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基于征服的历史观

  当前主流的历史观是西方的历史观,而西方的历史观是基于冲突的,即认为历史的主题是不同文明、不同国家之间的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西方的历史观也可以称为基于征服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认为,强大就要征服,强者征服。

  那么什么是征服呢?

  征服就是把军队派到别人的土地上,杀人放火抢东西,不是吗?

  那么征服是道德的吗?当然不是。杀人放火抢东西能是道德的事情吗?

  那么为什么西方称颂征服呢?

  西方的历史观或者说历史理论体系形成于西方的殖民主义时期。在当时,这些理论本质上是为西方的全球殖民和全球征服提供正当性的。而在现在,基于征服的历史观则是为西方在殖民主义时期的野蛮行为进行辩护。

  那么西方是如何进行辩护的呢?我们来看看最有名的《枪炮、病菌和钢铁》。

  因为西方实在不好说征服是道德的、正义的事情,所以西方只好说,人类从古至今都是强大了就要征服。这样西方的征服就是一种正常的社会行为,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枪炮》一书中,始终重复着一个同样的故事,在某地原来生活着一群人,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是几万年后)来了另外一群人,然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前一群人消失了。该书的作者就马上揣测说,一定是后来的一群人对前一群人进行了征服和屠杀。然后这样的故事复制粘贴了几十遍。

  如何证明后来的人群对先前的人群进行了屠杀呢?一般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通过证据。如果我们通过考古发现了屠杀的证据,证据就是事实,有了事实,我们就不需要分析和推测了,屠杀的证据就证明了屠杀的发生。但是我们从未找到这种屠杀导致族群灭亡的证据。

  第二种方法是通过分析推测。对古代人类族群的生存造成威胁的因素有:
  a. 野兽,在古代野兽的数量是人类数量的几万倍甚至几十万倍,对人类生存的威胁是最大的。
  b. 天灾,如森林大火或者洪水,很多种族的古代传说中都有对大洪水的记忆。
  c. 疾病,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卫生条件导致生病死亡。
  d. 其他人类族群,老实说,这一条列在这里太勉强了,因为其概率和前三项相比太小太小了。

  我们假定某一古代人类族群有几千人,这几千人可能生活在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再考虑到这些人群还是相对聚居的,因为在古代,散居的人很难生存,一个族群要见到其他的族群是很难的。

  而且族群之间的战争图个什么?抢钱?没钱可抢。抢资源?到处都是资源,就怕你采集的时候被猛兽叼了去。抢人?那就没有屠杀了。抢女人?在没有避孕手段的原始社会,婴儿的出生率不是问题,婴儿的夭折率才是问题吧。而且那时候应该是母系社会吧,难道是抢男人?就算因为某种原因,两个族群发生了冲突,失败者往大森林里一钻,你去追,不怕猛兽来吃掉你吗?

  另一方面,假设两个族群之间确实有持续的战争,而且其中一个族群不断死人。这个族群有2000人,然后经过2000年,这个族群灭亡了,这样一算,平均每年被屠杀了1个人,这算屠杀吗?怎么看被猛兽吃掉、得病死掉、走路不慎摔死的人要多得多吧。

  简而言之,如果有考古证据证明一个族群在较短时间里屠杀了另一个族群,那么前者是后者灭亡的原因。有了事实,不用分析。

  如果没有屠杀实际发生的证据,就必须排除野兽、天灾、疾病因素导致族群灭亡的可能性,才能谈到敌对族群因素。在谈到敌对族群因素时,还必须解释上面分析的不合逻辑的地方。

  一个简单的例子,《枪炮》的作者如何能证明古代人类族群的灭亡不是因为大洪水呢?

  综合上述,没有证据证明在人类历史上,征服和屠杀是古代种族灭亡的主因,也没有逻辑可以证明这种观点的合理性。

  《枪炮》一书为什么不断重复这种牵强的故事呢?因为这本书是为西方的所谓征服进行辩护的。他们没法说征服是道德的行为,只好说,从古到今人类都是要搞征服和屠杀的,那么西方在近几百年的种族屠杀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了。

  事实上,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存在一个无法忽视的反例,就是中国。中国是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是从古代直到明朝末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是历史大多数时间国力最强大的国家,但中国在很早就停止对外扩张了。在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并没有对外征服,并不符合强大就要征服的逻辑。郑和七下西洋,率领着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但他没有征服、掠夺或屠杀任何人。他带去的是友谊,促进的是交流。郑和的远航不仅是科学技术的伟大成就,同时为中国和人类文明留下了伟大的道德遗产。

  中国以其在人类文明历史中的地位是无法忽略的,但中国强大并未征服,怎么解释?作者没法解释,只好说在谁也没有看到的时候,中国人的祖先也对某些种族的消失负有责任,至于证据,当然是没有的。对于中国文明后来的发展,就避而不谈了。

  至于《枪炮》集中大量笔墨所谈的符合什么条件的国家更容易成为征服者,相对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把历史上的所谓征服者归到一堆,找找他们的共性,仅此而已。

