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否定传统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先讲个故事,有两个人,张三和李四,他们分别开发出两项原创技术,开始用得很好,后来随着环境的变化,这两项技术都有些过时了。

  张三想,既然我的技术过时了,就没用了,束之高阁好了。这项技术束之高阁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没用了,最后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而李四则想,这项技术是我自己开发的,虽然有过时的部分,但是也有用的部分。只要我向别人学习,把技术中过时的部分用别人的技术更新一下,这项技术就又可以用了。李四这样做了,这项技术也重新焕发了青春。因为这项技术最开始是李四开发的,其中有些精髓只有李四懂,最后很多人来向李四学习这项技术。

  两项相似的技术,有两个不同的结果。张三认为技术死了,就完全放弃了对技术的治疗,最后这项技术真的死掉了。而李四不仅看到技术的不足,而且看到技术仍然存在的价值,坚持发展技术,最后让技术复活,而且这始终是自己的独有技术。

  这个故事要说明什么问题?

  这里的技术比喻的是我们的传统。对技术的两种态度就是比喻对传统的两种态度。

  一种态度是彻底否认传统。当人们彻底否认传统,认为传统已经死了之后,就再也不会花费精力发展传统了。传统就成为一个永远静止的、供批判的靶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慢慢地、真的死掉了。“传统死了”就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而采取这种态度的人要么生活在一个没有传统的、“民无以措手足”的混乱社会里,要么生活在别人的传统里,由别人的好恶来决定自己的是非。这些人一定是非常自卑的,因为他们斩断了自己历史和传统的根,从某种意义上否定了祖先和自己的历史存在价值。而为了证明自己的卑微存在是合理的,他们会时时刻刻不忘诅咒自己的传统,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悲惨生活的根源。

  另一种态度是坚持发展传统。人们认真分辨传统中具有恒久价值的部分和确实不太适应时代要求的部分。对于传统中具有恒久价值的部分,给与真诚的赞美和认真的履行。对于传统中不太适用的部分,他们从别人那里学习最好的东西来替换。如果学到的东西出现水土不服,没关系,因为每次只替换传统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对整个传统的颠覆,社会生活不会出现剧烈的动荡。这种传统的演化是有序的、可控的和高效的。而采取这种态度的人一定是自信的,他们有着足以自豪的辉煌过去,而有着传统作为维系过去和未来的锁链。他们也自信能够把辉煌持续到将来。他们不守旧,但他们也不忘本,而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所配得的辉煌的过去、自信的现在和璀璨的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