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历史理论知多少

  什么是理论?理论是人们对事物及其发展变化的观点或看法。和理论相对的是事实,理论是主观看法,而不是事实。理论有两种功能,解释过去和预测将来。

  我们用股票理论来举例。股票理论是用来解释股票价格变化的理论。股票理论有很多种,如道氏理论、波浪理论、江恩理论等。这些理论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股票的历史数据进行合理的解释。那么什么样的股票理论是好的股票理论呢?能够指导我们在股市里赚钱的理论就是好的理论。如果一个股票理论对股票历史数据的解释非常完美,但是不能用它赚钱,那么这种理论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用处。

  历史理论也是相似的。历史理论是用来解释历史发展变化的理论。历史理论有很多种,如西方中心论、全球史观等。这些理论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至少是部分的历史事件。那么什么样的历史理论是好的历史理论呢?能够让人们增强自信、凝聚认同,让人们充满正能量地去做正确的事情,这样的历史理论才是好的历史理论。如果一个历史理论虽然对历史提出看似合理的解释,但是却消除人们的自信,摧毁认同,让人们沉浸在负能量的精神泥沼里,这种理论对大多数人来说不仅没用,而且有害。

  必须强调的是,能够解释过去的理论绝非一种。我们必须平衡理论的两大功能——解释过去和指引将来。例如,如果有两种历史理论,一个能够完美解释过去但不能给未来指出任何可行的道路,另外一种即便对过去的解释没有那么完美但是能有效地对现在和未来提供帮助,那么我们应该选择哪一种?当然是第二种。第一种也许有学术价值,但没有现实价值。

  现在很多国家创建了自己的历史理论,这些历史理论在解释过去时有时显得有些牵强,但因为这些理论可以增强国民的自信、凝聚国家和民族的认同而被官方和民众推崇。而中国的很多学者所创立的历史理论,似乎在努力地把人民沉浸在负能量的海洋里。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还真是一个异类呢。

  很多国家的历史理论之所以牵强的原因在于,为了增强自信,必须赞美祖先的成就,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着辉煌的历史和详实的历史记载,有时难免吹的有些过了头,有时甚至纯粹变成想象了。而中国则不同,中国作为四大文明起源地之一、至少两三千年世界领先的文明或文明之一、有正史记载以来大多数时间国力最强的国家,我们只要揭示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就可以让我们的人民回到正能量的海洋中来。

  现在可以改变,将来可以改变,但历史不能改变,来自辉煌历史和传统的自信是强大而不可动摇的。这种自信是一股巨大的正能量,能够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工作更有效率。自信的人永远比不自信的人有更好的生活,不是吗?

  那么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历史理论呢?我们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学习的。

  现在主流的历史理论就是西方中心论了,虽然有很多变种,如全球史观之类,但基本还是以西方中心论的很多观点为核心的。

  首先我们来看西方中心论的产生背景。西方中心论是一个理论体系,它产生于殖民主义时代,是为西方对世界的殖民提供理论依据的。西方中心论的核心观点就是西方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既然这样,那么把西方的道路通过某种方式推广到世界就成为正确的事情了。

  西方中心论是西方软实力的核心,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兴起,西方国家相对衰落,西方会更多地依靠软实力维持对世界的统治。

  下面我们从文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阐述西方中心论的内容。

  在文明方面,西方中心论认为自己是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的继承者。尽管在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东罗马帝国代表了欧洲最先进的文明水平。但是因为涉及天主教和东正教的正统之争,欧洲学者是不可能承认东罗马帝国继承了罗马文明的。所以他们给东罗马帝国(其实历史上的名字就是罗马帝国)改了名字叫拜占庭帝国。这样日耳曼人的神圣罗马帝国就成为罗马帝国和罗马文明的唯一正统继承者。

  对于其他的文明,西方中心论认为,西方文明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如果其他文明没有走上西方的道路,就说明他们走错了路。如果其他文明的发展中没有出现西方文明历史上出现的变化,就认为其他文明是静止的、没有变化的。

  比如对于中国,因为没有在中国的历史上发现西方历史上出现的重大突破,西方学者就认为中国的历史是静止的、没有变化的,但他们对中国文明的水平则避而不谈。中国的历史当然是有变化的,但是由于历史没有必然性,中国和欧洲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中国历史上的变革,欧洲没有出现,欧洲历史上的变革,中国也没有出现,这很正常。但是在历史的大多数时期,中国的文明水平是高于欧洲的,这是西方中心论者所回避谈论的。

  在政治方面,西方中心论理论体系的核心理论,就是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的划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罗马共和国时期,采用了代议制民主,可以看做民主的时代。欧洲在法国大革命之后,也可以看做民主的时代,虽然远没有现代民主制度这么成熟(比如妇女直到20世纪初才获得投票权)。但在这中间,有1000多年是封建世袭领主制怎么办?看起来很不民主。西方学者就把封建世袭领主制包装成了贵族民主的概念。贵族民主当然和人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同时也不是代议制民主,因为贵族的权力是世袭的,而非通过选举获得的,或者说,在封建世袭领主制里,政府首脑并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人民的代表。因此,贵族民主按照西方的定义本应是一种专制制度,但是通过包装一下,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就变成了欧洲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民主制度,只是民主的形式不同,多么的聪明。

