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通达:从儒家到全民民主

  让很多中国人纠结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传统似乎和现实社会的很多观念不太相容。

  中国传统的核心是儒家,而现实社会的核心理念是民主。民主是西方推崇的普世价值的核心,同时也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排行第二(富强、民主、文明等)。

  那么儒家和民主兼容吗?

  首先明确概念。什么是儒家?儒家思想是用来规范社会各阶层的一整套道德行为规范,而儒家社会是以儒家思想为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安排。在儒家社会里,皇帝和士大夫阶层是主导的社会阶层。皇帝拥有治统,即最终的决策权,士大夫拥有道统,即儒家行为规范的解释权,也即话语权。士大夫和皇帝是相互制约的关系。所以,儒家社会制度并不是权力失去制约的专制制度。

  什么是民主?民主,顾名思义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当家作主是一种描述性的语言,改写成比较准确的语言,就是人民是决策者,这种定义的民主我们可以称为全民民主。

  而现在世界上普遍实行的民主,并非上述定义的全民民主,而是代议制民主。在代议制民主下,人民并非决策者,而是通过选举,选出主要的政府官员,然后把决策权授予这些官员,而人民通过定期的再次选举,确认授权或重新授权。

  代议制民主并非全民民主,在代议制民主下,政府官员是决策者,人民是监督者,而在全民民主下,人民是决策者,进行自我管理。为什么现在不能实行全民民主?这主要是效率问题,在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下,很难在每个政策上都征求人民的意见,同时保持社会管理的高效率。可以想象,当生产力水平发展到足够高度,生产关系也会相应发展,代议制民主也会发展成为全民民主。

  代议制民主是一种精英民主,和全民民主有较大不同。从代议制民主发展到全民民主,要求在制度上有较大的变革。

  大家会发现,我使用了全民民主和精英民主的概念,而非传统的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概念,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去研究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是从民主制度的起源角度说的,而全民民主和精英民主是从民主制度的现实问题和未来发展来说的。

  简单说,现在民主制度遇到的主要问题,是通过选举产生的政府官员的决策是否能够有效地增进人民的利益?比如政府的决策是否更多地受到利益集团的影响,或者受到民众情感的左右,从而导致决策并不能真正增加民众的福利。

  这是个复杂的现实问题,从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理论角度很难探讨清楚,但从精英民主演化为全民民主的实践角度,是有可能得到解决的。

  再看看儒家社会和代议制民主的历史沿革。

  中国儒家社会始于公元前140年汉武帝时期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终于1644年明朝的灭亡。在清朝,士大夫阶层失去了制约皇权的话语权,从而成为单纯执行皇帝命令的官僚。清朝只有官僚,没有士大夫,皇帝也不受儒家行为规范的约束,自然也就不是儒家社会了。在儒家社会的近1800年间,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出现了两个断层,一个是明朝灭亡导致的儒家社会灭亡,另一个是辛亥革命后的新文化运动导致对中国传统的彻底否定。在此之后,传统不再是中国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而脱离了传统约束的中国社会,也成为单纯的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西方的代议制民主起源于13世纪的英国,到20世纪发展成为一种比较成熟的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民主制度,不再详细说明了。

  简单描述了讨论的背景之后,我们来探讨一个问题,儒家有没有可能发展为一种民主制度呢?

  首先,儒家社会是不可能发展成为代议制民主制度的。历史没有必然性,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唯一的实现,而非唯一的可能。中国和西方因为不同的地理条件、文化背景等因素,走出了不同的路。中国通过几千年的发展,产生儒家社会制度。而在儒家社会时期,中国是世界领先的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在明末儒家社会灭亡之后,西方成为世界唯一的领先文明。

  那么儒家社会能否发展到全民民主,也就是人民作为决策者的一种社会制度安排?

  完全可以,而且非常简单、直接,只需要两条,思想上“天心即民心”,实践上“士民合一”,如图1所示。

     

  天心即民心

  儒家认为“天地无心,以人为心”。也就是说,天地没有偏好,以人的偏好为偏好。那么天地以哪些人的偏好为偏好呢?当然是多数人,即人民群众,所以说天心即民心。天心是天地的好恶,而天地的好恶并非单纯的好恶,而是即将发生的改变,而民心就是人民的意愿。天心即民心,即变化将因民意而发生,将应民意而发生。也即“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这是一个极其简洁的理论,在我看来远远胜过任何复杂的论述。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就是人类主观意识改造自然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也改变自己。而对客观世界的改变结果和对人类自身的改变结果当然是由多数人的主观意识来决定的,即由民心而定。

  士民合一

  在中国历史上,士的概念有其历史演化。从春秋战国时期的士,到汉唐的世家,再到宋明的士大夫。士大夫是士的最高阶段。何谓士大夫?就是读书明理,以天下为己任,然后科举做官,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古代读书就是为了从政,但是真正能够从政的机会是有限的,实际上,只要能够读书明理,以天下为己任,同时用儒家行为规范约束自己,就足够称为士大夫了。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源提供普遍的教育。在九年的义务教育普及之后,每个接受过教育的人在知识的广度和深度方面都足以和儒家社会的秀才相比。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人都有成为士的资格了。

  在儒家社会里,主要的社会阶层是士、农、工、商。士是主导的社会阶层,地位是高于其他社会阶层的。当人人为士,士民合一后,这个社会就成为真正平等的社会。

  在儒家社会里,士大夫具有话语权和国家的管理权。当士民合一之后,人人都有话语权和国家的管理权,这不就是全民民主的社会吗?还有比这更直截了当的方式吗?