  《枪炮》一书为征服唱赞歌的逻辑是可笑的,但还有更可笑的,就是《狼图腾》。如果说《枪炮》是强盗学说的话,《狼图腾》就算更奇葩的野兽学说了。

  《狼图腾》的主要观点是,草原部落崇拜狼,所以有狼性,其他国家是羊。狼的天性是要吃羊的,所以要征服。

  《狼图腾》的荒谬之处在如下几点:

  a. 不管征服是英雄行为、存在即合理、或者是不道德的野蛮行为,它都是人类社会中的一种社会行为或社会现象。用狼性(实际上就是一种兽性或动物性)去为一种社会行为提供合理性,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古怪的逻辑吗?难道说,草原部落发动战争不是因为利益,而是因为兽性大发吗?

  草原部落之间有着频繁的战争。如果把强大的部落进攻和掠夺弱小的部落,看成是狼吃羊的话。当原来强大的部落衰弱,而原来弱小的部落兴盛后,后者对前者还以颜色,难道是原来的狼变成了羊,原来的羊变成了狼?不论是草原部落内部的战争,还是草原部落和别的国家的战争,只要你经常打战,总会有胜有负。当你打赢,抢了别人,就是你作为狼去吃别人的羊。当你打输,被别人反抢了,就成了你作为羊被别人吃。难道是在演出变形记?我能理解,每个族群都在寻求一个让自己感到自豪的对历史的解释。但是老实说,这种理论非常低级。

  b. 草原部落真的崇拜狼吗?答案是否定的。实际上,草原部落最痛恨的动物就是狼了,因为在草原上狼是害兽。在牧民心中,狼是强盗,因为狼经常杀死牧民的羊,狼还是卑鄙的动物,不管吃得多少饱,看见羊就要咬死。在历史的大多数时期,草原上的生活是艰苦的,羊死得多了,人就要死。大家就理解为什么牧民如此痛恨狼了。

  c. 我们再来看看狼这种动物。狼曾经很强大,一匹狼和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赤手空拳的人相遇,狼胜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人能够创造,狼创造不了任何东西,几千年都是一个样。当人发展出先进的武器之后,狼就再没有胜利的可能了。到了现在,狼快变成珍稀动物,生活在保护区里了。现在人和狼比,狼变弱者了,人杀狼很容易,但是杀狼现在可能是违法行为了。看看狼的历史,《狼图腾》的作者把草原部落比作狼,还说草原部落崇拜狼,用心实在有问题啊。

  不管某些人抱着何种动机去圆这个理论,把草原部落比作他们所痛恨的狼,把他们在历史上的战争行为说成兽性大发,是对草原部落的侮辱。

  现在《狼图腾》据说得到了好莱坞的青睐,要由一位拍了《西藏七年》的导演拍成电影了。这样的小说为什么会得到特殊人群的喜爱呢?原因很简单,为了播撒民族仇恨的种子。

  现在西方非常明确中国是西方的敌人,是对西方统治世界秩序的最大挑战,那么摧毁中国就成为西方最重要的工作。从政治上打倒中国很困难,因为政治就是利益集团的博弈,而在西方内部有很多利益集团,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本身就很难平衡。比如,中国的商品是西方在经济不景气条件下维持民众一定生活水平的必需品,中国的市场是西方增加出口的最可靠的选择。如果中国出了问题,中国的商品供应和市场需求出了问题,西方民众的就业减少,生活水平下降,西方的政客马上就要下台了。西方的政客也很纠结,损害中国的经济就是损害自己的经济,是找死,放任中国不管是等死。所以西方的政客非常希望中国政府干出什么震惊世界的事情,让他们能够名正言顺地把中国和世界的其他部分隔离开来,而不必面对痛苦的选择。

  从军事上打败中国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是核大国,而且是中美俄仅有的三个能够摧毁世界的核大国之一。而战争的进程和结果是不可预测的,两次世界大战就足以证明,其持续时间、强度和破坏力都远远超过了开战前所有人的想象。哪怕是大国和小国的战争,都可能导致其他大国的卷入,从而导致战争的升级,而最终可能导致毁灭世界的核战争。西方是机械的利益主义者,大声嚷嚷是经常的,亏本的买卖是不做的。

  看来看去,想来想去,最安全也最可靠的方法是利用中国的民族问题,把中国从内部分裂。毕竟苏联和南斯拉夫已经解体了,算是成功的案例,而中国拥有和前两者同样的民族政策。实际上,西方在西藏和新疆的工作进行得还不错,但是这还不够,还要做更多。虽然在南方搞了些岭南民族之类,但是没有折腾出什么水花,说明打造一个新的民族确实不容易,还是利用现有的民族比较靠谱。看看中国地图,如果能够在内蒙古开辟第三战场,就太好了。其实西方不管对草原民族,还是对多数民族都没有什么兴趣,但对于挑拨这两个民族非常有兴趣。反正先利用所谓文艺作品,播撒下民族仇恨的种子,然后时不时浇水、呵护,会有收获民族仇恨的果实的那一天。

  我们在上文中展示了两种为征服辩护的理由。一种认为人类从古到今都是搞征服和屠杀的,特别是在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也没有任何考古证据证明的时代,人类都是这么做的。另一种则认为,人类征服是因为人类的兽性。这两种理由当然很荒谬,那么征服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征服的原因很简单,为了利益。为了利益,就要最大化自己的收益,最小化自己的付出。如果能够白白地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不就是最合算吗?或者说,自己放牧、种地多麻烦啊,直接抢不就行了吗?

