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儒家制度既非民主,也非专制

  本文讨论的范畴为在中国儒家社会的时代(从古代到明朝末年),不民主即专制的概念是否适用于儒家制度。当儒家社会随明朝的灭亡而灭亡后,西方成为世界领先的文明,此后既然已经没有儒家社会和儒家制度了,就不在本文讨论的范畴了。

  1、民主和专制是相对的概念吗?

  一般认为,民主和专制是相对的概念。不民主即专制,专制概念是依托于民主概念存在的,是民主的互补概念。

  在理论上,民主和专制作为相对概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们先定义民主,然后把不民主定义为专制。因此从定义上,不民主即专制,专制概念依托于民主概念存在。
 
  但在实践上,特别是从古代到明朝末年的儒家社会时期,民主和专制作为非此即彼的相对概念存在很大问题。因为专制就是不民主,专制的实际存在就依托于民主的实际存在。

  对民主有两种认识方法,一种是比较理想化的人民统治,来自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概念,另外一种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人民制约,来自精英民主的概念。

  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概念认为,主权在民,所以人民统治。在古代西方,直接民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在古希腊的城邦时期人民轮流担任城市的管理人员。间接民主的表现形式为,人民选出代表管理国家。

  主权在民是个理论概念,或者说是民主制度的前提假设,没有什么可说的。但在古代,西方的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是否真正实现了人民的有效统治呢?似乎没有过。

  人民轮流统治是否等同人民统治呢?比如在学校里,班级里的学生轮流当班长,是否等同于所有的学生都是班长呢?概念上还是有区别的。而在西方的大多数时期,不是人民统治,而是贵族统治。

  应该说,认真研究历史,我们会发现人民统治还没有成为现实,这并不能否认人民统治是一种美好的理念,在未来我们可能会发展出效的方法来实现人民统治,但谈到历史,历史上并没有真正出现过人民统治。

  精英民主的概念认为现有民主制度是政客通过种种努力,获得人民的授权,从而获得统治(管理国家)的权利。现在并非人民统治,而是少数人统治,但人民的周期性授权的制约力量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说,现在是人民制约,而非人民统治。

  根据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人民统治概念,人民统治即为民主,人民不统治即为专制。但既然人民的实质统治从未成为现实,特别是在本文涉及的中国的儒家社会的时代(从古代到明朝末年),那依存于民主存在的专制又是什么呢?

  如果按照精英民主的人民制约概念,人民制约即民主,人民不制约即专制,又出现问题了。比如贵族制约行不行,我们知道在欧洲历史的大多数时期,是没有人民制约的,议会里都是贵族、教士和有钱人。

  当我们把专制定义为民主的互补概念,先定义民主,再由民主去定义专制时,因为人民统治和人民制约在西方大多数历史时期并不真实存在,这段时期内的专制概念就无法定义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定义专制。

  我们把专制定义为没有制约的权力,而制约可能来自很多地方,比如贵族制约,比如士大夫制约,比如人民制约。而在未来当人民统治的民主成为现实时,这当然是更强的制约力量。先定义专制,后定义民主就把西方的历史、现在和未来都有机地结合起来了,整个概念体系要顺很多。

  采用这种定义方法,民主和专制就不是非此即彼的相对概念了,专制是没有制约,民主是一种特定的制约体系。当然在现代社会,民主是最有效的制约体系。

  2、儒家制度既非民主,也非专制。

  首先,儒家制度不是民主制度,因为他并不是基于主权在民的思想。实际上,和儒家制度同时代的西方也没有什么民主,实际上是贵族统治,贵族是世袭的,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没有人民的授权,不是人民的代表。

  其次,儒家不是专制制度,儒家是一种制约机制。儒家之所以代替法家,就是因为,法家制度没有提供对君主的制约,而儒家提供了对君主的制约,希望制约君主就是士大夫阶层建议皇帝实施儒家制度的动机,详细讨论见笔者的《儒家的兴起》一文。

  有些人一听到儒家就说儒家是加强对君主的服从,确切的是说,是有条件的服从。当君主的言行符合一定的条件(或规则)时,臣民就应该服从,如果君主违背了这些条件,君主就变成了孟子说的“独夫”,臣民就应该推翻他。

  实际上,不论在西方还是中国,在古代还是现代,社会中充满了服从,因为权力就来自他人的服从,有权力的地方就有服从,但服从都是有条件的。例如你在公司工作,你就需要服从你的上司。当然这种服从是有条件的,如果你认为公司的工作环境不符合你的要求,或者你不满意你的上司,你可以用脚投票,换个公司工作。此外,在一个社会中总有决策者和执行者,执行者要服从于决策者,这很正常。

  我们也可以把是否服从分为以下几类:
  a. 有条件的服从,也包含有条件的不服从,儒家制度和民主制度都属于这类。
  b. 无条件的服从,欧洲封建领主制里平民对领主的服从属于这类,法家制度也算。不过法家制度也包含了无条件的不服从(六国百姓并不真心认同秦国君主),因为法家制度没有提供统治的合法性,详细讨论见笔者的《谈法家》一文。
  c. 无条件的不服从,就是乱世或者无政府主义了,索马里就属于这类。

  西方的不民主即专制的理论是一个让笔者赞叹的极其聪明的理论。因为只有西方有民主,既然不民主即专制,而民主是先进的、道德的,专制是落后的、不道德的。自然人类历史上只有西方才是先进的、道德的了,其他文明的落后和不道德就是必然的了。

  世界上最聪明的事情莫过于创建一个理论,并让所有人都接受它。在这个理论里,一部分人)自然变得高大上,另外一部分人自然变得矮挫丑。西方的大多数历史理论和价值观体系都属于这类理论。

  西方人在文明层次上其实是很狭隘的,对于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是很无知,也不感兴趣的。他们基本上就没有读过任何中国的古代典籍,只是凭借自己的想象和媒体的宣传,对中国的历史乱发评论,目的只是为了让自我感觉更好。

  比如西方人说中国人对君主有惊人的服从,但是中国人推翻了那么多君主,西方人又推翻了几个呢,怎么看西方人对君主、对贵族的服从更多吧。他们对君主、对贵族的敬仰、羡慕和迷恋一直延续到今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