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从精英民主到全民民主

  1、从人民制约到人民统治

  民主概念有两种理解方式,一个是来自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人民统治,另外一个是来自精英民主的人民制约,详细讨论见笔者的《谈民主》和《儒家制度既非民主,也非专制》。

  现在的民主主要表现为人民制约,而非人民统治,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并没有找到一个可行的体系,让人民对国家进行实际管理,从事具体决策,同时保证决策效率和决策质量。但科学技术的进步最终会解决这个问题,从人民制约发展到人民统治,最终目的是加快文明发展,获得更多文明自由。

  2、从精英民主到全民民主

  精英民主是指政客通过种种努力,获得人民的授权,从而获得管理国家的权利,人民通过定期确认授权或重新授权对政府官员进行制约。

  全民民主是社会公众按照专业知识、兴趣等方面有机地组织起来,参与国家和社会各方面的管理和决策,目的是逐步引入社会公众智力到国家管理中来,改善国家管理的质量。

  为什么要从精英民主发展到全民民主?

  文明的进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越来越多的公众能够贡献他们的才智到国家管理和决策制定中。在信息社会和知识经济的时代,生产力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取决于对公众才智的开发和应用水平,而在国家管理方面,能够有效地应用公众的才智无疑能够提高国家管理的质量和效率。

  但当公众参与国家决策时,常常会遇到以下障碍:

  a. 不掌握相关信息

  由于种种合理和不合理的原因,很多信息并未和社会公众分享,合理的原因例如国防工业发展的一些细节并不适合广而告之,不合理的原因例如美国政府对公众监控的细节。如果你不掌握相关的信息,不论你有多么明智,你很难做出正确的决策。

  必须制定信息分享的政策和信息分享的系统,让有能力参与决策的人员获得相关信息,让有兴趣或潜在能力参与决策的人员也获得一定的信息,也就是说,从让人尽可能少知道变成让人尽可能多知道,从一个封闭的信息分享系统变成一个开放的信息分享系统,同时提供必要的信息管理、控制和流向监控等功能。

  b. 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

  不同领域的决策是一门专业工作,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决策,就是拍脑袋、凭直觉的决策,当然就提不上什么决策质量了。

  必须建立相关系统,对参与决策的人员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水平进行评价,对有兴趣或潜在能力参与决策的人员进行专业的培训。这也应当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对人员开放,对改变开放。

  c. 受专家意见和媒体宣传的左右

  在现代社会中,专家和媒体是传播信息的主要节点,如果所有的或大多数专家或媒体都是相同或相似观点,那么公众特别是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的公众就看似有选择,实际没选择了。

  必须在专家和媒体中创造竞争,防止少数专家和媒体对公众注意力的垄断。比如创立多个任务工作组(task group)对某一政策项目进行研究,所有的任务组都向公众提交研究报告和研究结论,供公众选择。这些报告和结论必须以用公众容易理解的形式展示给公众,不能有有意设置的理解障碍或误导公众的内容。

  当今时代,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人都有了说话的地方,但是并不是每个人说的话都有相等的机会被公众所听到,公众的注意力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少数媒体所垄断的。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最终会解决媒体的垄断问题,让最有价值的观点被尽可能多的公众所了解。

  d. 受情感左右

  人既有理性,也有感性。一方面,人们既用理性决策,根据客观事实和逻辑决策,也用感性决策,根据直觉和情感决策。另一方面,人们的决策有时是为了满足理性需求,有时是为了满足感性的需求,或者说情感需求。

  情感在决策中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国家治理的目的不仅要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而且要提高人们的精神生活水平,让人们生活得更满意、愉快和舒心,这就必须把人们的情感需求考虑在内。但在做决策时,感性的部分过大,超过了理性的部分,也可能导致决策质量的下降。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增加决策的理性部分,通过提供决策所需的相关信息,向公众提供决策技能的学习系统等。

  以上阐述了如何克服妨碍公众作出有效决策的障碍,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工作已经在进展中了,也就是说,从精英民主向全民民主发展的条件正在逐步成熟。那么到底应该如何实现从精英民主到全民民主的转变呢?

  我们先来看看西方的政客是如何工作的。西方政客往往并非某专业人士,他要依靠专业顾问或者智库来提供建议,做出决策。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让社会公众能够自由地组成任务工作组或智库(think tank)团队,为国家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提供专业的意见。

  通过信息分享系统尽可能在一定范围内分享信息,尽可能将拥有专业知识的人员纳入决策过程。组建大量的任务工作组和智库团队,并引入这些团队的竞争。让公众按照自己的兴趣和专业知识技能加入相应团队,在这些团队里学习如何决策。当参与者具备一定的决策能力后,就可以分享信息,参与决策,同时承担决策的责任。

  这就是一个培育社会公众智力,利用社会公众智力,改善决策质量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从精英民主到全民民主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