争斗,同时也建立了与之相适应的理论体系,就是基于征服的历史观。在基于征服的历史观里,认为从古到今,直到未来,人类之间的争斗永远不会停止。人们努力赞美所谓伟大的征服、伟大的征服者和伟大的帝国,实际上是对争斗、屠杀和奴役唱赞歌。而从佛家的角度来看,丛林时代的道就是永远征战不休的阿修罗的道。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们会从丛林时代逐步进入文明时代。

  文明时代是人们对人类整体文明的认同超越其他认同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人们相信对人类整体文明的认同在某种程度上应当高于对本利益集团的认同。不同国家之间同样有竞争,但竞争的目的不是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利益,而是为人类整体文明尽可能多做贡献。每个国家都尽量投入更多资源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例如各国投入更多的资源到科学研究领域,而不是国防领域。人们更多地分享资源,更少地争夺对资源的独占权。

  丛林时代和文明时代的本质区别是丛林时代是基于帝国的秩序,而文明时代是基于文明的秩序。帝国的秩序就是强权的秩序,是强者制定规则,弱者遵守的秩序。而文明的秩序是基于对人类整体文明认同的秩序,所有人共同制定有利于人类文明整体发展的规则。

  丛林时代和文明时代的重要区别在于对战争和屠杀的看法。在文明时代,人们不认同战争,人们认为总有比战争更好的方法来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对于屠杀,以任何名义实施的对平民的屠杀和种族屠杀都是罪恶。在丛林时代,人们认为战争是获取利益、拓展利益边界的重要手段。而对于历史上发生过的屠杀,强者可以进行自我忏悔,这是强者的道德感的表现,但强者绝不容许处于弱者的地位被审判。

  丛林时代和文明时代的民众的福利的增长方式有显著不同。在丛林时代,常常出现利益集团通过侵犯其他人的利益而增加自己的利益的现象。而在文明时代,人们努力在不减少其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增加一部分人的利益,也即帕累托改进。

  在丛林时代,人们努力为获得独占权而争斗,而在文明时代,人们努力去分享利益。例如有一个渔场,在丛林时代,人们努力用金钱、权力或武力获得对渔场利益的独占权,而在文明时代,人们努力制定合理的规则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投入,都获利。

  在文明时代,人类把更多的资源用于推动人类整体文明的发展。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后,人类社会就进入圣贤时代。

  圣贤时代是人人为圣贤的时代,也就是人人获得充分自由的时代。在中国历史上,圣贤不是有钱、有权、有贵族血统或有军队的人,而是思想学术流派的开创者和重大贡献者。他们的本质就是思想自由的人,而思想的自由是人类所有自由中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当生产力水平发展到足够的高度后,人人都拥有充分的自由,并能有效地利用这些自由去探索,去创造。

  圣贤时代的本质特征是每个人都拥有充分的思想自由。有朋友可能会问,现在西方不是已经有了思想自由吗?现在的西方是丛林时代的领先文明,而丛林时代的思想自由和圣贤时代的思想自由是有显著不同的。简单说,丛林时代的思想自由有很多约束和障碍,而在圣贤时代,这些约束和障碍中的大多数是不存在的。

  思想自由所受的约束和障碍包括政治约束、独立学习的障碍、独立判断的障碍、甚至时间约束等。现在大家谈得比较多的是政治约束。就西方而言,西方的政治约束是划下了一个大的框框,在这个框框里你可以自由地思想,但是你不能跨越这个框框。比如说,你可以质疑资本主义,但是你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资本主义。中国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如果说西方的思想自由是有秩序的自由、有规则的自由的话,中国的思想自由则是混乱的自由、无规则的自由。理论上似乎自由不多,但实际上尺度又很大,有时收得比较紧,有时却放得非常开。似乎没有明确的规则和界限,在执行模糊的规则时也随心所欲,简直是乱得可以了。

  此外还有独立学习的障碍,虽然互联网的出现极大地便利了人们对知识的学习,但基于互联网的学习模式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如何让人们能够轻松愉快地学习任何知识,还有很多障碍要克服,很多工作要做。而独立判断的障碍主要来自媒体,虽然媒体在帮助人们获得信息方面的作用不可或缺,但在很多时候,媒体也成为利益集团操纵人心的工具。如何在媒体的狂轰滥炸下,做出并保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另外,如果你每天忙着工作,忙着赚钱养家,你有时间思考吗?这就是思想自由的时间约束。

  所以说在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下,思想的自由是有限度的。
 
  而在圣贤时代,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大提高,社会财富极大丰富,人们不再为了生存而工作,而是为了兴趣而工作。甚至可能,人类已经抛弃了自己的躯体,以一种精神意识体的形式存在,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造躯体去使用,当然你也不必花费时间去健身了。而学习则可能成为人类精神意识体之间的交流(人和人的学习),或者人类精神意识体和人工智能之间的交流(类似现在读书学习),也许是以一种类似醍醐灌顶的方式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的。

  简而言之,在圣贤时代,独立学习、独立思想、独立判断、独立创造成为很简单而自然的事情,也成为一个人需要做的主要事情,而思想的充分自由则是这一切活动的核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