  从儒家社会到全民民主,不论在思想上还是实践上,是如此的简单、直接,让人不禁赞叹祖先的伟大创造。

  有几个相关问题要详细说明一下。

  1、儒家不是等级社会吗? 是不是需要批判一下?

  古代的儒家社会是等级社会,士大夫阶层是特权阶层,这导致很多人的批评。但人类社会就是从等级社会发展到今天等级不太分明的社会的。今天的等级不太分明的社会当然要比古代的等级社会要先进,但是有些人对古代的等级社会的批判是如此地痛心疾首,就好像批判原始社会生产力水平太低,不能发射航天飞机一样,未免太矫情了吧。难道你们想让人类社会不经过等级社会直接发展到今天的等级不太分明的社会?这个好像很难想象吧。

  那么应该如何评价历史上的某个朝代、社会或政治现象呢?简单说,先纵比,再横比。纵比是和当时以前的历史比,要比祖先做得更好,横比是和同时代的其他文明、国家比,要成为当时世界上的领先文明或领先文明之一。如果纵比和横比的结果是已经做的很好了,那就足够了。实际上儒家社会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如果把历史和现在比?现在和未来比?肯定时间越晚,生产力水平越高,生产关系越合理,这种比较没有太大意义。

  2、什么是从等级社会到等级不分明的社会的最好方法?

  人类社会都是从等级社会发展过来的,在等级社会里一般存在享有特权的社会阶层。那么如何从等级社会过渡到非等级社会或者等级差异不明显的社会呢?有人认为要消灭特权阶层。但在实践中,消灭原有的特权阶层,往往会形成新的特权阶层,或者让权力集中于更少数的一些人身上,最后搞得,要么没权的还是没权,甚至没权的人更多了。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把特权阶层的权利赋予其他所有人,人人都有的权利自然就不叫特权了。所有人的权利都没有减少而是增加了。

  这就是士民合一的基本逻辑,让所有人都成为士大夫,获得士大夫的权利(接受教育、管理国家、议论朝政、免收某些税赋等),自然大家都平等了。

  3、为什么可以士民合一?能不能贵族和平民合一?

  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了许多类型的等级社会,在等级社会中存在特权阶层和平民阶层。

  划分特权阶层和平民阶层的依据有多种。

  按照血统划分:在封建社会,社会阶层是按照血统进行划分的,有贵族血统为贵族,无贵族血统为平民。在封建社会里从平民上升到贵族的机会是非常小的,所以封建社会是有阶层固化的。封建社会以欧洲封建领主世袭制为代表。

  按照金钱划分:在资本主义社会,社会阶层是按照金钱进行划分的。有钱人和普通人的区别更多不在于地位的不同,而在于机会的不同。当然资本主义社会里从平民到有钱人的上升渠道是通畅的。

  按照武力划分:在军阀割据的社会或军政府类型的社会,社会阶层是按照武力进行划分的,有兵就有权,兵多权就多。

  按照知识和道德约束划分:在儒家社会里,读书人读书明理,以天下为己任,然后科举做官,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有知识,受儒家行为规则的约束,就是士大夫阶层,反之就是平民百姓或称庶民。平民百姓通过科举上升到士大夫或士绅阶层的渠道是通畅的。古人云,几多白屋出公卿,就是这个道理。

  实际上保持自己的士大夫地位反而不容易。如果想要让家族始终处于社会的最顶层,就要求每代都有人考中进士,但进士是天下最优秀同时最有运气的学者,能够三代都有进士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每代都出进士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很多家族兴旺很快,衰落也快。在儒家社会里,上升和下降的渠道都很通畅,不存在社会阶层固化的问题。

  在封建社会里,贵族血统不能和平民分享。不可能人人都有贵族血统。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金钱是稀缺的。你可以努力赚钱,但是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富人。

  在军阀社会里,也不可能人人都有军队。

  但是在儒家社会里,知识和道德约束并不因为分享而减少,反而会因为分享而增加,人人都有知识,会大大加快知识的创造和传播,知识的总量会大大增加。人人都讲道德,会大大有利于道德的传播和对人们行为的约束。

  你们看到儒家的思想体系的美妙了吗?看到我们的传统和文明的美妙了吗?

  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告诉中国人,我们的传统和民主并不相互排斥。尽管在历史上儒家社会并没有发展成为代议制民主,也没有必要,因为在儒家社会的时代,中国做得比西方更好。但在儒家社会灭亡多时和儒家思想衰落的今天,认识到从儒家到全民民主不论在思想上还是在实践上是多么地简单、直接,这不仅让我们回头重新审视我们的传统,同时也说明,珍视自己的传统并不会阻碍向西方学习,反而可能更有利于向西方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