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讲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勤劳而智慧的人们。他们世世代代努力工作,建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虽然有时风吹雨打,宫殿有些破损,但这群人总是很快地就把宫殿修好了,而且把宫殿建得更加漂亮。每一个看到这座宫殿的人,都会发出由衷的赞叹,认为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壮丽的宫殿了。而邻居们也非常羡慕,纷纷跑过来学习如何建造宫殿,然后回家自己照样建一套,虽然规模小一点,但也足以自豪了。

  而住在这座宫殿的人们可能是世界上最自信而谦逊的一群人了。他们既为自己所创造和拥有的一切而自豪,对于他人拥有的美好事物也会给与真诚的赞美。他们慷慨地和所有人分享自己的好东西,同时也虚心地向他人学习一切有价值的事物。这群人在精神上是强健的。

  后来宫殿里住进了一些不知所谓的人,他们不仅没有做任何维护工作,而且在宫殿里乱拆乱改。宫殿变得非常陈旧了。

  而在这个时候,远方的人们开始从阴冷潮湿的城堡里搬出来,住进洋楼了。

  再后来,远方的人们跑到宫殿附近来了,不仅乱抢东西,而且开始在附近盖洋楼了。

  现在住在洋楼里是比较舒服的,而宫殿就不那么舒服了,对比太强烈了。

  有些人试着把宫殿改造成洋楼,试了几次,失败了。

  另外一些人认为,只有住在洋楼里才可能舒服,住在宫殿里是不可能舒服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盖宫殿。

  可是大多数人还是住在宫殿里,大家也不太清楚怎么盖洋楼。

  一些“智者”认为,之所以大家没有去盖洋楼,是因为大家有宫殿可住,如果把宫殿一把火烧掉,大家没地方住了,自然就都会去盖洋楼了。不管怎么说,宫殿是不好的,烧掉总是没错的。

  于是他们在宫殿里放起火来,火越烧越大,最后大家在宫殿里呆不住,都跑出来了。还有些人或者是不愿意跑,或者是跑得不够快,在宫殿里烧死了。

  最后宫殿还是烧掉了。

  接下来是不是可以盖洋楼了?但是怎么样盖洋楼,盖什么样的洋楼?大家七嘴八舌,总也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很多时候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而远方的人们也分成多派,各派努力推销自己的洋楼,打击对方的洋楼。还有人说,把地送给我,我帮你盖洋楼,你直接住就可以了。

  而在这些争吵和自行其是中,老百姓就暴露在风吹雨打下,很多人生病,死掉了。

  直到最后,所有的人都忍无可忍了,最后有个人提出的批量盖洋楼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大家急需房子住,只要能把洋楼快速盖起来,别的就管不了。

  批量盖洋楼法就是快,呼啦啦的一片片洋楼就盖起来了,大家终于有房子住了。

  但是批量盖洋楼法也有问题,一个是户型比较统一,没得选,另一个是,有段时间出了质量问题,盖的时候是一片片盖起来,倒的时候也是一片片倒下去,费了好大劲才修回来。

  从无房到有房,也挑剔不了太多。但是现在的房子住得长了,就觉得不太舒服,特别是和真正的洋楼相比,似乎是加倍的不舒服。

  于是“智者”又出动了。他们说,现实的宫殿虽然被摧毁了,但是心里的宫殿还在,你们现在住得不太舒服,是因为“心里的宫殿”。只要你早中晚三遍,天天诅咒“心里的宫殿”,一定会解决你的所有烦恼。

  至于效果呢,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现在这群人生活在困惑和苦闷之中,我们的祖先建造的金碧辉煌的宫殿真的是虚幻吗?如果是虚幻的话,为什么每当远方的人来拜访,我们都要向他们展示这些宫殿的图片呢?而每当这些拜访者离开,我们转过身就要骂“宫殿”?

  而当我们摧毁了现实的宫殿,杀死了心中的宫殿之后,面对世界一个不知名角落的草棚子都心生敬仰之心了。“这反映了独特的艺术,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呢。”

  这个世界上每群人都有房子住,他们的房子都有独特的风格,而这风格是许多年积累下来的。而我们住在新房子里,我们的风格是什么呢?每当我们想打造一个新风格的时候,我们都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和“心中的宫殿”扯上关系,因为一百年来,所有的人都说,“心中的宫殿”是坏的。可是要打造一个和“心中的宫殿”完全无关的风格似乎太难了。

  于是,我们还是住在一个不太舒服的洋楼里,天天诅咒“心中的宫殿”。

  我们曾经暴露在风雨中,渴望房子住。

  现在我们有房子住了,但是我们的灵魂仍然暴露在风雨中。我们的祖先死后,灵魂是有所归依的,会去到他们心中的宫殿。而我们死后,我们的灵魂要去到哪里?

  我想,大概是和祖先不同的地方吧。

  很可能,祖先并不欢迎我们,因为我们骂了他们那么多。

  因为我们摧毁了他们创造的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