  我们在生活中有时会看到强盗,强盗一般都是好逸恶劳、喜欢不劳而获的人。自己动手创造财富多累啊,刀子一亮,就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多爽。就算运气不好,遇到硬茬,被百姓打死了,被警察打死了,被黑吃黑了,至少爽过了。强盗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强盗人多了,穿上军服了,以国家的名义行事了,干的事情没有任何不同,还是抢,就变成伟大的征服者了,其实是很荒唐的。

  西方人大肆鼓吹马其顿君主亚历山大是一位伟大的征服者,建立了伟大的帝国,还是什么希腊化帝国。但是我们看亚历山大那句名言,亚历山大对征服的理解也就是抢钱抢女人,老实说和绿林好汉也没什么不同。如果不是为了抢东西,亚历山大至于跑那么远吗?难道他是传播希腊文化的国际友人?

  此外,人类历史上有永远的征服者吗?没有,历史上的大多数征服者最终都以某种方式被征服了。或者是被宗教征服,或者是被强权征服,或者是被时间征服、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这也很正常,没有千秋万代的朝代,也没有千秋万代的帝国,更没有千秋万代的强者。那么西方会成为永远的征服者吗?当然不,西方现在主要是统治,也不是征服,西方现在对征服的吹捧主要是为西方近代的殖民主义历史做辩护,不然西方辉煌历史的同时也是西方的不道德历史了,面对这样的历史,西方人就太尴尬了。而在西方内部,我们已经看到太多帝国的兴起和衰落。和历史上其他国家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些国家衰落但没有最终灭亡,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国家灭亡的时代了。

  我们知道,历史观或者说历史理论有三个功能,解释过去、指导现在和预测将来。我们再回头仔细看看基于征服的历史观在这三个方面的推论。

  解释过去:对于过去,基于征服的历史观认为,因为人类从古到今都是强大必征服,征服就是一种正常的社会行为。那么在殖民主义时期,西方对全球的殖民、征服和奴役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指导现在:对于现在,基于征服的历史观认为,冲突是人类历史的永恒主题。只有让西方这个领先文明把西方的秩序传播、推广到世界各地,才能实现冲突的停止和永久的和平。换句话说,只有西方在所有方面彻底地征服了世界,让整个世界西方化,才是征服的终结。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西方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包括战争。但实际上,西方的目标是不可能达到的。首先,冲突并不能最终解决问题,而很可能导致新的冲突。例如,美国为了推翻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扶植了极端宗教势力,最终导致伊斯兰国的建立。其次,在殖民主义时代,当西方拥有压倒全世界的力量的时候,西方沉醉于创建单方面有利于自己的帝国的秩序,而在西方逐渐衰落的今天,西方也再没有力量实施他们所希望的改变了。

  预测将来:对于将来,基于征服的历史观不情愿地承认,人类很可能被外星人征服。如果强大就要征服,人类在宇宙中当然不会是最强大的,一定有比人类更强大的外星人。实际上,只要在人类找到外星人之前,外星人找到人类,那么外星人的科学技术水平至少会比人类先进几千年。如果这些外星人要征服人类,人类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至于地球的病毒、高中生的神奇力量和天外神国的拯救者,只能生活在电影里。

  对将来的预测是基于征服的历史观最明显荒谬的地方,对于外星人来说,要啥自行车啊?外星人已经有能够跨越星系的高科技了,人类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外星人觊觎吗?地球的资源?其他行星就没有资源啦?就算外星人想要什么资源,拿走了地球人也不会知道吧。研究人类?人类对外星人有秘密吗?外星人用些类似CT+++++的设备不能研究吗?能源?核能、恒星能或者其他高科技的能源不行吗?难道外星人的飞船是烧煤烧石油跨越星系的?想来想去,人类对外星人唯一可能的价值就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外星人留几个人观察一下,记录一下,大概也就这样了。也可能会确保人类不要出现太出格的行为,比如毁灭全世界之类的。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了外星人存在的线索、甚至更多。但是某些现实因素阻碍了这些信息的发布。一个是宗教因素,外星人信上帝吗?这对于一些基于宗教认同的国家是个问题,当然跨越这个问题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总有一天外星人会以我们无法否认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另外一个是种族问题,华夏文明的传承者们,为自己的祖先和传统自豪吧,我们文明的起源并不简单。就如同有人在网上透露的,要想和外星人交流,学习甲骨文和金文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