  西方中心论认为,政治制度只分为两种,就是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历史上,民主只有西方有,其他国家的制度就只能是专制了。这样西方自然就高大上,其他国家自然就矮矬丑了,多么让人赞叹的理论。

  在经济方面,西方中心论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目前最适合经济发展的社会制度。

  在文化方面,西方中心论认为其他文明或国家的文化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可以看所有西方关于文化方面的著作,说来说去,都是西方怎么好,其他国家怎么不好。

  西方中心论里包含了很多不符合事实的观点,在此,笔者只是展示西方中立论的主要内容,不逐一批驳了。

  从西方中心论的内容,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历史可以有多种解释,而西方学者选择了最有利于西方的利益的解释。西方中心论在历史上,让西方殖民者意念通达地去征服、奴役和统治其他人民,在现在也轻易地把握话语权。

  我并不是一个反西方论者,相反,我非常敬仰西方在最近300-400年对生产力水平的巨大提升和对生产关系的巨大改进。我也认为现在是中国向西方学习的时代。但是学什么、怎么学很重要,认清世界的本质,认清理论的本质,才能有自己的观点,才能不被忽悠,才能学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别人希望你学的东西。太多理论是有利益诉求的,不认识这一点,要么迷惘,要么成为工具。

  另外再举一个身边的例子,就是人们说的“崖山之后,再无中国”。

  “崖山之后,再无中国”实际上是日本历史观的一部分。我们知道,公元633年日本、百济联军进攻唐朝、新罗联军,唐朝将领刘仁轨在白江口之战打败日本军队。日本败得心服口服,随后大量派遣留学生来唐朝学习,把唐朝的制度和文化引进日本。唐朝的时代确实是一个伟大文明和辉煌帝国的时代,日本对唐朝是非常钦佩的。

  经过乱世,到了宋朝,虽然很多中国人对宋朝颇有微词,但除了军事方面,宋朝在政治、经济、文化及其他所有方面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日本人对宋朝也是很敬仰的。

  到了元朝,日本人认为元朝是蒙古人的朝代,元朝对日本的进攻是蒙古人对日本的进攻,而非中国对日本的进攻。

  到了明朝,明朝是中国历史上继春秋战国之后的第二座思想学术的高峰。郑和七下西洋和宋应星编著的《天工开物》展示了明朝辉煌的科学技术成就。说明朝并非中国是让人很难理解的。但从日本的角度来看,就很好理解了,因为明朝和日本有过一场战争。公元1592年,丰臣秀吉开始征服世界之旅,第一站是朝鲜。朝鲜向明朝求援,明朝派兵入朝,打败日本军队。尽管日本没有全军覆没,但丰臣秀吉的部下都泄了气,最后死守在沿海的几个堡垒里,等丰臣秀吉死后就撤回国。日本是承认中国(至少是唐宋时期)是日本的老师的,如果明朝是中国,那就成了学生进攻老师。在儒家文化圈里,欺师灭祖是什么概念,大家想想就知道了。所以认为明朝并非中国,这样日本的历史看起来就光明很多。

  实际上,日本最后抛下欺师灭祖的顾虑,毫无顾忌地入侵中国,还是西方的理论传入日本之后。西方理论里可没有什么欺师灭祖的罪名,属于有利益就要上的。

  简而言之,大家没有必要为“崖山之后,再无中国”而纠结,这是日本的历史观的一部分,我们中国当然可以有不同于日本的历史观。其实只要了解明朝的辉煌,“崖山之后,再无中国”就是一句笑话了。

  再举一个新清史的例子。新清史的主要观点就是,中国是汉族的民族国家,清朝是多民族国家,所以清朝大于中国。当然我们可以对历史做出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新清史在西方获得推崇的主要原因是,它可以作为肢解中国的理论依据。因为这个理论有政治用途,所以比较容易获得资金支持。这个理论当然是不合理的,中国的本质是一个文明而非民族国家。民族是个西方概念,在这个概念传入中国之前,中国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民族或者民族国家。用西方概念解释中国历史,常常得到似是而非的结果。

  其实除非你是搞学术研究的,大多数人对新清史没必要太关注,知道它是对中国不利的就可以了。如果我们能够了解世界的本质、理论的本质,就不会再纠结,而是意念通达。我们可以清晰地分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用来包装利益的谎言,在谎言上花太多时间,是不是太傻了点。

  综合上述,我们可以看到,对历史可以有多种解释,我们应当选择那些有助于增强自信、凝聚认同的解释,因为这些解释或者说历史理论不仅不会阻碍我们的进步,而且会大大推动社会的进步。

  对于中国,这件事情其实是挺容易的,只要我们排除那些有着不同利益诉求的所谓历史理论的困扰,揭示历史的真相,我们自然就会得到一个让人意念通达的、增加自信、凝聚认同的历史理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